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341報復老公

书名:可爱  作者:到碗里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手机阅读

  我是一個二十七歲的住家少婦,丈夫開了一間卡拉OK,我們生了小孩之後,我就在家照顧小孩,不去上班了,丈夫何超忙於生意,經常徹夜不歸。

  丈夫的卡拉OK請了一個公關經理,叫溫娜,他們夫婦住在我們隔壁,他丈夫叫周立明,是個股票經紀,這段時間生意不好,呆在家裡閒著,有時也過來我家吃頓午餐。

  這天晚上,立明過來我家,說他們都不回來吃晚飯,叫我一起上街吃晚飯。

  我也有點習慣丈夫不回家吃飯了,就答應了。把小孩交給保姆,我們就上了街。

  「何太太,你丈夫最近也常常不回家嗎?」

  「是呀,經常晚上兩三點才回來,有時第二天早上才回來,真不知道他忙什麼!」

  我沒好氣的說。

  「我老婆也是,我問過卡拉OK的小李,他說一般晚上一點以前就關門了,怎麼搞得那麼夜!」

  「何超說關門之後和同事宵夜。」

  「哦?那我們今晚也去和他們一起吃宵夜。」

  「好啊!」

  吃完晚飯回家,到了十二點半,立明過來叫我,我們一起開車去我丈夫開的那間卡拉OK。

  去到那裡,已經關門了,裡面還有些燈光。

  我也有鑰匙的,就從側門開門進去。

  大廳裡沒人,包房那邊有音樂和燈光。

  我們從走廊走過去,來到門邊,聽見裡面傳出女人的嬌笑聲︰

  「喲,要死咯…輕點嘛…」

  聲音隱約,門從裡面反鎖了。

  我們心裡都嘀咕著,對視一眼,但又不敢肯定。

  「去那邊的窗口看看!」我說。

  我們走進旁邊那個包房,兩間包房的陽台是相連的。

  鋁合金窗門關上了,窗簾遮的密密的,沒辦法看。但聲音比剛才清楚。

  「嘻嘻,你看看,人家都要流水咯…」

  「流水就好麼,來,把腿張開一點…」

  「還不夠麼,我的xiāo穴都張開口了呢!看!我的肉門會動的呀,別咬那麼大力麼,小豆豆嫩喲,…噢,死鬼何超,…別拔我的穴毛呀…」

  「你的毛這麼密,不分開怎麼找的到你的ròu洞呢?」

  「喲!怪我多毛耶!喏,我掰開我的穴兒,讓你舔舔我的肉縫吧!讒嘴貓!」

  這下我們都知道了,我丈夫和立明老婆,正在裡面偷情!

  我氣的都忘記喊叫了,立明卻看著我,像是早已知道一樣,說︰「何太太,其實我早就猜到了,只不過沒有親眼證實而已,他們已經搞了一個多月了,我自己在外面也不是一個女人,所以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已,你就…」

  「別說了!他做初一,我做十五,看看誰吃虧!」我也氣了,聲音不大,但卻很堅決。

  這時候,裡面又傳來他們的聲音…

  「喔…你的ròu棒好硬喔…」

  「快,快插進來…噢…進去了!啊!插到我肚子裡去了!好脹哦!」

  「淫婦!」立明罵道。「一天不挨插就叫春!」

  「你老婆挺浪的喲!」我小聲說。

  「她在我面前,哪裡敢這樣!」

  「為什麼?」

  「每次她都讓我幹得喊救命,就是因為她受不了我那麼大,才出去偷食的!」

  我聽了,有點好笑,男人都愛逞能,老婆偷食還要說是因為自己太強壯了。

  立明看我好像不信,就說︰「真的,我老婆那裡比較窄,我又要個把小時,她經常要用口幫我解決才行,她就是不喜歡口交,所以我們才鬧翻的。」

  「你這麼厲害?我老公一般半個鐘就行了。」我笑了笑,老實說,我生了小孩子之後,老公就很少和我性交了,聽了他們在裡面的淫蕩話語,心裡也癢癢的。

  「不過,我們快半年沒有做愛了…」

  立明何等聰明,馬上聽出苗苗了,他伸手拉住我的手,笑著說︰「你聽聽,他們說什麼呢?」

  我讓他握住我的手,側耳聽…

  「噢!好棒喲,要插穿我的ròu洞了,啊…」

  「喔,爽死了,肉穴要爽爛了,哦…我洩了…浪女人要洩了…」

  「不聽了!再聽我就忍不住了!」我笑著對立明說︰「要聽你自己聽吧!」

  「嘿嘿,你的定力也不怎麼樣嘛!」

  「你就行…」我一邊說,一邊裝作不在意的用臀部挨上他下體,嘿,他那東西早已直挺挺的了!「嘻嘻,還說我呢,你自己…」

  「我怎麼了?」立明促狹的說。

  「你自己心知肚明!都一柱擎天了,還裝蒜!」我伸手打了他胯間的凸起…

  哇,好硬喲!

  「嘿嘿,正常反應嘛,你沒有感覺嗎?」

  「我才沒有你們男人那麼心邪呢!」

  「是嗎?那你為什麼鼻子尖冒汗,還要夾緊雙腿呢?」

  「死鬼!自己知道的嘛!又不是處男了!」

  「哈,我只知道自己的反應,誰知道你夾緊雙腿做什嗎?」

  「怪不得你老婆偷人,你連女人的正常反應都不知道!」

  「哦?這是你們女人的正常反應嗎?好像有點不同啊?」

  「怎麼不同?」

  「你沒聽我老婆說嗎,應該是下面出水才對呀!」

  「要死了!」我嬌羞的甩開他的手,說「你又知道我下面沒出水?」說完,我自己也覺得臉頰發燒了。

  「噢!我明白了,你下面出水了,就夾緊雙腿,防止那水流下來!是嗎?」

  他笑的好邪門!

  「去!不跟你說了!就會佔人家的便宜!」

  「別生氣嘛,說說笑而已,」立明打了個哈哈︰「哎,何太太,你怎麼喘氣啊?」

  「你自己聽嘛,真肉麻!」

  原來裡面的男女又弄出聲音了…

  「超哥,你好棒喲,我快頂不住了…」

  「我也要來了,喔…」

  「啊!shè精了!射到我臉上!射到我臉上!快!噢!射出來了!好多呀,噢!

  …」

  我聽著,呼吸也急促起來。

  立明肯定看到我的反應了,伸手從背後抱住我,輕輕的在我耳邊說︰「何太太,你是不是也頂不住了呢?」

  「嗯…」我聲音也有點顫動,無力的挨著立明的身體。

  立明的雙手從我肋下把我抱得更緊,他的雙臂,在我胸前的雙峰之下,微微的托住我豐滿的乳房。

  我整個背都緊貼著立明,我感覺到自己的臀溝之內,有一根硬挺挺的東西頂著…還會動哩!

  立明抱住我,半拖半摟的把我挪進隔壁的包房,我們一起坐在那寬大的長沙發上。

  包房很暗,讓我感覺沒有那麼難堪…他真清楚女人的心理!

  立明抱著我,沒有什麼行動,只是他那要命的小弟弟,緊緊的頂在我臀溝那兒,一動一動的。

  我的敏感部位,距離他那東西只有幾寸之遙,呵,好難受啊!

  終於,還是我忍不住了,小聲說︰「你呀,…」

  「怎麼了?」

  「…」我沒出聲,但呼吸急促了一些,胸脯起伏著。

  「不舒服嗎?」

  「嗯…」

  「哦!哪裡不舒服呢?」他的話語裡帶著笑意。

  「嗯…心裡…不舒服…」

  「哦,我幫你…」他一邊說,一邊伸手到我胸部,雙掌從下往上,握住我挺拔的雙乳,一手兜住一個,輕輕摩挲著,有時還微微用力的撫弄幾下。

  「嗯…」我感覺很舒服,也輕輕的從鼻子裡露出了聲音。

  立明開始更進一步的動作了,他的手從我上衣下面伸進去,慢慢的撫摸我的肚子,然後又向上,從我的胸罩鑽進去,緊緊的握住我的乳房。

  他的另一支手,撩起了我的裙子,撫摸我的大腿,輕輕的,慢慢的,摸到我兩腿中間的禁地。

  我知道自己的內褲已經濕了很多,本能的夾緊雙腿。

  立明並不著急,抽出讓我夾緊的手,摸到我的背上的胸罩帶子,想解開它。

  他摸索了一會兒,還是解不開。

  「傻瓜,扣子在前面呢!」我忍不住笑著說。

  「哦!」他恍然道︰「怪不得找不到呢!」

  他終於解開我雙乳的束縛,一手捏住我一粒乳頭,輕輕的揉捻著,把我那兩顆乳頭揉得慢慢硬了起來。

  「何太太,你的胸很結實,很有彈性啊,嘻嘻,你的乳頭真硬啊!」

  「讓你這麼捏,怎麼會不硬吶!」我也笑道。

  立明放開我的乳房,伸手再撩起我的裙子,很快的從我的膝蓋摸上我的大腿,又探進我雙腿中間,輕輕的按在我賁起的小肉山上。

  我的內褲更濕了,他的手指輕輕撫摸我柔軟的肉丘,上下遊走。

  「噢!…」我一聲輕呼。

  原來,他的手指在我內褲上下撫摸了一會兒,又微微用力按壓,把我那凸起的肉丘按得裂開了兩半!

