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674章 全家的希望

  并且,一直有客源寻他,他倒是攒了一些银子,暂时不需要家里给他拿钱了。

  并且,等他下次回来拿御寒衣服的时候,还会给家里所有人都带礼物。

  等过了年,就要科考了,他觉得自己很有信心,让家里人放心,不要挂念他。

  顺便,还说了一句,他已经成功的将楚玉儿和楚雪儿安利给了身边的公子哥。

  对楚玉儿和楚雪儿有好感的公子哥会在下次陪着他一起再回家一趟。

  希望,他们再回家之前,家里能稍微的修整一下,好看起来干净整洁,怡然大方。

  听着楚过海念完之后,严氏的心情瞬间就好了很多。

  “老头子,你听到没有?咱家雄儿这是要有大出息了啊。这还没有考完试当官呢,就会自己赚银子了,真是厉害啊!”

  “嗯。”楚老汉闷哼一声,点头。

  “而且,他还说下次回来给大家都带礼物呢,还会给雪儿和玉儿带两个有家世的公子哥回来。

  哎呀,可算是快要看到点盼头了,等以后雄儿当了官,雪儿和玉儿都嫁给了有钱人当少奶奶,我们也就可以享享清福了。”

  严氏一边说一边幻想着,忍不住咧开了嘴。

  “嗯。”楚老汉依然不咸不淡的点头,脑海中还在思考楚尘渊的事情。

  直到现在,他还陷入到深深的自我后悔中没有回过神来呢。

  别人不清楚,他还能不知道?

  将军,那可是很厉害的好嘛?

  就算楚雄考上了状元,当了官,那也不会比将军厉害的啊。

  他之前脑子肯定是被门挤了,居然跟楚尘渊断亲了。

  如果他没有那么做,而是好好的对待楚尘渊一家的,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是人人崇拜羡慕嫉妒的大老爷了。

  楚尘渊那孩子虽然性子比较冷,但是心还是很好的。

  否则,不可能知道了当年的事情后,还一直对他们没有采取行动。

  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作死。

  越想,楚老汉就越想给自己一个巴掌。

  “我算是看出来了,咱家啊,也就雄儿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也算我没有白疼他,呵呵。”严氏依然笑呵呵的开口。

  “娘,雄儿能长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您跟爹教的好。”楚过海笑着开口。

  “可不就是咋地,主要啊,还是雄儿聪慧,不像老三老四那些家伙,一个个的,只会气死个人。”

  “娘,如今,三弟跟四弟都跟咱家断亲了,这外面的人还不知道怎么在背后说我们呢?”

  “怕啥?咱们又没做错什么事情,有什么好怕的?谁爱嚼舌根,就让他们说呗。反正已经断亲了,还能怎么着?”严氏无所谓的开口。

  “可是,四弟也在学院读书,想必他明年也要科考了,不知道到时候会怎么样呢。”

  “切,就他?一个瘸子?能有什么出息?看看雄儿,都能抄书赚钱了,他个瘸子,怕是上学堂的银子,还是老三家给补贴的吧?”

  一提到楚家老四,严氏的语气中就充满了嫌弃。

  “够了,再怎么样,老四也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这么说他,有没有意思?”楚老汉突然起身喊了一嗓子。

<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并且,等他下次回来拿御寒衣服的时候,还会给家里所有人都带礼物。

  等过了年,就要科考了,他觉得自己很有信心,让家里人放心,不要挂念他。

  顺便,还说了一句,他已经成功的将楚玉儿和楚雪儿安利给了身边的公子哥。

  对楚玉儿和楚雪儿有好感的公子哥会在下次陪着他一起再回家一趟。

  希望,他们再回家之前,家里能稍微的修整一下,好看起来干净整洁,怡然大方。

  听着楚过海念完之后,严氏的心情瞬间就好了很多。

  “老头子,你听到没有?咱家雄儿这是要有大出息了啊。这还没有考完试当官呢,就会自己赚银子了,真是厉害啊!”

