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99章 老公,我想你了



  <  霍寒景接到消息的时候,刚刚宿醉醒来。

  他奔至大门口,还穿着昨天去‘英皇’帝国联署学院的幼稚部,帮时世安办理入学手续的着装。

  自英皇联署学院成立开始,便规定十二帝国的名门贵胄,想要进入这所学校念书的,必须从幼稚部开始。

  时世安已经五岁了,再过两年就要上小学,这事不能再等。

  而且,都说孩子越小,模仿能力、学习能力等等最强。小时候把基础打好,对于以后的人格形成,至关重要。

  霍寒景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了。

  昨日带着时世安去学校办理入学手续,又领着时世安去面试,回到总统府已经傍晚了。

  当时瞧见霍寒景外出,桐姨还有些喜出望外,觉得霍寒景终于愿意慢慢尝试着去改变与接受。

  谁知,霍寒景回到总统府,便回了房间。他命令桐姨去酒窖选些酒送去房间,桐姨当没听见,霍寒景居然自己去酒窖拿酒了。

  后来桐姨去酒窖点过酒。

  一下少了八瓶威士忌。

  那是酒窖最烈的酒。

  当时,桐姨都吓坏了,赶忙让仆人去打电话,让国外的那些长年特供霍家酒水的庄园,配送些顶级红酒过来。红酒喝多了,虽然也伤身体,但是总比那些浓烈的威士忌柔和得多。

  霍寒景出现的时候,衣服和裤子,满是褶皱;雪白的衬衣领口,还沾染着一大片淡黄色的酒渍。最让门口的警卫悚然的是:霍寒景,居然拖鞋都未穿,光着脚就跑出来了。

  霍寒景看着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的女人,浑身都是血,他僵硬好片刻,似才反应过来,冲过去将她腹部还不停冒着鲜血的伤口,大力按住,然后怒红着眼眸冲着旁边的警卫咆哮道:“你们杵在这里做什么?!立刻打电话叫医生啊!!通知护卫队的队长,让他即刻派出总统府的直升飞机,火速飞去帝国军区医院,把宁阳接过来!”

  吩咐完毕,霍寒景抱起殷茴就往主宅跑。

  他一边疾驰着,一边焦急对着怀里的女人说道:“念卿,不要有事,不要有事……”

  **

  手术进行时。

  原本在第二帝宫,暂替霍寒景处理政务的徐则、楚易赶了过来。

  当时第二帝宫的情况,其实有些混乱。不止是内阁成员,就连好几位地位崇高的国家首脑,都在闹事。

  原因很简单:霍寒景连续一月,不理政务,却让区区秘书长、警卫长,代为处理,这是什么事儿?!

  其次,盛、夏两大家族,突然被霍寒景处以极刑,全族被杀,霍寒景的此行为,不仅仅是疯狂与血腥,简直就是残暴与毫无人性。不仅仅S帝国,就连十二帝国,所有人都人心惶惶。

  以往,霍寒景都冷静自持。虽说大家都知道,他手腕强硬,却从来没见识过他如此杀戮的模样,俨若暴君。

  那时,第二帝宫闹得厉害。

  陆宸接到消息直接从将军府,领了一百米特种兵,浩浩荡荡闯入第二帝宫。

  那些与盛青霖交好的大臣,当时吓坏了,整张脸都呈现出惊惧到极点的苍白。

  他们直直地盯着陆宸,声音虽然在打颤,言辞却仍然在叫嚣:“陆将军,擅自带兵,闯入第二帝宫,可是死罪,你们陆家,疯了……”

  陆宸当时周身都腾绕着浓浓的阴冷戾气,一脚重重踩在座椅上,居高临下地逼视着缩在椅子上的大臣:“疯这个字,不要胡乱从嘴里崩出来,我若当了真,手里的枪,也不知道会落在周大人的哪里,如果是脑袋,恐怕有些得不偿失。”

  “陆宸,你放肆。”周大人又气又怒又害怕。

  陆宸却笑得很血腥:“我真正的放肆,周大人恐怕从来没有见识过。需要我现在立刻活色生香,替你表演下吗?!只是周大人这身体,不知道撑不承受得起。”

  “你父亲,以及你爷爷,都不敢如此跟我说话。”

  “知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几个字,怎么写么?!不知道,我教你!”