  我再也忍不住了,時高時低的呻吟聲,斷斷續續的從我的鼻孔傳出來。

  「何太太,你這裡很柔軟哦,我想看看,行嗎?」

  「…」我沒出聲,我還是有點害羞。

  立明見我沒出聲,就繼續撫弄我的禁地,隔著內褲順著我裂開的肉縫,上下滑動。

  過了一會兒,我見他沒有什麼行動,就小聲說「你要看…就…」說完,嬌羞的把頭埋在胸前。

  他一聽,高興的說︰「嗨,我還以為你不肯呢!」

  「死鬼!不肯會讓你這樣摸來摸去的嘛!」我嬌笑著說「傻瓜!…等會兒都讓你爬到身上了,還不肯什嗎?」

  「那一會兒我讓你爬在我上面,好嗎?」他笑嘻嘻的說。

  「好你個死鬼頭!」

  立明起身把房門鎖上,又打開房燈。

  「不要那麼亮嘛!」我羞澀的說。

  「你這麼美,我想看清楚一點啊!」

  「咄!白天沒見過嗎?」我白了他一眼。

  「白天只能看見你的外貌嘛!」

  「死鬼!」我吃吃的笑道︰「你就是心邪!除了外貌,你還想看什麼呀?」

  「那當然是你的秘密咯!」立明笑嘻嘻的坐過來,解開我上衣的扣子。

  我的胸罩已經讓他解開了,順勢就掉了下來。

  「哇!好美!」他讚歎的看著我高聳的雙乳,說︰「你的胸真漂亮!」

  我嬌羞的讓他觀賞著。

  他又解下我的裙子,我只剩下一條窄窄的三角褲,包住我最後的秘密。

  立明再把我那僅剩的遮羞布,也毫不猶豫的脫了下來。

  我光潔的肌膚,平坦的小腹,以及下面那一團已經有點亂的密草,都讓他一覽無遺了!

  他蹲在我前面,慢慢的撫摸著我的大腿,讚歎著說「哇!真是太美了!」

  我吃吃笑道「喲,看你那色迷迷的樣子!」

  「何太太,你的陰毛很細哦!」他摸到了我的禁地,輕輕的撥弄我的穴毛。

  「嗯…」我閉上了眼睛,享受著他的撫弄。

  「何太太,張開你的腿,讓我看看好嗎?」

  我猶豫了一下,終於慢慢打開雙腿…好羞!

  我不敢睜開眼睛,我知道,自己這樣把雙腿叉開大大的,讓男人這麼仔細的觀賞自己的肉穴,那是多麼淫穢的情景呀!

  噢!他伸手摸我的穴兒了!

  噢!他!他捻住我兩片小唇兒,向兩邊掰開了!啊!…我…我心裡清楚,這樣掰開我那兩扇肉門,將會看到什嘛!

  啊!我那最隱秘的xiāo穴口,那還淌著淫液的肉縫,那淫穢的蠕動著的嫩肉,都讓他看的一清二楚了!

  我又流水了!汩汩的從我的穴口流出來了!

  咦?是什麼?軟軟的像蛇一樣的,伸進我穴縫裡了!

  噢!他的舌頭!他舔著我的穴兒!噢…進去了!他竟然把舌頭伸進我的小淫洞裡去了!

  啊啊!別逗我的小肉粒!噢…小肉粒顫抖了!它興奮的勃起,一跳一跳的向男人獻媚哪!

  我忍無可忍了,雙腿用力的夾緊立明的頭,伸手去拉他的褲子,手忙腳亂的解開他的皮帶,扯下他的褲子。

  「我要!我要!…」我語無倫次了!

  「好!我來了!」立明抽出讓我夾緊的腦袋。

  一會兒,我感覺到他赤裸的身體壓了上來,一條硬梆梆的肉棍頂住了我的陰戶,把我柔軟的肉團頂開,磨擦著我的肉唇,頂住我脹硬的陰蒂兒。

  我伸手把自己的肉瓣捏住,盡量的向兩邊掰開…天啊!那穴孔一定很小!不然怎麼會有「噗」的響聲呢?

  他也很衝動,ròu棒順著我張開的穴門向裡插進!

  噢!進去了!好大喲!「喔…」我不禁輕呼一聲。

  他粗壯的陽具就著我的淫液,完全的插進我體內,塞得我穴兒好脹喲!

  我緊緊的抱住立明壯實的軀體,他的胸膛壓在我胸口,把我肥脹飽滿的乳房壓得扁扁的。

  我的雙腳,也用力的勾緊立明的腰,下體向上挺起,緊緊的貼著他身體。立明沒有急著抽動,輕輕的吻我的耳朵,還把舌頭伸進我耳孔裡攪動。

  過了一會兒,我讓他弄的渾身都趐麻了,他還是插進我體內一動也不動的。

  我小聲在他耳邊說︰「立明,你怎麼不動啊?」

  「我捨不得動啊!你的身子這麼好,我要慢慢享受呀!」

  「可是…我好癢,好難受啊…」

  「哦?哪裡難受呀?」

  「那裡…,下面…嘛…」

  「想做了嗎?不想再培養情趣了嗎?」

  「嘻嘻…」我嬌羞的笑了笑,帶點嗲氣的說「人家的情趣,早就讓你挑逗起來了,你自己知道的嘛!」

  「是嘛!我怎麼不知道呢!」

  「你!你真是壞死了!」我扭捏的作勢掙扎著,吃吃笑道︰「要是我沒有情趣做,會不顧羞恥的讓你觀賞下面,還拉著你插進自己的…那裡嘛!」

  「你說什麼?插進你哪裡啊?」

  「是…是插進…那裡…嘛!」我終究還是說不出那麼淫穢的稱呼,嬌羞的道︰「不說了!便宜都讓你佔盡了,還要取笑人家!」

  「噢!原來這樣!那我就要盡情的享受你的身體咯!」

  「快點嘛!我讓你玩個夠,行了吧?」我忍不住又催他動一動那該死的硬家伙了!

  立明終於開始抽插了,開始慢慢的,挺溫柔的,我也挺動自己的下體,迎合他的動作。

  我忍了很久的呻吟聲,逐漸高昂了!

  「呵…啊…」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叫什嘛!只知道下體傳來的快感,已經快要把我吞噬了!

  立明果然厲害,插得我高潮迭起,我喘著氣道︰「立明!你好勁呀!我好爽喲!」

  「何太太,我也快了!我可以射進去嗎?

  「可以的!你射吧!射進我裡面!」我也瘋狂的拋動下體,忘情的叫喊著「啊!我又要飛了!呵…」

  立明的肉棍在我穴兒裡一跳一跳的,shè精了!

  我們身體僵直著,一動也不動。

  好一會兒,立明在我耳邊小聲說︰「何太太,和你做愛真爽!」

  「是嗎?」我嬌羞著說「你也很厲害嘛!」

  「你配合得好而已!」

  「去!你挑逗人家的嘛!」我佯作推開他,哎呀,他的ròu棒從我那裡拔出來時,還「噗」的響了一聲哪!

  「哈哈!意猶未盡啊!」

  「你作死!」我嬌羞的捶打著立明的胸膛︰「佔了便宜還賣乖!」

  「哎,何太太,你那裡很緊喲,一點也不像生過小孩的人!」

  「嗯!」我小聲應道︰「你弄得我有點痛呢!」

  「那爽不爽呢?想再來嗎?」

  「呀!你這麼快又想…了嗎?」我驚訝的問。

  「你看…」

  我順著他所指看去…

  哇!那東西又翹起來了!搖頭晃腦的,好神氣喲!

  「立明!你真是好厲害呀!」我埋首在他頸邊,小聲說「它…好大啊…"