  “嗯。”楚老汉闷哼一声,点头。

  “而且,他还说下次回来给大家都带礼物呢,还会给雪儿和玉儿带两个有家世的公子哥回来。

  哎呀,可算是快要看到点盼头了,等以后雄儿当了官,雪儿和玉儿都嫁给了有钱人当少奶奶,我们也就可以享享清福了。”

  严氏一边说一边幻想着,忍不住咧开了嘴。

  “嗯。”楚老汉依然不咸不淡的点头,脑海中还在思考楚尘渊的事情。

  直到现在,他还陷入到深深的自我后悔中没有回过神来呢。

  别人不清楚,他还能不知道?

  将军,那可是很厉害的好嘛?

  就算楚雄考上了状元,当了官,那也不会比将军厉害的啊。

  他之前脑子肯定是被门挤了,居然跟楚尘渊断亲了。

  如果他没有那么做,而是好好的对待楚尘渊一家的,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是人人崇拜羡慕嫉妒的大老爷了。

  楚尘渊那孩子虽然性子比较冷,但是心还是很好的。

  否则,不可能知道了当年的事情后,还一直对他们没有采取行动。

  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作死。

  越想,楚老汉就越想给自己一个巴掌。

  “我算是看出来了,咱家啊,也就雄儿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也算我没有白疼他,呵呵。”严氏依然笑呵呵的开口。

  “娘,雄儿能长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您跟爹教的好。”楚过海笑着开口。

  “可不就是咋地,主要啊,还是雄儿聪慧,不像老三老四那些家伙,一个个的,只会气死个人。”

  “娘,如今,三弟跟四弟都跟咱家断亲了,这外面的人还不知道怎么在背后说我们呢?”

  “怕啥?咱们又没做错什么事情,有什么好怕的?谁爱嚼舌根,就让他们说呗。反正已经断亲了,还能怎么着?”严氏无所谓的开口。

  “可是,四弟也在学院读书,想必他明年也要科考了,不知道到时候会怎么样呢。”

  “切,就他?一个瘸子?能有什么出息?看看雄儿,都能抄书赚钱了,他个瘸子,怕是上学堂的银子,还是老三家给补贴的吧?”

  一提到楚家老四,严氏的语气中就充满了嫌弃。

  “够了,再怎么样,老四也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这么说他,有没有意思?”楚老汉突然起身喊了一嗓子。

<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并且,等他下次回来拿御寒衣服的时候,还会给家里所有人都带礼物。

  等过了年,就要科考了,他觉得自己很有信心,让家里人放心,不要挂念他。

  顺便,还说了一句,他已经成功的将楚玉儿和楚雪儿安利给了身边的公子哥。

  对楚玉儿和楚雪儿有好感的公子哥会在下次陪着他一起再回家一趟。

  希望,他们再回家之前,家里能稍微的修整一下,好看起来干净整洁,怡然大方。

  听着楚过海念完之后,严氏的心情瞬间就好了很多。

  “老头子,你听到没有?咱家雄儿这是要有大出息了啊。这还没有考完试当官呢,就会自己赚银子了,真是厉害啊!”

  “嗯。”楚老汉闷哼一声,点头。

  “而且,他还说下次回来给大家都带礼物呢,还会给雪儿和玉儿带两个有家世的公子哥回来。

  哎呀,可算是快要看到点盼头了,等以后雄儿当了官,雪儿和玉儿都嫁给了有钱人当少奶奶,我们也就可以享享清福了。”

  严氏一边说一边幻想着,忍不住咧开了嘴。

  “嗯。”楚老汉依然不咸不淡的点头,脑海中还在思考楚尘渊的事情。

  直到现在,他还陷入到深深的自我后悔中没有回过神来呢。

  别人不清楚,他还能不知道?

  将军,那可是很厉害的好嘛?