  最终,周大人的大腿,吃了一颗子弹,第二帝宫,一下就安静,并且安分了。

  陆宸一听时念卿竟然没死,连将军府都没回,直接跟着徐则两人,风风火火就赶到了总统府。

  抵达的时候,宁阳还在房间内,霍寒景一脸惊惶地站在门口。

  不过三天没见,霍寒景似又瘦了好大一圈,精致绝伦的脸庞都深深凹陷了下去。发青的下眼睑,还残留着宿醉的疲惫。

  陆宸三人瞅着霍寒景的模样,心里有些难受。

  徐则刚欲询问详细情况,之前桐姨打来电话的时候,有些慌不择言,说得不怎么清楚。

  谁知,三楼主卧的门,却被人从里面大打而开。

  “宁阳,怎么样?!”霍寒景率先迎上去,急迫地问道,“她没事吧?!”

  “无碍。”宁阳一边取下口罩,一边擦着额头上的细汗,“时小姐的伤口,看似凶险,好在伤口并不深,并没有伤及内脏。卧床静养,等到伤口愈合就没事了。”

  霍寒景听了这番话,紧绷的神经一下松懈下来。他绕过宁阳,直径走进房间。

  徐则目光追随着霍寒景进去,落在地板上,血红的脚印时,他眉头立刻深深拧起来。景爷,受伤了?!他刚准备跟着进去查看霍寒景的伤势。

  既然霍寒景并没有让佣人处理,显然是自己还没发现伤口。

  不过,徐则却被宁阳抬起的一条胳臂,拦住去路。

  “怎么?!”徐则纳闷地抬起困惑的目光,看向宁阳。

  宁阳先是看了眼匆匆进入房间的霍寒景一眼,这才收回视线:“徐则,你们过来,我有要事跟你们说。”

  三楼的露台上。

  “宁阳,你说什么?!”陆宸惊愕得声影都拔高了。

  楚易听了,连忙说道:“陆宸,你小声点,吼这么大声,被爷听见怎么办。”

  “你说,那女人,不是时念卿?!”徐则的眉头都拧成了麻花。

  宁阳点头:“虽然她的容貌,与时念卿一模一样,足以以假乱真,但是刚才帮她处理伤口的时候,我一而再再而三地确认过,单是她面部就有三处动过刀子的痕迹。我还摸过她的颧骨,削过的。”

  “kao~!”陆宸听了宁阳的话,瞬间就来了火气,“这一定是盛雅那臭婊子,故意使的诡计,把冒牌货送到景爷身边,她到底想做什么?老子就知道,只要被她逃走,就不会安分。老子现在就去把那冒牌货,一枪毙了,看她还怎么兴风作浪。”

  说着,陆宸就要转身去三楼的主卧。

  楚易却一把拽住他,阻止道:“陆宸,你冷静点儿。”

  “我没办法冷静。”陆宸本就是个火爆的脾气,受不得丝毫的挑拨,“当初,就不应该让盛雅活着,直接一枪毙了她。”

  “你不冷静,也必须冷静。”徐则低声说,“事情,没你想的这么简单。”

  “什么意思?!”陆宸反问。

  “盛雅刚被马亦救走,不过七天的时间,这冒牌货就自动送上了门,你觉得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陆宸拧起眉头,认真思索了半晌,“你的意思是:盛雅,是受人指使;她的背后,还有靠山?!”