  「那你喜歡大的嗎?」

  「嘻嘻…」我吃吃地笑著說「不告訴你!」

  「你不告訴我,但是你的小妹妹已經告訴我了!」

  「誰說的?」

  「你看,你的小妹妹又流口水了!」

  「嗯!我不幹!」我撒嬌的說「那是你自己…剛才弄進去的嘛!不是我的…」

  「是嗎?我看看…」他伸手打開我的雙腿。

  「別!別…這樣嘛!」我嬌羞的加緊雙腿。

  「讓我看看嗎?」立明央求著。

  「不…人家會…難為情的…」我吞吞吐吐的說。

  「唉!」立明好像很失望的歎了口氣。

  看他失望的樣子,我有點不忍心了,躊躇了一會,嬌羞的在他耳邊說︰「別那麼小氣嘛!人家都讓你…了!你真要看,就…」

  「真的?」他如獲至寶︰「你真好!」

  「那裡…好羞的喲!你不許笑的哦!」

  「我怎麼會笑你呢,我只是想慢慢的欣賞你呀!」

  他分開我的雙腿,仔細的觀賞著。

  我又閉上眼睛,讓他玩弄著。

  「呀!何太太,你的這顆小豆豆很大耶!」

  「嗯!」我小聲的應著,我當然知道,我的小豆豆真的挺大粒的。

  「哦,它還會一跳一跳的呢!」立明俏皮的逗弄著。

  「你…弄的嘛!」

  「我覺得你的寶貝很好看耶!」立明用手指在我的肉縫上下滑動著。

  「嗯…那裡…怎麼會好看呢!醜死了!」我羞澀的說。

  「不!你的小妹妹很漂亮的!」他輕輕的掰開我的陰肉,說「你看!多嫩的肉!好像雞蛋白一樣!多細的毛,又密又軟,黑乎乎的,好誘人喲!」

  「是真的嗎?」我嬌羞的說︰「真的好看嗎?」

  「唔!真是嬌艷欲滴,美得冒泡了!」

  「哪裡冒泡呀?」我促狹的問。

  「這裡呀!」立明指著我的ròu洞說︰「看,還在冒著呢!」

  「嘻嘻!你的大牙刷插進去,刷了這麼久,我的小嘴兒當然要冒泡泡了呀!」

  我浪兮兮的說。

  「哈哈!那你喜歡我的大牙刷嗎?」

  「唔…人家就算喜歡,也…也不能說…的嘛!」我半嬌半嗲的說「人家已經讓你盡情的玩弄了,總不能太放肆嘛!」

  「何太太,你試試放肆一些,可能會更爽呢!?」

  「人家都已經讓你又玩又看的,連那裡都讓你掰開來看了,還不夠放肆嗎?」

  我嬌笑著說︰「難道還要…要我說髒話你才過癮嘛!」

  「好啊!你就說來聽聽!」

  「我不幹!多難為情呀!」我臉紅紅的說︰「我也不會說!」

  「不會說?那我教你!」立明笑嘻嘻的說︰「你看,你們女人這裡…叫什麼?」

  他手指摸著我的秘部。

  「啊!…我…不知道…」我羞得臉都紅透了!天啊!那麼淫穢的字眼,我怎麼說的出口!

  「你知道的!來,告訴我…」立明抱緊我︰「乖乖,說給我聽,好嗎?」

  「你…真…是,」我羞得無地置容了,說「壞透了!人家…怎麼說嘛!?」

  「看!你知道的嘛!來,說出來,很自然的嘛!女人的這裡,叫…」

  「叫…」我讓他逼得沒辦法了,終於小聲說出那難聽的字眼!

  我好羞呵!但那種墮落的快感,卻一剎那間讓我渾身發趐,下面的肉蛤,也跟著流出了yín水。

  我發狠的抱緊了立明的身體,大腿也緊緊的夾著他的手。

  「什麼?我沒聽清楚呢?」

  「不說了!你耍我的!」我吃吃地笑著,說「這麼難聽!」

  「那你是不是覺得說出來之後,很刺激,很興奮呢?」

  「你呀…真會逗人!」我輕輕的吻了立明的臉頰一下,小聲的在他耳邊說︰「說髒話真的很刺激呢!我都出水了!」

  「哦?哪裡出水了呢?」立明促狹的逗我。

  「你還想聽嗎?」我輕輕地咬著他的耳朵,羞澀地說︰「人家的…出水了嘛!」

  說完,自己也莫名的一陣快感。

  「那,出水了想幹什麼呢?」

  「想…想…」我很吃力的說著︰「想…讓你…嘛!」

  天啊!我竟然說出這麼淫蕩的話來!我自己也想不到,平日那文靜嫻淑的我,竟然會說出這麼下流、這麼粗穢的話!

  我跟著說︰「我好想…讓你的…雞巴…我的…小…呀!」

  說完這話,我渾身發燙,一陣趐麻的電流在體內流竄,雙腿緊緊夾著立明的手,渾身僵直…我已經高潮了!

  「哈哈!你看…你好興奮喲!」立明抱緊我,笑著說︰「看!我一手都是水咧!」

  「呵…我…」我回過氣來,羞紅著臉小聲說︰「我…是不是…很淫蕩呢?」

  「不!只不過你平時斯文,現在說些髒話覺得特別刺激而已。」

  「那…你還喜歡聽人家說髒話嗎?」我發嗲的對立明說。

  「好啊!當然喜歡!」立明高興的說︰「來,你看看這裡…」他坐起來,掰開我的雙腿。

  「唔,你又想出什麼花樣來玩我呀?」

  「來,用枕頭把下面墊起來…對了,再叉開腿…」

  「喲!你真壞!」我笑嘻嘻的罵道︰「死鬼!羞死人了!這麼難看!」

  我笑罵著讓他擺弄,我的下體墊高後,雙腿再大張,把女人的騷幽都暴露得一清二楚了,我新鮮的淫液和剛才交歡分泌的穢物,以及立明的jīng液,從我的亂毛之間汩汩流出,好妖冶!

  「嘻嘻…你看看你的寶貝,好漂亮喲!」立明讓我弓著身子,好看得更清楚些︰「噯,你看,這是什麼呀?」

  「吃吃…」我掩嘴而笑,說「你的…精…嘛!」

  「還有呢?」

  「我的嘛!」我發姣了,浪兮兮的說︰「人家讓你弄出來的…水…嘛!」

  「弄?怎麼弄啊?」

  「喲!…這…」我說不下去了,我還真不慣說出那詞兒。

  「說嘛我弄什麼了?」

  「你…干我…」我羞紅著臉,小聲說。

  「干你哪裡呀?」

  「…」我說得好羞!說完,下面馬上又出水了!

  「什麼?我聽不清楚耶!」

  「你…干我的…穴…」我終於勉強說了出來,哇!那感覺好爽!好刺激啊!

  「好!來,我們一起看看你的穴…」

  我聽話的撐大雙腿,難為情地說︰「噯,這姿勢…好…難看…啊!」

  「是嗎?你想不想做得更難看一些呢?」

  「這樣還不夠嗎?你還想…我怎麼樣…」

  「你做嘛!」

  「你想我怎麼做嗎?…我不知道…」

  「我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你!…」我腦子閃過一個念頭,啊!他想…,不行!太淫蕩了!我一想到那,沒來由的一陣羞意,說「不…我不…行…」

  「不行?你知道我要什麼嗎?嗯?」立明笑著問。

  「你好壞!我…不知道!」我撒嬌的說︰「你就會捉弄我!」

  「你瞎猜!你不可能知道的!」立明說。「你說,我想怎麼樣?」

  「你…想…我自己弄開…那裡…讓你看!…是嗎?」

  「哈哈!你好聰明噢!好不好嗎?嗯?」

  「你…你…」我羞澀的說「你很想我…那樣嗎?」

  「乖乖!你不想讓我觀賞你的美麗嗎?好嗎?」

  「我…,那樣子…好羞咧…」我想了一會兒,終於伸手到自己的跨間,輕輕的捻住我濕潤的肉瓣兒,慢慢的向兩邊掰開…「你…你看吧!…」

  「噢!好美!…好嫩、好可愛的寶貝呀!你再分開一點嘛!」

  「你…我…」我的腰再挺起一些,雙手再慢慢地把肉唇向兩邊盡量分開,我感覺到一股熱流從我肉縫流了出來,天!我的那個小洞…肯定露出來了!

  「嗯…呵!我又…出水…了…」我輕輕的呻吟著。

  「何太太,你們女人這小東西真奇妙呀,會說話的咧!」

  「人家…興奮…嘛!」

  「乖乖,告訴我,你這裡叫什麼?」

  「叫……女人的…小…」我已經沉迷在肉慾之中,說出那個字眼,更覺爽快!

  「這裡呢?」立明摸著我的小陰蒂,輕輕揉捏著。

  「呵…那是…那是…陰核…」我嬌笑著說︰「你要我把它翻出來讓你看嗎?

  嘻嘻…

  是不是…很…大粒呢?」

  「嗯!你的小豆豆好調皮喲!」

  「是嗎?你逗得它開心呀,把它勾引得一翹一翹的!」我俏聲說︰「喲!你看!我的小陰唇也會動呢!」我浪語嗲聲說。

  「何太太,這裡呢?」

  「呵呵…那是人家的ròu洞嘛!」我已經發姣得難以自拔了,淫蕩萬分的說︰「讓你的大陰莖…進去的ròu洞呀!啊…我又洩了!我要…」

  「要什麼呀?」

  「我要…要你干我…,干我的…穴!小騷…穴」我幾乎瘋狂的浪叫著,身子僵硬的弓緊,雙腿叉得開開,雙手掰開穴縫,由於性慾高亢,小陰唇也一張一張的特別淫穢。

  立明看我的樣子,知道我已經忍無可忍了,就說︰「何太太,你想玩了嗎?」

  「我…我想…呵!」

  「你試過69式嗎?」

  「什嗎?我不知道…」

  「我幫你吹,你也幫我吹啊!」

  「我…唔…試一試…吧…」我真是讓他玩得服了,吹簫也干!