  就算楚雄考上了状元,当了官,那也不会比将军厉害的啊。

  他之前脑子肯定是被门挤了,居然跟楚尘渊断亲了。

  如果他没有那么做,而是好好的对待楚尘渊一家的,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是人人崇拜羡慕嫉妒的大老爷了。

  楚尘渊那孩子虽然性子比较冷,但是心还是很好的。

  否则,不可能知道了当年的事情后,还一直对他们没有采取行动。

  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作死。

  越想,楚老汉就越想给自己一个巴掌。

  “我算是看出来了,咱家啊,也就雄儿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也算我没有白疼他,呵呵。”严氏依然笑呵呵的开口。

  “娘,雄儿能长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您跟爹教的好。”楚过海笑着开口。

  “可不就是咋地,主要啊,还是雄儿聪慧,不像老三老四那些家伙,一个个的,只会气死个人。”

  “娘,如今,三弟跟四弟都跟咱家断亲了,这外面的人还不知道怎么在背后说我们呢?”

  “怕啥?咱们又没做错什么事情,有什么好怕的?谁爱嚼舌根,就让他们说呗。反正已经断亲了,还能怎么着?”严氏无所谓的开口。

  “可是,四弟也在学院读书,想必他明年也要科考了,不知道到时候会怎么样呢。”

  “切,就他?一个瘸子?能有什么出息?看看雄儿,都能抄书赚钱了,他个瘸子,怕是上学堂的银子,还是老三家给补贴的吧?”

  一提到楚家老四,严氏的语气中就充满了嫌弃。

  “够了,再怎么样,老四也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这么说他,有没有意思?”楚老汉突然起身喊了一嗓子。

<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并且,等他下次回来拿御寒衣服的时候,还会给家里所有人都带礼物。

  等过了年,就要科考了,他觉得自己很有信心,让家里人放心,不要挂念他。

  顺便,还说了一句,他已经成功的将楚玉儿和楚雪儿安利给了身边的公子哥。

  对楚玉儿和楚雪儿有好感的公子哥会在下次陪着他一起再回家一趟。

  希望,他们再回家之前,家里能稍微的修整一下,好看起来干净整洁,怡然大方。

  听着楚过海念完之后,严氏的心情瞬间就好了很多。

  “老头子,你听到没有?咱家雄儿这是要有大出息了啊。这还没有考完试当官呢,就会自己赚银子了,真是厉害啊!”

  “嗯。”楚老汉闷哼一声,点头。

  “而且,他还说下次回来给大家都带礼物呢,还会给雪儿和玉儿带两个有家世的公子哥回来。

  哎呀,可算是快要看到点盼头了,等以后雄儿当了官,雪儿和玉儿都嫁给了有钱人当少奶奶,我们也就可以享享清福了。”

  严氏一边说一边幻想着,忍不住咧开了嘴。

  “嗯。”楚老汉依然不咸不淡的点头,脑海中还在思考楚尘渊的事情。

  直到现在,他还陷入到深深的自我后悔中没有回过神来呢。

  别人不清楚,他还能不知道?

  将军,那可是很厉害的好嘛?

  就算楚雄考上了状元,当了官,那也不会比将军厉害的啊。

  他之前脑子肯定是被门挤了,居然跟楚尘渊断亲了。

  如果他没有那么做,而是好好的对待楚尘渊一家的,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是人人崇拜羡慕嫉妒的大老爷了。

  楚尘渊那孩子虽然性子比较冷,但是心还是很好的。

  否则,不可能知道了当年的事情后,还一直对他们没有采取行动。

  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作死。

  越想,楚老汉就越想给自己一个巴掌。

  “我算是看出来了,咱家啊,也就雄儿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也算我没有白疼他,呵呵。”严氏依然笑呵呵的开口。

  “娘,雄儿能长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您跟爹教的好。”楚过海笑着开口。

  “可不就是咋地,主要啊,还是雄儿聪慧,不像老三老四那些家伙,一个个的,只会气死个人。”

  “娘,如今,三弟跟四弟都跟咱家断亲了,这外面的人还不知道怎么在背后说我们呢?”

