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176章:放榜

书名:宦海(科举)  作者:司徒隐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手机阅读

  一秒记住【小说控小说网 】,12看书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青坪村是淮安府临川县西边的一个村, 这里的村民世代农耕为生,好在今年老天爷开眼, 雨水颇丰,村里的老人们说是个好年头, 大人孩子的脸上都带着几分笑意。

  村子西头有一处半旧不新的泥瓦房院子,四下围着篱笆,篱笆上爬满了新种的瓜果藤子,虽然还没长成规模,但那绿油油满是生机的样子,就可以预见再过几个月能吃上不少新鲜的菜蔬瓜果。

  院子四周都打扫的干干净净,院里一侧摆放着各色农具,看得出这家人还是比较讲究,就连柴火都堆放的很齐整。

  顾云浩在院子里转了又转,不禁有些无聊。

  他已经四岁了, 但还是无力改变什么,想到这里, 再低头看看自己又短又小的手, 顾云浩就有些烦闷。

  谁知道什么缘故,不过是摔了一跤就穿越到了这里?还是胎穿。

  不错, 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确切的说是他的思想不是这个时代的。

  在前世, 顾云浩在念初中的时候, 父母就因为一场车祸双双亡故, 唯一的亲人也只剩下祖母, 结果祖母不过几年时光就去世了,顾云浩就这么一个人过了好些年。

  拿着父母的赔偿金念完了高中、大学,最后虽然找到合适的工作,但心里那份孤寂始终挥之不去。

  刚巧他二十七岁生日那天,一个人在家喝多了,晕乎乎的摔了一跤,头在门框上一磕,醒来后就到了这个世界,出生在顾家,还成为了一个小婴儿。

  这四年的时间,他也算接受了这个事实,也知道这个时代在现代的历史课本上并没有出现,经过了解分析,顾云浩确定这个时代是在元朝之后,或许因为历史的分岔,进入了另一个时空。

  知道这些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对未来的操心。

  顾家是典型的农家,家里有祖上传下来的二十亩良田,一家人主要就是靠着种田过日子。

  家里年纪最长的是顾云浩他爷爷顾明良,奶奶李氏是个精明强干的妇人,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

  爷爷是县衙的杂役,每个月才能回一次家。

  顾明良是在户房当差,那可是管着一个县的税课收入,即使他一个寻常的杂役,一年下来,除了八两奉银外,怎么也能有几两银子的灰色收入。

  爷爷在县城当差,家里种田的主要劳动力自然就是顾云浩的父亲跟大伯。

  大伯顾长荣是个长相粗糙的农村汉子,因为少年时候经常跟着爷爷到城里,见识要比旁人强些,为人也很热心,村里有什么事,大家总会找他帮忙想办法。

  而顾云浩的父亲顾长光则更是个老老实实的庄稼汉,估计除了顾云浩这个独子外,心里想的念的就是那二十亩水田里的庄稼。

  经过这么几年的耳目濡染,顾云浩也算知道了这个时代的行情,也正因为如此,才越来越为未来担忧。

  种田确实不算什么好出路。

  比如他们家二十亩水田,虽然这么多年父亲跟大伯一担一担的挑粪去养田,但出产也不见得多了多少。

  二十亩田一年下来的收成,除了种子、防虫药的花销,就剩下个二十多两,再交了税,留下自家吃的粮,一年的结余也就能卖个七、八两银子。

  这还得要老天爷心情的年头,要是遇到旱涝之年,收的粮食能够自己吃就不错了。

  好在顾家人口比较简单,又大多身子还算健康,还有爷爷当差的收入,日子虽然有些紧巴巴的,但还过得去。

  顾家就只有两房人,大房就是大伯顾长荣,今年已经三十岁了,娶妻方氏,虽然成亲十年有余,但方氏不易有孕,这么多年了大伯膝下就一个独子顾云涛,顾云涛今年已经七岁,在顾家族学里念书。

  生了顾云涛后,大娘方氏这些年都没见有孕,家里也曾请大夫瞧过,说是体质不易受孕,大伯今后恐怕只有顾云涛这么一个儿子。

  若是放在旁的人家,必然会因此嫌弃方氏,但耐不住方氏娘家根基不错,在隔壁村有五十亩良田,方父又是里长,加上好歹给顾家生了长孙,顾家也没在这事上挑拣过方氏。

  顾云浩的母亲则是顾家的童养媳,二十年前因干旱逃荒与家人失散,到了青坪村,因为年岁差不多,就充作顾长光的童养媳被顾家收养长大,过了这些年,也不记得娘家是个什么情况,只知道是姓卫。卫氏今年虽然不过二十五岁,但看着比大娘方氏还要老上两岁。