  「那,太謝謝你了!」

  「你逗得我開心嘛!人家都要變成妓女那麼淫蕩了!」我嬌笑著抓住了立明的大ròu棒,說︰「喲!小弟弟,你好強壯喲,來,阿咻n佪邟A!」

  我騎在立明頭上,握住肉莖,慢慢的親吻立明的龜頭,再含住慢慢的吞吐,還用舌頭繞著他的龜頭打圈圈。

  立明也吻上了我的穴,他真是玩女人的高手,先用舌頭順著我的肉縫上下滑動,又輕輕的用牙齒咬我的陰蒂頭,再掰開我的小陰唇,把舌頭伸進去攪弄著。

  我讓立明弄得渾身都趐了,身子不住的篩糠般顫抖,嘴裡也嗯嗯啊啊的叫著。

  「喲!你看看你老婆,比我還淫蕩呢!」一把又嬌嗲又甜美的女人聲音在我們身後傳來。

  我嚇了一跳,連嘴裡的ròu棒都忘了吐出來,只見我丈夫抱住溫娜,溫娜雙腿勾住我丈夫的腰,兩人都是赤條條的,溫娜笑嘻嘻的看看著我。

  我吐出了立明的肉莖,趕緊掙扎著想站起來,但立明緊緊的抱住我的腰,我根本站不起來。

  「何太太,你老公和我老公說好了的,今天我們交換性伴侶,怎麼樣,我老公好玩吧?」溫娜笑著說,跟著她那碩大的臀部一個挺動︰「噗滋」的套上了我丈夫的肉莖。

  我看了看我老公,他也笑著看我,說︰「怎麼樣,我們大家都玩得很開心嘛,繼續玩嘛!」

  我正在興頭上,也沒想太多,只說︰「你們…看了多久了?」

  「嘻嘻!從你說髒話開始,我們就看見了,你說的髒話好刺激喲!聽得你老公興奮得又要幹我!」溫娜姣姣的說著,繼續套弄著我丈夫的ròu棒。

  立明在我下面笑對溫娜說︰「小娜,何超的雞巴弄得你好爽吧!這麼久才進來!」

  「嘿!還敢說我哩!把人家冰清玉潔的何太太玩得這麼淫蕩了,你肯定也爽歪歪了吧?」

  「嘿嘿!大家彼此彼此而已,阿超,你太太潛質挺好的麼,這麼快就會享受口交的樂趣了!」

  我讓立明說得羞澀萬分,紅著臉說︰「你們…別說我…好嗎?」

  「何太太!怕什麼羞嘛!我還不是讓你老公幹得穴兒都快要破了!」溫娜笑著看看我的下體,說︰「呵!你們看!她的xiāo穴出水了咧!」

  「是嘛!」我老公笑著看了看,說︰「太太!你叉開腿讓我們看看嘛!好淫穢的騷穴喲!」

  「不幹!」我羞得夾緊了雙腿。

  但是,立明和阿超一起,把我翻過來按在沙發上,立明還用力的掰開我的雙腿。

  溫娜吐出了我老公的陰莖,湊到我的下陰之前,笑著說︰「何太太!你的陰戶好美喔!我雖然是女人,也忍不住要玩玩它哩!」

  她捻住了我的穴唇,盡力的向兩邊掰開…

  「嘻嘻!我還是第一次這麼樣看我們女人的寶貝呢!真淫穢喲!毛都濕透了耶!」

  溫娜浪笑著翻開我的xiāo穴,讓我那興奮得一伸一縮的嫩肉綻裂出來!

  「呵!何太太,你的小妹妹好像挺饞嘴的呢!剛才我老公還沒有餵飽它嗎?

  喲!又出水了!」

  溫娜可能覺得光是看還不夠過癮,竟然伸出舌頭舔弄我的穴縫!我本已興奮,讓她再這麼一弄,爽得我下體不住的顫抖,我已經覺察到自己的分泌明顯增多了,溫娜看到我的反應,更加賣力的舔著,還輕輕的咬著我的小陰蒂,又吸又吮。

  我第一次被一個女人舔弄下陰,溫娜也是女人,對於我們女人的弱點和需要太瞭解了!專揀我難受的地方弄,把我玩得渾身趐麻,雪白的大屁股不住的顫抖著,嘴上也忍不住開始呻吟了!

  

   【百度12看书网加收藏】

   我是一個二十七歲的住家少婦,丈夫開了一間卡拉OK,我們生了小孩之後,我就在家照顧小孩,不去上班了,丈夫何超忙於生意,經常徹夜不歸。

  丈夫的卡拉OK請了一個公關經理,叫溫娜,他們夫婦住在我們隔壁,他丈夫叫周立明,是個股票經紀,這段時間生意不好,呆在家裡閒著,有時也過來我家吃頓午餐。

  這天晚上,立明過來我家,說他們都不回來吃晚飯,叫我一起上街吃晚飯。

  我也有點習慣丈夫不回家吃飯了,就答應了。把小孩交給保姆,我們就上了街。

  「何太太,你丈夫最近也常常不回家嗎?」

  「是呀,經常晚上兩三點才回來,有時第二天早上才回來,真不知道他忙什麼!」

  我沒好氣的說。

  「我老婆也是,我問過卡拉OK的小李,他說一般晚上一點以前就關門了,怎麼搞得那麼夜!」

  「何超說關門之後和同事宵夜。」

  「哦?那我們今晚也去和他們一起吃宵夜。」

  「好啊!」

  吃完晚飯回家,到了十二點半,立明過來叫我,我們一起開車去我丈夫開的那間卡拉OK。

  去到那裡,已經關門了,裡面還有些燈光。

  我也有鑰匙的,就從側門開門進去。

  大廳裡沒人,包房那邊有音樂和燈光。

  我們從走廊走過去,來到門邊,聽見裡面傳出女人的嬌笑聲︰

  「喲,要死咯…輕點嘛…」

  聲音隱約,門從裡面反鎖了。

  我們心裡都嘀咕著,對視一眼,但又不敢肯定。

  「去那邊的窗口看看!」我說。

  我們走進旁邊那個包房,兩間包房的陽台是相連的。

  鋁合金窗門關上了,窗簾遮的密密的,沒辦法看。但聲音比剛才清楚。

  「嘻嘻,你看看,人家都要流水咯…」

  「流水就好麼,來,把腿張開一點…」

  「還不夠麼,我的xiāo穴都張開口了呢!看!我的肉門會動的呀,別咬那麼大力麼,小豆豆嫩喲,…噢,死鬼何超,…別拔我的穴毛呀…」

  「你的毛這麼密,不分開怎麼找的到你的ròu洞呢?」

  「喲!怪我多毛耶!喏,我掰開我的穴兒,讓你舔舔我的肉縫吧!讒嘴貓!」

  這下我們都知道了,我丈夫和立明老婆,正在裡面偷情!

  我氣的都忘記喊叫了,立明卻看著我,像是早已知道一樣,說︰「何太太,其實我早就猜到了,只不過沒有親眼證實而已,他們已經搞了一個多月了,我自己在外面也不是一個女人,所以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已,你就…」

  「別說了!他做初一,我做十五,看看誰吃虧!」我也氣了,聲音不大,但卻很堅決。

  這時候,裡面又傳來他們的聲音…

  「喔…你的ròu棒好硬喔…」

  「快,快插進來…噢…進去了!啊!插到我肚子裡去了!好脹哦!」

  「淫婦!」立明罵道。「一天不挨插就叫春!」

  「你老婆挺浪的喲!」我小聲說。

  「她在我面前,哪裡敢這樣!」

  「為什麼?」

  「每次她都讓我幹得喊救命,就是因為她受不了我那麼大,才出去偷食的!」

  我聽了,有點好笑,男人都愛逞能,老婆偷食還要說是因為自己太強壯了。

  立明看我好像不信,就說︰「真的,我老婆那裡比較窄,我又要個把小時,她經常要用口幫我解決才行,她就是不喜歡口交,所以我們才鬧翻的。」

  「你這麼厲害?我老公一般半個鐘就行了。」我笑了笑,老實說,我生了小孩子之後,老公就很少和我性交了,聽了他們在裡面的淫蕩話語,心裡也癢癢的。

  「不過,我們快半年沒有做愛了…」

  立明何等聰明,馬上聽出苗苗了,他伸手拉住我的手,笑著說︰「你聽聽,他們說什麼呢?」

  我讓他握住我的手,側耳聽…

  「噢!好棒喲,要插穿我的ròu洞了,啊…」

  「喔,爽死了,肉穴要爽爛了,哦…我洩了…浪女人要洩了…」

  「不聽了!再聽我就忍不住了!」我笑著對立明說︰「要聽你自己聽吧!」

  「嘿嘿,你的定力也不怎麼樣嘛!」

  「你就行…」我一邊說,一邊裝作不在意的用臀部挨上他下體,嘿,他那東西早已直挺挺的了!「嘻嘻,還說我呢,你自己…」

  「我怎麼了?」立明促狹的說。

  「你自己心知肚明!都一柱擎天了,還裝蒜!」我伸手打了他胯間的凸起…

  哇,好硬喲!

  「嘿嘿,正常反應嘛,你沒有感覺嗎?」

  「我才沒有你們男人那麼心邪呢!」

  「是嗎?那你為什麼鼻子尖冒汗,還要夾緊雙腿呢?」

  「死鬼!自己知道的嘛!又不是處男了!」

  「哈,我只知道自己的反應,誰知道你夾緊雙腿做什嗎?」

  「怪不得你老婆偷人,你連女人的正常反應都不知道!」

  「哦?這是你們女人的正常反應嗎?好像有點不同啊?」

  「怎麼不同?」

  「你沒聽我老婆說嗎,應該是下面出水才對呀!」

  「要死了!」我嬌羞的甩開他的手,說「你又知道我下面沒出水?」說完,我自己也覺得臉頰發燒了。

  「噢!我明白了,你下面出水了,就夾緊雙腿,防止那水流下來!是嗎?」

  他笑的好邪門!