  徐则点头:“这可能性,百分之八十以上。”

  “kao~!”陆宸再次爆了粗口。

  宁阳是医生,只负责看病救人,政治上的阴谋阳谋,他参与得上,与徐则他们比较,性子也要单纯得多:“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立刻去禀报阁下,免得阁下中了圈套。”

  “等一等。”楚易叫住宁阳。

  “怎么了?!”宁阳问。

  楚易却说:“这消息,目前,不宜跟阁下说。”

  “楚易,你什么意思?!”陆宸听了楚易的话,有些不高兴了,“意思是看着阁下被蒙蔽吗?!知情不报,可是欺君之罪。再严重点,倘若阁下出事,这责任,谁承担?!”

  “你们没看见爷刚才的表情吗?!”楚易低声说,“我许久没看见他的眼里放光了,既然盛雅想要利用冒牌货,翻盘,那么我们可以顺藤摸瓜,将他们一网打尽。而且,我不想再看见爷,每天都消极萎靡。或许,这是他重新振作起来的契机。只要我们把控得好,对我们百利无一害。”

  楚易的这番话,让现场陷入短暂的死寂。

  许久,陆宸才低低地说:“可是把一个假货留在身边,终究太冒险了。”

  人类,是强大的,无所不能的。

  可是,人类,也是脆弱的,不堪一击的。

  他们强大,是因为陌生,因为距离。

  他们脆弱,是因为熟悉,因为信任。

  所以,伤人最深的,往往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

  宁阳也说:“这的确很冒险。相处时间长了,阁下跟那女人有了感情,怎么办?!或是,阁下知道了真相,情绪,更糟怎么办?!再加上,以阁下的性子,一旦被他知道,我们集体欺骗他,肯定我们会死得尸骨无存。”

  楚易沉默。

  徐则说:“我们只有赌一赌。现在的情况,我们静观其变,当做不知晓。过一段时间,再慢慢等那女人露出破绽,我们在旁边提点,让阁下自己发现她不是时念卿,这样跟我们就没有关系了……”

  **

  秋高气爽。

  一夜秋雨后,第二日的天空,碧蓝壮阔,万里无云。

  这是一个好天气。

  可是对于陆宸来说,整个世界都是乌云密布。

  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得殷茴不开心,聚集场里,殷茴竟然要陆宸当活靶子。

  “还杵着?!”霍寒景难得穿了见米色的针织衫,配了条白色的裤子,映着金色的阳光,整个人明媚到极点,浑身上下都见不到丝毫的阴鸷气息,不过他的话,却是寒风凛冽,“需要我帮你?!”

  “……”陆宸气结,暗暗瞪了眼坐在躺椅上,捧着果汁,喝个不停的女人,他咬牙切齿地嘀咕,“看你能得意多久,等你这个冒牌货,没有丁点利用价值的时候,看我怎么弄死你。”

  陆宸愤愤不平,拿了枚苹果走到一百米外的辽阔草地上,刚单手拿着苹果,举到半空中,只听见殷茴不悦地嚷了起来:“苹果拿在手里,一点也不刺激,更不能充分体现老公你高超的枪技,让他放头顶上,哦,不多,咬嘴里!”

  “……”

  “……”

  此话一出,不仅陆宸呆住了,就连徐则和楚易都愣了。

  丫的,这是把陆宸往死了玩的节奏。

  这陆宸,啥时候得罪了这冒牌货?!

  陆宸吓得眼珠子都要滚出来了。嘴巴咬着苹果?!