  顾家二房只有顾云浩一个儿子,在他之上,还有三个姐姐。最大的大姐今年九岁,二姐与顾云涛同是七岁,最小的三姐则只比顾云浩大一岁半,要下半年才能满六岁。

  卫氏小时候遭荒本就身子差些,这几年为了给二房生个男孩,生育密了点,果然生顾云浩的时候就伤了身子,也是再难有身孕。

  也就是意味着顾家孙子辈注定了只有顾云浩跟顾云涛两个男丁。

  因为这事儿,奶奶李氏可是生生的气闷了两年,就是现在还偶尔拿这事念叨两个儿媳妇。

  一家子偶有争嘴,劲儿还是都往一处使,即使日子过得清贫了些,但在村子里绝对也称得上和睦之家。

  看着太阳偏西而下,顾云浩知道家里大人快干活回来了。

  前两天几场大雨后,村里人都忙着栽秧,女人们也都是要下田的帮着赶农时。

  奶奶李氏今年也有四十五岁,但常年干活,身子骨还算硬朗,也跟着下田栽秧,而方氏跟卫氏两妯娌自然更不用说,那肯定是要干活的,毕竟老天爷的事儿谁都说不准,顾家也想赶着这好天气把秧苗全部种上。

  顾家二房的三个女儿年岁都还小,是不用下田的,但也不能闲着,喂猪、喂鸡、喂鸭、扫地、做饭、洗衣服、捡柴也都在忙活。

  家里不用干活的,现在也只有四岁的顾云浩和去念书的顾云涛这两个孙子了,就连未满六岁的三姐三妞,都要帮着喂鸡、喂鸭。

  “幺娃子饿了没?”

  顾云浩本来帮着三妞喂鸡,听到远远一个清脆的声音,转头看去,就见大妞跟二妞挖野菜回来了,两人正提着个竹篮子往院里走。

  一般来说,这个时候新种的菜蔬还没长好,冬天地窖里存的菜也早就吃完了,村里人大多都是找些野菜来吃。

  顾家房后种了一片竹子,这个时候倒是能挖些笋子,但也是看着只挖那些长的稠密的,毕竟竹子在这个时代也是很有用的,家里人还指望着多长些成气的竹子,用来编背篓、编簸箕,甚至做竹凳什么,拿到市集上去卖,多少也是一份收入。

  大妞是个很懂事的小姑娘,从小就帮着家里干活,够得着灶台的时候就站在凳子上做饭,后面又带着二妞、三妞一起干活,照顾弟弟。

  二妞也是个手脚勤快的,但性子更爽直一些,对唯一的弟弟顾云浩更是百般维护。姐弟两人的关系也很是要好。

  “三妞,别让幺娃子帮你干活,不过就是喂鸡喂鸭,又累不着你,幺娃子前几天还咳嗽呢。”

  到院里浆洗台处洗了手,大妞回灶房做饭,二妞就开始教训三妞。

  “二姐,我就是那天喉咙痒,又没生病,喂下鸡不妨事。”

  在这个时代生活了四年,顾云浩还是忍不住吐槽,古代重男轻女思想还真是严重,不仅他的爷爷奶奶对两个孙子跟孙女区别对待,就连顾长光跟卫氏两人也更偏疼他的多。

  面对这样的情况,三个姐姐居然也没有心里不平,甚至跟父母一起把他当做二房的眼珠子。

  开始有些不习惯,但后来慢慢也就接受了。

  毕竟在这个时代,男丁对于一个家庭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这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传宗接代,更是家里的支柱和主要劳动力。

  既然是被家里人捧在手心里看着长大,那自然要承担责任,改善家里生活条件。但这对没有什么家底的顾家人来说,实在是不容易。

  也正因为如此,顾云浩才觉得心里烦闷。

  “你们这是干嘛?”

  一个声音响起,却是去族学念书的顾云涛回来了。

  他穿了一身干净的粗布外衣,斜挎着一个麻布口袋走进院子。

  把麻布口袋自身上取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旁的石桌上,顾云涛去浆洗台舀了一瓢水冲了下手,又抹了抹脸,问道:“奶他们还没回来?可做饭了没,要饿死人了。”

  村里的孩子们开始喜欢往河边跑。

  青坪村有一条河,这河的上游是隔壁方家村,也就是大娘方氏的娘家所在的村子。青坪村在下游,村里的农户沿河而居,洗衣服什么的倒是方便。

  杏并不很宽,但水深的地方还是有两三米的样子,河里也有些浅滩,村里的孩子们大多经常聚在浅滩地方戏水摸鱼。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宦海(科举)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司徒隐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