关闭

不如我们私奔吧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就算是他这次的任命被撤销,他之前的职务是不会受影响的,因为他没有犯错。可是,在现在的**,就算你没有犯错,出了这样的事,你也很容易被你的上级和同志抛弃,从而失去以后的机会。作为覃书记来说,他那么大力支持提拔的霍漱清,在关键的时刻出了差错,以后再想提拔他的时候会不会再出这样的事?他就会开始霍虑,甚至会放弃霍漱清作为自己的接班人,哪怕他培养霍漱清多年,他也不愿意给自己惹麻烦的,到那个时候,他就会选择别人来替代霍漱清的位置。霍漱清的仕途,很有可能会就此终结,失去飞黄腾达的机会。以后,或许他就这样按部就班升职,却再也不能就任要职。”曾泉认真分析道。

  房间里,陷入了一片静谧。

  “是我,是我害了他,对不对?”她苦笑道,眼里泪花闪闪。

  “这是两个人的事,不是——”他劝慰道。

  她摇头,叹道:“其实,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我,他是不是更顺利一些,过的更好?我一次次给他添麻烦,这次又是——”

  “苏凡?”他打断了她的话。

  “我不了解霍漱清,可是,我了解他那种地位、有那样家庭的人,就像我父亲一样。权力的斗争让他们渴望内心的一种平静,可以说是救赎,而他们如果无处可以寻找这样的救赎,就会放任内心卑鄙肮脏的欲望,做出各种各样的邪恶的事以填补他们内心的缺憾。这些,是我父亲跟我说的,我并不认为这是他对自己曾经出轨的借口,这是现实的客观存在。身处高位的男人,内心里住着一只邪恶的怪兽,他们需要一种力量遏制怪兽去控制他们的灵魂,这种力量必须是善良的、纯洁的、无欲的,只有这样的力量才能把他们从那无穷的权力诱惑中解救,这种力量,或者是纯粹的梦想,或者是亲情,或者是爱情。可是,我们这样一个社会,也有多少人可以拥有这些东西?霍漱清是如此,我父亲也是如此,和他们一样的很多人都是如此,就连我们普通人,不也一样吗?内心的邪恶得不到安抚,最终就会沦为欲望的奴隶,走上万劫不复的道路。我父亲说,他找到了他爱的那个女人,他找到了内心的平静。其实,霍漱清不也是吗?因为有了你,他才有了幸福,对不对?”曾泉抓着她的双肩,注视着她含泪的眼眸。

  苏凡的心,一下下被重锤击打着。

  “所以,如果你真的爱他,如果你觉得他就是你一生要找的那个人,就不要放开他的手。他也是爱你的,对不对?”他补充道。

  她低下头,泪水一颗颗打在她的手背上,不停地点头。

  “苏凡,你,信任他,是吗?”他问。

  她点头。

  “那就好!要是他敢辜负你,不管千里万里,我都会飞过来把你抢走!”他的声音凝重。

  “曾泉,你,为什么——”她抬头望着他,问。

  他苦笑了一下,道:“我?我好羡慕霍漱清,就是羡慕,如果此生有一个女孩子像你爱他一样爱我,我想,我会不会抛弃一切和她一起走呢?”

  “你——”苏凡不解。

  很多时候,她觉得曾泉离自己很近,就像是隔壁办公室的那个大男孩,有些时候,又让她觉得和他相隔了万水千山。此刻,她不知他在她身边,还是在千万里之外。

  “别再胡思乱想了,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你爱他,我也——但愿他可以度过这次的难关!”曾泉叹道。

  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否嘈杂,苏凡却再也听不见那些烦乱的声音。

  可是,她又该何去何从?

  耳边的空气,安静极了,苏凡紧紧攥着手中的塑料水瓶子,心里,却乱糟糟的。

  抬头,曾泉就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静静喝啤酒,依旧是一言不发。

  “或许——”她开口道,他看着她。

  “或许,我是有点自作多情了,可是,我想问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这么好?我,我不想无缘无故——”她这么开口了,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又再度低下头。

  “其实,我也说不清。”空气中,飘来他的声音。

  沉默片刻之后,他像是陷入了回忆一样。

  “第一次在外事办的走廊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觉得很眼熟,可是,我说不清在哪里见过你。”他顿了下,喝了一口啤酒,“如果,我说救灾的那一次,我是听说你要去,才主动申请和你一组的,你会不会,会不会笑我?”