  虽然霍寒景的枪法,已经出神入化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但是狙击枪的冲击力那么大,从他含在嘴里的苹果穿过,他那一口漂亮得完美无缺的牙,还想不想要了。

  “哎,姓时的,不要太过分了。”陆宸不爽地叫嚣道,“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来含着苹果啊。”

  “老公……”殷茴听了陆宸的嚎叫,眼泪都要出来了,她嘟着嘴,朝着霍寒景喊道。

  徐则和楚易被她那发嗲的“老公”两个字,叫得全身的皮子,都起了厚厚一层的鸡皮疙瘩。

  倘若不是看在现在的场合不对,否则,他们恐怕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巴掌把她拍至火星上去吧。

  虽然男人都喜欢女人撒娇,但是好歹也要有个界限。

  太过,是不会让人舒服的。

  而霍寒景,听见她那“老公”两个字,明显是皱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殷茴已经叫了他好些时日的老公,可是……他仍然不习惯,并且打从心里别扭。

  时念卿以前,最亲昵的时候,也只是喊他“大景景”,虽然那昵称,他很不喜欢。

  霍寒景见陆宸死活不肯咬苹果,让徐则和楚易过去帮帮他。

  徐则和楚易接到命令的时候,再次懵逼了。

  这……真有点活颜祸水,祸国殃民的意味儿。

  他俩走过去,取下陆宸死死拽在手里苹果的时候,徐则安抚道:“忍字头上一把刀,陆宸,你可是威风凛凛的将军。”

  徐则再给他戴高帽子。

  楚易说:“不要担心,宁阳的医术那么好。再说了,景爷知道分寸,不会任由那冒牌货胡闹的。忍住啊,兄弟。”

  陆宸却要哭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徐则和楚易看着陆宸老泪纵横的悲催样子,莫名有些想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了下,便动作迅速的闪了。

  **

  晚上,萧然和宴兰城来了帝城,霍寒景洗了澡,去衣帽间挑选衣服的时候,身后,突然有轻巧轻缓的脚步声传来。

  眸色一寒。

  霍寒景刚要翻身,动作凛冽的掐住对方的咽喉。

  “老公……”殷茴娇滴滴的声音传来的同时,浴巾掉在地上的沉闷声响,也随之咋起。

  殷茴全身赤裸,从后面抱住霍寒景。

  霍寒景刚刚才洗了澡,并没有穿衣服,只是腰间随便系了一条浴巾。

  所以,殷茴贴在他身上的时候,他能清楚感知到:她肌肤的细腻程度。

  “老公……”殷茴又嚷了句,柔软的小手,轻轻抚了抚他腹部的肌肉,再带着撩拨意味儿的,往他浴巾下面钻。

  在她的手,触碰到那片禁区之前,被一股大力给钳制住。

  “你的伤口,还没完全愈合。”霍寒景低沉的嗓音,很喑哑很磁性,性感又诱人。

  眼前一花,下一秒,殷茴赤裸的身体,被霍寒景用浴巾重新裹住。

  衣帽间的光,很亮。

  霍寒景颀长的身躯,是最完美的黄金比例。

  白光,洒在他不含一丝赘肉的健康肌肉上,无比魅惑。

  殷茴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密密麻麻窜起了无数簇火。

  半个小时前,她受到金源发来的任务:尽快套出放置总统印章的密码箱的密码。

  可是这会儿,殷茴是真正想睡了这十二帝国,最位高权重、最金贵非凡的男人。

  在总统府已经住了好些日子。

  她从桐姨嘴里已经充分了解到:真正的时念卿,死了。

  得知此事的时候,殷茴打起了花花肠子。是不是只要牢牢套住这个男人,她便能摆脱替身、冒牌货、奴隶等等卑贱的标签?!她不想再重新回到黑暗里,她想要操控自己的命运。

  途径,虽然危险,但是也很容易。

  只要她怀了霍寒景的孩子。

  母凭子贵。

  “已经不疼了。”殷茴重新抱住霍寒景的腰,将白净光滑的小脸贴在他结实的胸口,“你轻一点,不会有事的。老公,我想你了……”

  说着,殷茴的小手,再次往他腰间的浴巾里摸。

  霍寒景眉头却深深地皱了起来。

  再次掐住她手腕的时候,他明显感受到怀里女人的不高兴。

  他眼底泛起笑意:“我还有事要出门,你乖乖在家等我回来。”