  「去!不跟你說了!就會佔人家的便宜!」

  「別生氣嘛,說說笑而已,」立明打了個哈哈︰「哎,何太太,你怎麼喘氣啊?」

  「你自己聽嘛,真肉麻!」

  原來裡面的男女又弄出聲音了…

  「超哥,你好棒喲,我快頂不住了…」

  「我也要來了,喔…」

  「啊!shè精了!射到我臉上!射到我臉上!快!噢!射出來了!好多呀,噢!

  …」

  我聽著,呼吸也急促起來。

  立明肯定看到我的反應了,伸手從背後抱住我,輕輕的在我耳邊說︰「何太太,你是不是也頂不住了呢?」

  「嗯…」我聲音也有點顫動,無力的挨著立明的身體。

  立明的雙手從我肋下把我抱得更緊,他的雙臂,在我胸前的雙峰之下,微微的托住我豐滿的乳房。

  我整個背都緊貼著立明,我感覺到自己的臀溝之內,有一根硬挺挺的東西頂著…還會動哩!

  立明抱住我,半拖半摟的把我挪進隔壁的包房,我們一起坐在那寬大的長沙發上。

  包房很暗,讓我感覺沒有那麼難堪…他真清楚女人的心理!

  立明抱著我,沒有什麼行動,只是他那要命的小弟弟,緊緊的頂在我臀溝那兒,一動一動的。

  我的敏感部位,距離他那東西只有幾寸之遙,呵,好難受啊!

  終於,還是我忍不住了,小聲說︰「你呀,…」

  「怎麼了?」

  「…」我沒出聲,但呼吸急促了一些,胸脯起伏著。

  「不舒服嗎?」

  「嗯…」

  「哦!哪裡不舒服呢?」他的話語裡帶著笑意。

  「嗯…心裡…不舒服…」

  「哦,我幫你…」他一邊說,一邊伸手到我胸部,雙掌從下往上,握住我挺拔的雙乳,一手兜住一個,輕輕摩挲著,有時還微微用力的撫弄幾下。

  「嗯…」我感覺很舒服,也輕輕的從鼻子裡露出了聲音。

  立明開始更進一步的動作了,他的手從我上衣下面伸進去,慢慢的撫摸我的肚子,然後又向上,從我的胸罩鑽進去,緊緊的握住我的乳房。

  他的另一支手,撩起了我的裙子,撫摸我的大腿,輕輕的,慢慢的,摸到我兩腿中間的禁地。

  我知道自己的內褲已經濕了很多,本能的夾緊雙腿。

  立明並不著急,抽出讓我夾緊的手,摸到我的背上的胸罩帶子,想解開它。

  他摸索了一會兒,還是解不開。

  「傻瓜,扣子在前面呢!」我忍不住笑著說。

  「哦!」他恍然道︰「怪不得找不到呢!」

  他終於解開我雙乳的束縛,一手捏住我一粒乳頭,輕輕的揉捻著,把我那兩顆乳頭揉得慢慢硬了起來。

  「何太太,你的胸很結實,很有彈性啊,嘻嘻,你的乳頭真硬啊!」

  「讓你這麼捏,怎麼會不硬吶!」我也笑道。

  立明放開我的乳房,伸手再撩起我的裙子,很快的從我的膝蓋摸上我的大腿,又探進我雙腿中間,輕輕的按在我賁起的小肉山上。

  我的內褲更濕了,他的手指輕輕撫摸我柔軟的肉丘,上下遊走。

  「噢!…」我一聲輕呼。

  原來,他的手指在我內褲上下撫摸了一會兒,又微微用力按壓,把我那凸起的肉丘按得裂開了兩半!

  我再也忍不住了,時高時低的呻吟聲,斷斷續續的從我的鼻孔傳出來。

  「何太太,你這裡很柔軟哦,我想看看,行嗎?」

  「…」我沒出聲,我還是有點害羞。

  立明見我沒出聲,就繼續撫弄我的禁地,隔著內褲順著我裂開的肉縫,上下滑動。

  過了一會兒,我見他沒有什麼行動,就小聲說「你要看…就…」說完,嬌羞的把頭埋在胸前。

  他一聽,高興的說︰「嗨,我還以為你不肯呢!」

  「死鬼!不肯會讓你這樣摸來摸去的嘛!」我嬌笑著說「傻瓜!…等會兒都讓你爬到身上了,還不肯什嗎?」

  「那一會兒我讓你爬在我上面,好嗎?」他笑嘻嘻的說。

  「好你個死鬼頭!」

  立明起身把房門鎖上,又打開房燈。

  「不要那麼亮嘛!」我羞澀的說。

  「你這麼美,我想看清楚一點啊!」

  「咄!白天沒見過嗎?」我白了他一眼。

  「白天只能看見你的外貌嘛!」

  「死鬼!」我吃吃的笑道︰「你就是心邪!除了外貌,你還想看什麼呀?」

  「那當然是你的秘密咯!」立明笑嘻嘻的坐過來,解開我上衣的扣子。

  我的胸罩已經讓他解開了,順勢就掉了下來。

  「哇!好美!」他讚歎的看著我高聳的雙乳,說︰「你的胸真漂亮!」

  我嬌羞的讓他觀賞著。

  他又解下我的裙子,我只剩下一條窄窄的三角褲,包住我最後的秘密。

  立明再把我那僅剩的遮羞布,也毫不猶豫的脫了下來。

  我光潔的肌膚,平坦的小腹,以及下面那一團已經有點亂的密草,都讓他一覽無遺了!

  他蹲在我前面,慢慢的撫摸著我的大腿,讚歎著說「哇!真是太美了!」

  我吃吃笑道「喲,看你那色迷迷的樣子!」

  「何太太,你的陰毛很細哦!」他摸到了我的禁地,輕輕的撥弄我的穴毛。

  「嗯…」我閉上了眼睛,享受著他的撫弄。

  「何太太,張開你的腿,讓我看看好嗎?」

  我猶豫了一下,終於慢慢打開雙腿…好羞!

  我不敢睜開眼睛,我知道,自己這樣把雙腿叉開大大的,讓男人這麼仔細的觀賞自己的肉穴,那是多麼淫穢的情景呀!

  噢!他伸手摸我的穴兒了!

  噢!他!他捻住我兩片小唇兒,向兩邊掰開了!啊!…我…我心裡清楚,這樣掰開我那兩扇肉門,將會看到什嘛!

  啊!我那最隱秘的xiāo穴口,那還淌著淫液的肉縫,那淫穢的蠕動著的嫩肉,都讓他看的一清二楚了!

  我又流水了!汩汩的從我的穴口流出來了!

  咦?是什麼?軟軟的像蛇一樣的,伸進我穴縫裡了!

  噢!他的舌頭!他舔著我的穴兒!噢…進去了!他竟然把舌頭伸進我的小淫洞裡去了!

  啊啊!別逗我的小肉粒!噢…小肉粒顫抖了!它興奮的勃起,一跳一跳的向男人獻媚哪!

  我忍無可忍了,雙腿用力的夾緊立明的頭,伸手去拉他的褲子,手忙腳亂的解開他的皮帶,扯下他的褲子。

  「我要!我要!…」我語無倫次了!

  「好!我來了!」立明抽出讓我夾緊的腦袋。

  一會兒,我感覺到他赤裸的身體壓了上來,一條硬梆梆的肉棍頂住了我的陰戶,把我柔軟的肉團頂開,磨擦著我的肉唇,頂住我脹硬的陰蒂兒。

  我伸手把自己的肉瓣捏住,盡量的向兩邊掰開…天啊!那穴孔一定很小!不然怎麼會有「噗」的響聲呢?

  他也很衝動,ròu棒順著我張開的穴門向裡插進!

  噢!進去了!好大喲!「喔…」我不禁輕呼一聲。

  他粗壯的陽具就著我的淫液,完全的插進我體內,塞得我穴兒好脹喲!

  我緊緊的抱住立明壯實的軀體,他的胸膛壓在我胸口,把我肥脹飽滿的乳房壓得扁扁的。

  我的雙腳,也用力的勾緊立明的腰,下體向上挺起,緊緊的貼著他身體。立明沒有急著抽動,輕輕的吻我的耳朵,還把舌頭伸進我耳孔裡攪動。

  過了一會兒,我讓他弄的渾身都趐麻了,他還是插進我體內一動也不動的。

  我小聲在他耳邊說︰「立明,你怎麼不動啊?」

  「我捨不得動啊!你的身子這麼好,我要慢慢享受呀!」

  「可是…我好癢,好難受啊…」

  「哦?哪裡難受呀?」

  「那裡…,下面…嘛…」

  「想做了嗎?不想再培養情趣了嗎?」

  「嘻嘻…」我嬌羞的笑了笑,帶點嗲氣的說「人家的情趣,早就讓你挑逗起來了,你自己知道的嘛!」

  「是嘛!我怎麼不知道呢!」

  「你!你真是壞死了!」我扭捏的作勢掙扎著,吃吃笑道︰「要是我沒有情趣做,會不顧羞恥的讓你觀賞下面,還拉著你插進自己的…那裡嘛!」

  「你說什麼?插進你哪裡啊?」

  「是…是插進…那裡…嘛!」我終究還是說不出那麼淫穢的稱呼,嬌羞的道︰「不說了!便宜都讓你佔盡了,還要取笑人家!」

  「噢!原來這樣!那我就要盡情的享受你的身體咯!」

  「快點嘛!我讓你玩個夠,行了吧?」我忍不住又催他動一動那該死的硬家伙了!