  她不语。

  “我真是疯掉了吧!”他自嘲道。

  “你,没有女朋友吗?”她问。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你这么好,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其实,你在外事办的时候,咱们那一层楼里就有很多女同事爱慕你的,只是你老一副**脸,谁也不敢靠近你。”她说。

  他笑了,不语。

  她低下头。

  “哎,不如,我们聊点别的?”他觉得应该改变一下此时的气氛,道。

  “好啊,你说?”她看着他,道。

  “是郑翰把赵启明给告了?”他问,苏凡点头。

  “我没想到他会那么做!”他叹了口气。

  “他本来已经准备重新开始振兴家业了,却没想到步履维艰!”她喝了口苏打水,道。

  “世事就是如此啊!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像他们这些商人想要发大财就要和官员拉上线,可是拉上之后,就很难再控制自己的未来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过,郑翰家的事也奇怪,丛铁男简直就是个白痴,以为自己通过打击郑翰就能逼迫郑翰把他的私生女娶回去了——”曾泉道。

  “私生女?不是说侄女吗?”她惊讶道。

  曾泉笑笑,道:“那个丛铁男,就是个人渣中的人渣!他要嫁给郑翰的那个侄女,实际上是他的亲女儿,和他弟媳妇生的。至于你那个师姐高岚——”

  “高岚?她找过我,她和我说过一些事。可是,你怎么知道——”她打断他的话,问。

  “那些人的事都太恶心了,我也不想再让你知道。”他说,“我想,霍漱清也不愿意你知道那些事,他也是不想你变了吧!”

  她不语。

  “郑翰呢,他好像一直很喜欢你的!”他说,“那阵子他还以为我和你是那种关系,见到我的时候态度很不好,一副要开打的架势。现在却没想到他会去举报赵启明。”

  “其实,他在做那件事之前,来找过我。”她低声道。

  他愣了下,过了一会儿才微微点头。

  郑翰,还是爱她的。曾泉心想。

  “苏凡——”他叫了声。

  “什么?”

  “你这辈子惹了这么多的桃花,下辈子怎么还得清?”他笑道。

  她的脸一红,低头不语。

  见状,他假咳两声,道:“不如我们换个话题,聊聊,呃,梦想。你有什么梦想?”

  苏凡笑了,道:“梦想啊,好像这个话题有点大啊,我接不下来怎么办?”

  “聊天聊天就是随便聊啊!又不是让你作报告对不对?”他说。

  “你不用休息啊?都这么晚了!”她看了一眼窗户,道。

  “我睡觉时间很短的,一般都是找没事做的时候,在被窝里躺一天。”他说。

  “看你订了这么豪华的房间,你不好好去享用一下人家的床跟那很漂亮的什么,岂不是亏大发了?”她笑道。

  “我眼前就坐着一个美女,我还看别的人做什么?那才是污我的眼呢!”他说道,“不过,霍市长不会找我麻烦吧?”他说着,笑了。

  “当然会了,所以你就趁早钻你的被窝去吧!”她笑着说。

  “哎,苏凡,我突然有个主意!”他说。

  “什么?”

  “不如,我们私奔吧!”

  “私——”她简直不知道曾泉这脑子里长的什么东西,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不敢,我怕被你的爱慕者打破相!”她笑道。

  “明天早上我坐飞机走,不如,我们一起去北京?然后,我们一起去云南,虽然镇长夫人没有市长夫人分光,可好歹我们那里也山清水秀,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他笑着说道。

  “饶了我吧!”她笑了。

  曾泉笑着。

  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是只能在嘴巴上过过瘾,别说她的心已经被霍漱清霸占了,就算没有,他和她,也是完全没有机会的。

  夜色渐深。

  次日,苏凡接到曾泉电话的时候,他已经上了飞机。

  她站在病房的阳台上望向那越过云城天空的飞机,却不知道何年何月再能和他见面,和这个神秘又亲近的朋友!而她更加不知道曾泉会去做什么。

  他就那么匆匆来了,又匆匆走了,除了昨晚那一顿饭,还有聊的那些话,似乎没有任何痕迹证明他来过。可是,苏凡知道,他的到来,让她的内心,似乎不再那么迷茫了。也许,这就是朋友的价值啊!

  “姐——”弟弟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她赶紧走进了病房。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婚内错爱:上司的秘密情人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木澜汐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