  殷茴一听这话,嘴巴翘得老高:“在你眼里,是不是我根本不重要?!你要走,那么就赶紧走,以后都不要理我了。”

  说着殷茴使性子,推开霍寒景就大步往外走。

  整个人被霍寒景拖回衣帽间的时候,她被抵在了衣柜门上。

  霍寒景灼热的气息,居高临下,扑打而来。

  他柔软又火热的唇瓣,落在她的唇上,大力地吮吸。

  殷茴眨眼的功夫,气息又乱又急。心跳狂跳得都快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霍寒景放开她的时候,喑哑的嗓音,泛着宠溺:“我真的有要事出门,你乖乖的。”

  殷茴咬了咬被他大力吮吸得有些发疼发麻的唇,小脸红扑扑,满脸娇羞地望着他:“有什么事,那么急,能带我去吗?!”

  **

  陆宸的牙齿,虽然没有被全数崩掉,但是,最重要的几颗门牙,是掉了。

  他从医院出来的时候,眼泪都还没断过:“徐则楚易,我跟那冒牌货,没完。等爷发现她的身份,老子要弄死她。”

  宁阳说,以陆宸现在的情况,还不能立即做修复手术。等他修养两天,再给他补牙。

  所以现在的陆宸,不仅说话的时候,口齿不清。没有最前面的几颗门牙,显得别提有多滑稽了。

  “嗯嗯,弄死,弄死。”

  “我们帮你一起,弄死她。”

  徐则和楚易都安抚着,可是在瞧见陆宸的模样,他俩都忍俊不禁。

  真是……丑爆了。

  堂堂S帝国的将军,竟然被人崩掉了门牙。

  噗——

  看着徐则和楚易,那显而易见的嘲笑,陆宸全身都在发抖:“你们这是在嘲笑我吗?!我为什么会失去,如此重要漂亮完美的牙,都是你们害的。”

  当初,直截了当告诉霍寒景那女人的真实身份,还轮得到那冒牌货,耀武扬威?!

  “我们哪敢嘲笑你?!”

  “我们是笑那女人,敢在太岁头上,拔牙,活得不耐烦了。”

  “你们还敢跟我谈及‘牙’?!”陆宸又要哭了。

  好不容易把陆宸哄上车,徐则刚准备开车,送他回将军府。

  谁知,陆宸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消息。

  那是派去监视宫梵玥的秘密特种兵,发送而来的照片。

  徐则都还没来得及踩油门,陆宸惊恐至极的呼喊声,惊天动地响起:“我kao,我是见鬼了吗?!”

  徐则,和坐在副驾的楚易,被他那狼哭鬼嚎的吼声,吓得皆是一抖。

  两人并没有理会今日收到打击以及伤害,显得精神有些不正常的男人,陆宸却情绪激动地拿着手机往前靠:“你们帮忙看一看,站在宫梵玥身边的女人,是时念卿吗?!”

  “……”徐则和楚易拿过手机。

  点出图片,放大。

  宫梵玥走在前面,后面跟着的女人,虽然只有一个侧脸,但这绝对是活脱脱的时念卿啊。

  天哪——

  徐则和楚易都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呼声,陆宸已经率先抢回了手机,拨了个号码:“这照片,你什么时候拍的?!”

  特种兵有些懵逼,不明白将军问这话,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含义。他命令他见识宫梵玥,要把他一言一行,现场拍摄,现场传送,这照片,就是刚刚拍的啊。

  陆宸挂断电话,毫不犹豫说道:“我现在即刻给景爷打电话,告诉他真正的时念卿还活着,跟宫梵玥在一起,而他身边的女人,只是一个危险的冒牌货……”

  **

  帝国会所。

  平日,没有特殊情况,霍寒景一个小时之内,绝对赴约。

  可是今日,萧然和宴兰城等了足足两个小时,都还没见到霍寒景的影子。

  宴兰城实在百无聊赖,刚准备起身去包房外,找找什么有趣的乐子,厚实的木门,却被人从外面推开。

  “景爷,你终于来了,你……”宴兰城走上前,刚准备洗刷下霍寒景的,谁知,在看见他的身后,竟然跟着一个女人,他当场愣住了。

  这景爷,什么时候,出门会带女伴了?!