  立明終於開始抽插了,開始慢慢的,挺溫柔的,我也挺動自己的下體,迎合他的動作。

  我忍了很久的呻吟聲,逐漸高昂了!

  「呵…啊…」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叫什嘛!只知道下體傳來的快感,已經快要把我吞噬了!

  立明果然厲害,插得我高潮迭起,我喘著氣道︰「立明!你好勁呀!我好爽喲!」

  「何太太,我也快了!我可以射進去嗎?

  「可以的!你射吧!射進我裡面!」我也瘋狂的拋動下體,忘情的叫喊著「啊!我又要飛了!呵…」

  立明的肉棍在我穴兒裡一跳一跳的,shè精了!

  我們身體僵直著,一動也不動。

  好一會兒,立明在我耳邊小聲說︰「何太太,和你做愛真爽!」

  「是嗎?」我嬌羞著說「你也很厲害嘛!」

  「你配合得好而已!」

  「去!你挑逗人家的嘛!」我佯作推開他,哎呀,他的ròu棒從我那裡拔出來時,還「噗」的響了一聲哪!

  「哈哈!意猶未盡啊!」

  「你作死!」我嬌羞的捶打著立明的胸膛︰「佔了便宜還賣乖!」

  「哎,何太太,你那裡很緊喲,一點也不像生過小孩的人!」

  「嗯!」我小聲應道︰「你弄得我有點痛呢!」

  「那爽不爽呢?想再來嗎?」

  「呀!你這麼快又想…了嗎?」我驚訝的問。

  「你看…」

  我順著他所指看去…

  哇!那東西又翹起來了!搖頭晃腦的,好神氣喲!

  「立明!你真是好厲害呀!」我埋首在他頸邊,小聲說「它…好大啊…"

  「那你喜歡大的嗎?」

  「嘻嘻…」我吃吃地笑著說「不告訴你!」

  「你不告訴我,但是你的小妹妹已經告訴我了!」

  「誰說的?」

  「你看,你的小妹妹又流口水了!」

  「嗯!我不幹!」我撒嬌的說「那是你自己…剛才弄進去的嘛!不是我的…」

  「是嗎?我看看…」他伸手打開我的雙腿。

  「別!別…這樣嘛!」我嬌羞的加緊雙腿。

  「讓我看看嗎?」立明央求著。

  「不…人家會…難為情的…」我吞吞吐吐的說。

  「唉!」立明好像很失望的歎了口氣。

  看他失望的樣子,我有點不忍心了,躊躇了一會,嬌羞的在他耳邊說︰「別那麼小氣嘛!人家都讓你…了!你真要看,就…」

  「真的?」他如獲至寶︰「你真好!」

  「那裡…好羞的喲!你不許笑的哦!」

  「我怎麼會笑你呢,我只是想慢慢的欣賞你呀!」

  他分開我的雙腿,仔細的觀賞著。

  我又閉上眼睛,讓他玩弄著。

  「呀!何太太,你的這顆小豆豆很大耶!」

  「嗯!」我小聲的應著,我當然知道,我的小豆豆真的挺大粒的。

  「哦,它還會一跳一跳的呢!」立明俏皮的逗弄著。

  「你…弄的嘛!」

  「我覺得你的寶貝很好看耶!」立明用手指在我的肉縫上下滑動著。

  「嗯…那裡…怎麼會好看呢!醜死了!」我羞澀的說。

  「不!你的小妹妹很漂亮的!」他輕輕的掰開我的陰肉,說「你看!多嫩的肉!好像雞蛋白一樣!多細的毛,又密又軟,黑乎乎的,好誘人喲!」

  「是真的嗎?」我嬌羞的說︰「真的好看嗎?」

  「唔!真是嬌艷欲滴,美得冒泡了!」

  「哪裡冒泡呀?」我促狹的問。

  「這裡呀!」立明指著我的ròu洞說︰「看,還在冒著呢!」

  「嘻嘻!你的大牙刷插進去,刷了這麼久,我的小嘴兒當然要冒泡泡了呀!」

  我浪兮兮的說。

  「哈哈!那你喜歡我的大牙刷嗎?」

  「唔…人家就算喜歡,也…也不能說…的嘛!」我半嬌半嗲的說「人家已經讓你盡情的玩弄了,總不能太放肆嘛!」

  「何太太,你試試放肆一些,可能會更爽呢!?」

  「人家都已經讓你又玩又看的,連那裡都讓你掰開來看了,還不夠放肆嗎?」

  我嬌笑著說︰「難道還要…要我說髒話你才過癮嘛!」

  「好啊!你就說來聽聽!」

  「我不幹!多難為情呀!」我臉紅紅的說︰「我也不會說!」

  「不會說?那我教你!」立明笑嘻嘻的說︰「你看,你們女人這裡…叫什麼?」

  他手指摸著我的秘部。

  「啊!…我…不知道…」我羞得臉都紅透了!天啊!那麼淫穢的字眼,我怎麼說的出口!

  「你知道的!來,告訴我…」立明抱緊我︰「乖乖,說給我聽,好嗎?」

  「你…真…是,」我羞得無地置容了,說「壞透了!人家…怎麼說嘛!?」

  「看!你知道的嘛!來,說出來,很自然的嘛!女人的這裡,叫…」

  「叫…」我讓他逼得沒辦法了,終於小聲說出那難聽的字眼!

  我好羞呵!但那種墮落的快感,卻一剎那間讓我渾身發趐,下面的肉蛤,也跟著流出了yín水。

  我發狠的抱緊了立明的身體,大腿也緊緊的夾著他的手。

  「什麼?我沒聽清楚呢?」

  「不說了!你耍我的!」我吃吃地笑著,說「這麼難聽!」

  「那你是不是覺得說出來之後,很刺激,很興奮呢?」

  「你呀…真會逗人!」我輕輕的吻了立明的臉頰一下,小聲的在他耳邊說︰「說髒話真的很刺激呢!我都出水了!」

  「哦?哪裡出水了呢?」立明促狹的逗我。

  「你還想聽嗎?」我輕輕地咬著他的耳朵,羞澀地說︰「人家的…出水了嘛!」

  說完,自己也莫名的一陣快感。

  「那,出水了想幹什麼呢?」

  「想…想…」我很吃力的說著︰「想…讓你…嘛!」

  天啊!我竟然說出這麼淫蕩的話來!我自己也想不到,平日那文靜嫻淑的我,竟然會說出這麼下流、這麼粗穢的話!

  我跟著說︰「我好想…讓你的…雞巴…我的…小…呀!」

  說完這話,我渾身發燙,一陣趐麻的電流在體內流竄,雙腿緊緊夾著立明的手,渾身僵直…我已經高潮了!

  「哈哈!你看…你好興奮喲!」立明抱緊我,笑著說︰「看!我一手都是水咧!」

  「呵…我…」我回過氣來,羞紅著臉小聲說︰「我…是不是…很淫蕩呢?」

  「不!只不過你平時斯文,現在說些髒話覺得特別刺激而已。」

  「那…你還喜歡聽人家說髒話嗎?」我發嗲的對立明說。

  「好啊!當然喜歡!」立明高興的說︰「來,你看看這裡…」他坐起來,掰開我的雙腿。

  「唔,你又想出什麼花樣來玩我呀?」

  「來,用枕頭把下面墊起來…對了,再叉開腿…」

  「喲!你真壞!」我笑嘻嘻的罵道︰「死鬼!羞死人了!這麼難看!」

  我笑罵著讓他擺弄,我的下體墊高後,雙腿再大張,把女人的騷幽都暴露得一清二楚了,我新鮮的淫液和剛才交歡分泌的穢物,以及立明的jīng液,從我的亂毛之間汩汩流出,好妖冶!

  「嘻嘻…你看看你的寶貝,好漂亮喲!」立明讓我弓著身子,好看得更清楚些︰「噯,你看,這是什麼呀?」

  「吃吃…」我掩嘴而笑,說「你的…精…嘛!」

  「還有呢?」

  「我的嘛!」我發姣了,浪兮兮的說︰「人家讓你弄出來的…水…嘛!」

  「弄?怎麼弄啊?」

  「喲!…這…」我說不下去了,我還真不慣說出那詞兒。

  「說嘛我弄什麼了?」

  「你…干我…」我羞紅著臉,小聲說。

  「干你哪裡呀?」

  「…」我說得好羞!說完,下面馬上又出水了!

  「什麼?我聽不清楚耶!」

  「你…干我的…穴…」我終於勉強說了出來,哇!那感覺好爽!好刺激啊!