  “怕啥?咱们又没做错什么事情,有什么好怕的?谁爱嚼舌根,就让他们说呗。反正已经断亲了,还能怎么着?”严氏无所谓的开口。

  “可是,四弟也在学院读书,想必他明年也要科考了,不知道到时候会怎么样呢。”

  “切,就他?一个瘸子?能有什么出息?看看雄儿,都能抄书赚钱了,他个瘸子,怕是上学堂的银子,还是老三家给补贴的吧?”

  一提到楚家老四,严氏的语气中就充满了嫌弃。

  “够了,再怎么样,老四也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这么说他,有没有意思?”楚老汉突然起身喊了一嗓子。

<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并且,等他下次回来拿御寒衣服的时候,还会给家里所有人都带礼物。

  等过了年,就要科考了,他觉得自己很有信心,让家里人放心,不要挂念他。

  顺便,还说了一句,他已经成功的将楚玉儿和楚雪儿安利给了身边的公子哥。

  对楚玉儿和楚雪儿有好感的公子哥会在下次陪着他一起再回家一趟。

  希望,他们再回家之前,家里能稍微的修整一下,好看起来干净整洁,怡然大方。

  听着楚过海念完之后,严氏的心情瞬间就好了很多。

  “老头子,你听到没有?咱家雄儿这是要有大出息了啊。这还没有考完试当官呢,就会自己赚银子了,真是厉害啊!”

  “嗯。”楚老汉闷哼一声,点头。

  “而且,他还说下次回来给大家都带礼物呢,还会给雪儿和玉儿带两个有家世的公子哥回来。

  哎呀,可算是快要看到点盼头了,等以后雄儿当了官,雪儿和玉儿都嫁给了有钱人当少奶奶,我们也就可以享享清福了。”

  严氏一边说一边幻想着,忍不住咧开了嘴。

  “嗯。”楚老汉依然不咸不淡的点头,脑海中还在思考楚尘渊的事情。

  直到现在,他还陷入到深深的自我后悔中没有回过神来呢。

  别人不清楚,他还能不知道?

  将军,那可是很厉害的好嘛?

  就算楚雄考上了状元,当了官,那也不会比将军厉害的啊。

  他之前脑子肯定是被门挤了,居然跟楚尘渊断亲了。

  如果他没有那么做,而是好好的对待楚尘渊一家的,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是人人崇拜羡慕嫉妒的大老爷了。

  楚尘渊那孩子虽然性子比较冷,但是心还是很好的。

  否则,不可能知道了当年的事情后,还一直对他们没有采取行动。

  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作死。

  越想,楚老汉就越想给自己一个巴掌。

  “我算是看出来了,咱家啊,也就雄儿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也算我没有白疼他,呵呵。”严氏依然笑呵呵的开口。

  “娘,雄儿能长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您跟爹教的好。”楚过海笑着开口。

  “可不就是咋地,主要啊,还是雄儿聪慧,不像老三老四那些家伙,一个个的,只会气死个人。”

  “娘,如今,三弟跟四弟都跟咱家断亲了,这外面的人还不知道怎么在背后说我们呢?”

  “怕啥?咱们又没做错什么事情,有什么好怕的?谁爱嚼舌根,就让他们说呗。反正已经断亲了,还能怎么着?”严氏无所谓的开口。

  “可是,四弟也在学院读书,想必他明年也要科考了,不知道到时候会怎么样呢。”

  “切,就他?一个瘸子?能有什么出息?看看雄儿,都能抄书赚钱了,他个瘸子,怕是上学堂的银子,还是老三家给补贴的吧?”

  一提到楚家老四,严氏的语气中就充满了嫌弃。

  “够了,再怎么样,老四也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这么说他,有没有意思?”楚老汉突然起身喊了一嗓子。

<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农家丑妻:将军,种包子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语十七爷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