  不止宴兰城,就连萧然都觉得震惊非凡。

  接下来,霍寒景和宴兰城他们在玩牌。

  殷茴在旁边默默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便去沙发上,吃水果和小零食了。

  霍寒景的手机,震动的时候,殷茴扫了眼上面备注的“陆宸”二字,想都没想直接挂断。

  陆宸打来的第三通,殷茴都没有犹豫,直接挂断了。

  “谁的电话?!”霍寒景从牌桌前,淡淡看了殷茴一眼。

  殷茴如实回答:“陆宸。”

  “……”霍寒景皱了眉头。

  殷茴见状:“他找你,肯定是想说我坏话,故意崩掉了他几颗门牙,心里不痛快。”

  殷茴这话的信息量有些大。

  宴兰城和萧然彼此瞄了眼,幽幽抽出一张纸牌,丢桌面上。

  “我突然想起,晚上吃的米饭,有些软。然哥,你觉得今天晚上的饭,软吗?!”宴兰城故意拔高了声线。

  殷茴不明白宴兰城绕了十弯八拐的话,到底什么意思,只是天真无邪地说道:“米饭软一点,更好吃。”

  宴兰城和萧然听了这话,顿时噗嗤一声。

  霍寒景的变色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悠悠勾了唇角:“两条单身狗,饿不饿?!”嘲笑他吃软饭,信不信他现在就让他们吃狗粮?!而且是吃撑的那种?!

  宴兰城和萧然都没来得及回话,殷茴却嚷了起来:“我有些饿了,晚饭没怎么吃。”

  霍寒景赶紧按了呼叫铃,让侍应生送宵夜过来。

  照旧。

  殷茴以为霍寒景嘴里的照旧,就是各式各样的山珍海味,结果……二十分钟后,侍应生居然只端来四碗炸酱面,她眼珠子都要滚出来了:“哎,你送四碗炸酱面过来,没搞错吧。他们可是总统。”

  宵夜吃炸酱面,会不会太寒碜了。

  宴兰城和萧然,听了殷茴这话,本来两人玩味儿地开着霍寒景的玩笑,显得有些吊儿郎当。可是这会儿,他俩已经震惊地坐直了身体,表情也严肃了。

  朝着霍寒景看去的时候,果然,之前还眉眼都含着笑意的总统阁下,这会儿深邃的眼底,都凝上了阴冷的冰渣。

  霍寒景喜欢炸酱面这癖好,宴兰城和萧然虽然不知道缘由,但是长久以来,已经形成了习惯。

  他们不知道,尚且可以原谅;但是作为他的青梅竹马,都不知道的话,这就……诡异了。

  霍寒景淡淡瞄了眼坐在沙发里的女人,还满脸不愉快地望着侍应生,他抿了抿薄唇,开口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宵夜端走。”

  殷茴等了许久,也不见侍应生再送宵夜过来,于是她抬眸看向玩牌的男人:“老公,我饿了。”

  霍寒景慢慢悠悠把拿在手里的纸牌,扔在桌面上,眉开眼笑地看过去:“想吃什么,过来告诉我,我帮你重新点。”

  殷茴立刻一脸甜蜜,麻溜跑过去,挨着霍寒景坐下。

  在她娇滴滴抱住他的胳臂,刚准备撒娇点些自己喜欢吃的宵夜,谁知,霍寒景骨节分明的漂亮手指,突然一把掐住她的喉咙。

  霍寒景面无表情地睨着她,漆黑的眼底,再也不见任何的温柔宠溺,只有阴冷与杀气:“你不是时念卿,到底是谁?!”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