  「好!來,我們一起看看你的穴…」

  我聽話的撐大雙腿,難為情地說︰「噯,這姿勢…好…難看…啊!」

  「是嗎?你想不想做得更難看一些呢?」

  「這樣還不夠嗎?你還想…我怎麼樣…」

  「你做嘛!」

  「你想我怎麼做嗎?…我不知道…」

  「我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你!…」我腦子閃過一個念頭,啊!他想…,不行!太淫蕩了!我一想到那,沒來由的一陣羞意,說「不…我不…行…」

  「不行?你知道我要什麼嗎?嗯?」立明笑著問。

  「你好壞!我…不知道!」我撒嬌的說︰「你就會捉弄我!」

  「你瞎猜!你不可能知道的!」立明說。「你說,我想怎麼樣?」

  「你…想…我自己弄開…那裡…讓你看!…是嗎?」

  「哈哈!你好聰明噢!好不好嗎?嗯?」

  「你…你…」我羞澀的說「你很想我…那樣嗎?」

  「乖乖!你不想讓我觀賞你的美麗嗎?好嗎?」

  「我…,那樣子…好羞咧…」我想了一會兒,終於伸手到自己的跨間,輕輕的捻住我濕潤的肉瓣兒,慢慢的向兩邊掰開…「你…你看吧!…」

  「噢!好美!…好嫩、好可愛的寶貝呀!你再分開一點嘛!」

  「你…我…」我的腰再挺起一些,雙手再慢慢地把肉唇向兩邊盡量分開,我感覺到一股熱流從我肉縫流了出來,天!我的那個小洞…肯定露出來了!

  「嗯…呵!我又…出水…了…」我輕輕的呻吟著。

  「何太太,你們女人這小東西真奇妙呀,會說話的咧!」

  「人家…興奮…嘛!」

  「乖乖,告訴我,你這裡叫什麼?」

  「叫……女人的…小…」我已經沉迷在肉慾之中,說出那個字眼,更覺爽快!

  「這裡呢?」立明摸著我的小陰蒂,輕輕揉捏著。

  「呵…那是…那是…陰核…」我嬌笑著說︰「你要我把它翻出來讓你看嗎?

  嘻嘻…

  是不是…很…大粒呢?」

  「嗯!你的小豆豆好調皮喲!」

  「是嗎?你逗得它開心呀,把它勾引得一翹一翹的!」我俏聲說︰「喲!你看!我的小陰唇也會動呢!」我浪語嗲聲說。

  「何太太,這裡呢?」

  「呵呵…那是人家的ròu洞嘛!」我已經發姣得難以自拔了,淫蕩萬分的說︰「讓你的大陰莖…進去的ròu洞呀!啊…我又洩了!我要…」

  「要什麼呀?」

  「我要…要你干我…,干我的…穴!小騷…穴」我幾乎瘋狂的浪叫著,身子僵硬的弓緊,雙腿叉得開開,雙手掰開穴縫,由於性慾高亢,小陰唇也一張一張的特別淫穢。

  立明看我的樣子,知道我已經忍無可忍了,就說︰「何太太,你想玩了嗎?」

  「我…我想…呵!」

  「你試過69式嗎?」

  「什嗎?我不知道…」

  「我幫你吹,你也幫我吹啊!」

  「我…唔…試一試…吧…」我真是讓他玩得服了,吹簫也干!

  「那,太謝謝你了!」

  「你逗得我開心嘛!人家都要變成妓女那麼淫蕩了!」我嬌笑著抓住了立明的大ròu棒,說︰「喲!小弟弟,你好強壯喲,來,阿咻n佪邟A!」

  我騎在立明頭上,握住肉莖,慢慢的親吻立明的龜頭,再含住慢慢的吞吐,還用舌頭繞著他的龜頭打圈圈。

  立明也吻上了我的穴,他真是玩女人的高手,先用舌頭順著我的肉縫上下滑動,又輕輕的用牙齒咬我的陰蒂頭,再掰開我的小陰唇,把舌頭伸進去攪弄著。

  我讓立明弄得渾身都趐了,身子不住的篩糠般顫抖,嘴裡也嗯嗯啊啊的叫著。

  「喲!你看看你老婆,比我還淫蕩呢!」一把又嬌嗲又甜美的女人聲音在我們身後傳來。

  我嚇了一跳,連嘴裡的ròu棒都忘了吐出來,只見我丈夫抱住溫娜,溫娜雙腿勾住我丈夫的腰,兩人都是赤條條的,溫娜笑嘻嘻的看看著我。

  我吐出了立明的肉莖,趕緊掙扎著想站起來,但立明緊緊的抱住我的腰,我根本站不起來。

  「何太太,你老公和我老公說好了的,今天我們交換性伴侶,怎麼樣,我老公好玩吧?」溫娜笑著說,跟著她那碩大的臀部一個挺動︰「噗滋」的套上了我丈夫的肉莖。

  我看了看我老公,他也笑著看我,說︰「怎麼樣,我們大家都玩得很開心嘛,繼續玩嘛!」

  我正在興頭上,也沒想太多,只說︰「你們…看了多久了?」

  「嘻嘻!從你說髒話開始,我們就看見了,你說的髒話好刺激喲!聽得你老公興奮得又要幹我!」溫娜姣姣的說著,繼續套弄著我丈夫的ròu棒。

  立明在我下面笑對溫娜說︰「小娜,何超的雞巴弄得你好爽吧!這麼久才進來!」

  「嘿!還敢說我哩!把人家冰清玉潔的何太太玩得這麼淫蕩了,你肯定也爽歪歪了吧?」

  「嘿嘿!大家彼此彼此而已,阿超,你太太潛質挺好的麼,這麼快就會享受口交的樂趣了!」

  我讓立明說得羞澀萬分,紅著臉說︰「你們…別說我…好嗎?」

  「何太太!怕什麼羞嘛!我還不是讓你老公幹得穴兒都快要破了!」溫娜笑著看看我的下體,說︰「呵!你們看!她的xiāo穴出水了咧!」

  「是嘛!」我老公笑著看了看,說︰「太太!你叉開腿讓我們看看嘛!好淫穢的騷穴喲!」

  「不幹!」我羞得夾緊了雙腿。

  但是,立明和阿超一起,把我翻過來按在沙發上,立明還用力的掰開我的雙腿。

  溫娜吐出了我老公的陰莖,湊到我的下陰之前,笑著說︰「何太太!你的陰戶好美喔!我雖然是女人,也忍不住要玩玩它哩!」

  她捻住了我的穴唇,盡力的向兩邊掰開…

  「嘻嘻!我還是第一次這麼樣看我們女人的寶貝呢!真淫穢喲!毛都濕透了耶!」

  溫娜浪笑著翻開我的xiāo穴,讓我那興奮得一伸一縮的嫩肉綻裂出來!

  「呵!何太太,你的小妹妹好像挺饞嘴的呢!剛才我老公還沒有餵飽它嗎?

  喲!又出水了!」

  溫娜可能覺得光是看還不夠過癮,竟然伸出舌頭舔弄我的穴縫!我本已興奮,讓她再這麼一弄,爽得我下體不住的顫抖,我已經覺察到自己的分泌明顯增多了,溫娜看到我的反應,更加賣力的舔著,還輕輕的咬著我的小陰蒂,又吸又吮。

  我第一次被一個女人舔弄下陰,溫娜也是女人,對於我們女人的弱點和需要太瞭解了!專揀我難受的地方弄,把我玩得渾身趐麻,雪白的大屁股不住的顫抖著,嘴上也忍不住開始呻吟了!

   【百度12看书网加收藏】

   我是一個二十七歲的住家少婦,丈夫開了一間卡拉OK,我們生了小孩之後,我就在家照顧小孩,不去上班了,丈夫何超忙於生意,經常徹夜不歸。

  丈夫的卡拉OK請了一個公關經理,叫溫娜,他們夫婦住在我們隔壁,他丈夫叫周立明,是個股票經紀,這段時間生意不好,呆在家裡閒著,有時也過來我家吃頓午餐。

  這天晚上,立明過來我家,說他們都不回來吃晚飯,叫我一起上街吃晚飯。

  我也有點習慣丈夫不回家吃飯了,就答應了。把小孩交給保姆,我們就上了街。

  「何太太,你丈夫最近也常常不回家嗎?」

  「是呀,經常晚上兩三點才回來,有時第二天早上才回來,真不知道他忙什麼!」

  我沒好氣的說。

  「我老婆也是,我問過卡拉OK的小李,他說一般晚上一點以前就關門了,怎麼搞得那麼夜!」

  「何超說關門之後和同事宵夜。」

  「哦?那我們今晚也去和他們一起吃宵夜。」

  「好啊!」

  吃完晚飯回家,到了十二點半,立明過來叫我,我們一起開車去我丈夫開的那間卡拉OK。

  去到那裡,已經關門了,裡面還有些燈光。

  我也有鑰匙的,就從側門開門進去。

  大廳裡沒人,包房那邊有音樂和燈光。

  我們從走廊走過去,來到門邊,聽見裡面傳出女人的嬌笑聲︰

  「喲,要死咯…輕點嘛…」

  聲音隱約,門從裡面反鎖了。

  我們心裡都嘀咕著,對視一眼,但又不敢肯定。

  「去那邊的窗口看看!」我說。

  我們走進旁邊那個包房,兩間包房的陽台是相連的。

  鋁合金窗門關上了,窗簾遮的密密的,沒辦法看。但聲音比剛才清楚。

  「嘻嘻,你看看,人家都要流水咯…」

  「流水就好麼,來,把腿張開一點…」

  「還不夠麼,我的xiāo穴都張開口了呢!看!我的肉門會動的呀,別咬那麼大力麼,小豆豆嫩喲,…噢,死鬼何超,…別拔我的穴毛呀…」

  「你的毛這麼密,不分開怎麼找的到你的ròu洞呢?」

  「喲!怪我多毛耶!喏,我掰開我的穴兒,讓你舔舔我的肉縫吧!讒嘴貓!」

  這下我們都知道了,我丈夫和立明老婆,正在裡面偷情!

  我氣的都忘記喊叫了,立明卻看著我,像是早已知道一樣,說︰「何太太,其實我早就猜到了,只不過沒有親眼證實而已,他們已經搞了一個多月了,我自己在外面也不是一個女人,所以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已,你就…」

  「別說了!他做初一,我做十五,看看誰吃虧!」我也氣了,聲音不大,但卻很堅決。

  這時候,裡面又傳來他們的聲音…

  「喔…你的ròu棒好硬喔…」

  「快,快插進來…噢…進去了!啊!插到我肚子裡去了!好脹哦!」

  「淫婦!」立明罵道。「一天不挨插就叫春!」

  「你老婆挺浪的喲!」我小聲說。

  「她在我面前,哪裡敢這樣!」

  「為什麼?」

  「每次她都讓我幹得喊救命,就是因為她受不了我那麼大,才出去偷食的!」

  我聽了,有點好笑,男人都愛逞能,老婆偷食還要說是因為自己太強壯了。

  立明看我好像不信,就說︰「真的,我老婆那裡比較窄,我又要個把小時,她經常要用口幫我解決才行,她就是不喜歡口交,所以我們才鬧翻的。」

  「你這麼厲害?我老公一般半個鐘就行了。」我笑了笑,老實說,我生了小孩子之後,老公就很少和我性交了,聽了他們在裡面的淫蕩話語,心裡也癢癢的。

  「不過,我們快半年沒有做愛了…」

  立明何等聰明,馬上聽出苗苗了,他伸手拉住我的手,笑著說︰「你聽聽,他們說什麼呢?」

  我讓他握住我的手,側耳聽…

  「噢!好棒喲,要插穿我的ròu洞了,啊…」

  「喔,爽死了,肉穴要爽爛了,哦…我洩了…浪女人要洩了…」

  「不聽了!再聽我就忍不住了!」我笑著對立明說︰「要聽你自己聽吧!」

  「嘿嘿,你的定力也不怎麼樣嘛!」

  「你就行…」我一邊說,一邊裝作不在意的用臀部挨上他下體,嘿,他那東西早已直挺挺的了!「嘻嘻,還說我呢,你自己…」

  「我怎麼了?」立明促狹的說。

  「你自己心知肚明!都一柱擎天了,還裝蒜!」我伸手打了他胯間的凸起…

  哇,好硬喲!

  「嘿嘿,正常反應嘛,你沒有感覺嗎?」

  「我才沒有你們男人那麼心邪呢!」

  「是嗎?那你為什麼鼻子尖冒汗,還要夾緊雙腿呢?」

  「死鬼!自己知道的嘛!又不是處男了!」

  「哈,我只知道自己的反應,誰知道你夾緊雙腿做什嗎?」

  「怪不得你老婆偷人,你連女人的正常反應都不知道!」

  「哦?這是你們女人的正常反應嗎?好像有點不同啊?」

  「怎麼不同?」

  「你沒聽我老婆說嗎,應該是下面出水才對呀!」

  「要死了!」我嬌羞的甩開他的手,說「你又知道我下面沒出水?」說完,我自己也覺得臉頰發燒了。

  「噢!我明白了,你下面出水了,就夾緊雙腿,防止那水流下來!是嗎?」

  他笑的好邪門!

  「去!不跟你說了!就會佔人家的便宜!」

  「別生氣嘛,說說笑而已,」立明打了個哈哈︰「哎,何太太,你怎麼喘氣啊?」

  「你自己聽嘛,真肉麻!」

  原來裡面的男女又弄出聲音了…

  「超哥,你好棒喲,我快頂不住了…」

  「我也要來了,喔…」

  「啊!shè精了!射到我臉上!射到我臉上!快!噢!射出來了!好多呀,噢!

  …」

  我聽著,呼吸也急促起來。

  立明肯定看到我的反應了,伸手從背後抱住我,輕輕的在我耳邊說︰「何太太,你是不是也頂不住了呢?」

  「嗯…」我聲音也有點顫動,無力的挨著立明的身體。

  立明的雙手從我肋下把我抱得更緊,他的雙臂,在我胸前的雙峰之下,微微的托住我豐滿的乳房。

  我整個背都緊貼著立明,我感覺到自己的臀溝之內,有一根硬挺挺的東西頂著…還會動哩!

  立明抱住我,半拖半摟的把我挪進隔壁的包房,我們一起坐在那寬大的長沙發上。

  包房很暗,讓我感覺沒有那麼難堪…他真清楚女人的心理!

  立明抱著我,沒有什麼行動,只是他那要命的小弟弟,緊緊的頂在我臀溝那兒,一動一動的。

  我的敏感部位,距離他那東西只有幾寸之遙,呵,好難受啊!

  終於,還是我忍不住了,小聲說︰「你呀,…」

  「怎麼了?」

  「…」我沒出聲,但呼吸急促了一些,胸脯起伏著。

  「不舒服嗎?」

  「嗯…」

  「哦!哪裡不舒服呢?」他的話語裡帶著笑意。

  「嗯…心裡…不舒服…」

  「哦,我幫你…」他一邊說,一邊伸手到我胸部,雙掌從下往上,握住我挺拔的雙乳,一手兜住一個,輕輕摩挲著,有時還微微用力的撫弄幾下。

  「嗯…」我感覺很舒服,也輕輕的從鼻子裡露出了聲音。

  立明開始更進一步的動作了,他的手從我上衣下面伸進去,慢慢的撫摸我的肚子,然後又向上,從我的胸罩鑽進去,緊緊的握住我的乳房。

  他的另一支手,撩起了我的裙子,撫摸我的大腿,輕輕的,慢慢的,摸到我兩腿中間的禁地。

  我知道自己的內褲已經濕了很多,本能的夾緊雙腿。

  立明並不著急,抽出讓我夾緊的手,摸到我的背上的胸罩帶子,想解開它。

  他摸索了一會兒,還是解不開。

  「傻瓜,扣子在前面呢!」我忍不住笑著說。

  「哦!」他恍然道︰「怪不得找不到呢!」

  他終於解開我雙乳的束縛,一手捏住我一粒乳頭,輕輕的揉捻著,把我那兩顆乳頭揉得慢慢硬了起來。

  「何太太,你的胸很結實,很有彈性啊,嘻嘻,你的乳頭真硬啊!」

  「讓你這麼捏,怎麼會不硬吶!」我也笑道。

  立明放開我的乳房,伸手再撩起我的裙子,很快的從我的膝蓋摸上我的大腿,又探進我雙腿中間,輕輕的按在我賁起的小肉山上。

  我的內褲更濕了,他的手指輕輕撫摸我柔軟的肉丘,上下遊走。

  「噢!…」我一聲輕呼。

  原來,他的手指在我內褲上下撫摸了一會兒,又微微用力按壓,把我那凸起的肉丘按得裂開了兩半!

  我再也忍不住了,時高時低的呻吟聲,斷斷續續的從我的鼻孔傳出來。

  「何太太,你這裡很柔軟哦,我想看看,行嗎?」

  「…」我沒出聲,我還是有點害羞。

  立明見我沒出聲,就繼續撫弄我的禁地,隔著內褲順著我裂開的肉縫,上下滑動。

  過了一會兒,我見他沒有什麼行動,就小聲說「你要看…就…」說完,嬌羞的把頭埋在胸前。

  他一聽,高興的說︰「嗨,我還以為你不肯呢!」

  「死鬼!不肯會讓你這樣摸來摸去的嘛!」我嬌笑著說「傻瓜!…等會兒都讓你爬到身上了,還不肯什嗎?」

  「那一會兒我讓你爬在我上面,好嗎?」他笑嘻嘻的說。

  「好你個死鬼頭!」

  立明起身把房門鎖上,又打開房燈。

  「不要那麼亮嘛!」我羞澀的說。

  「你這麼美,我想看清楚一點啊!」

  「咄!白天沒見過嗎?」我白了他一眼。

  「白天只能看見你的外貌嘛!」

  「死鬼!」我吃吃的笑道︰「你就是心邪!除了外貌,你還想看什麼呀?」

  「那當然是你的秘密咯!」立明笑嘻嘻的坐過來,解開我上衣的扣子。

  我的胸罩已經讓他解開了,順勢就掉了下來。

  「哇!好美!」他讚歎的看著我高聳的雙乳,說︰「你的胸真漂亮!」

  我嬌羞的讓他觀賞著。

  他又解下我的裙子,我只剩下一條窄窄的三角褲,包住我最後的秘密。

  立明再把我那僅剩的遮羞布,也毫不猶豫的脫了下來。

  我光潔的肌膚,平坦的小腹,以及下面那一團已經有點亂的密草,都讓他一覽無遺了!

  他蹲在我前面,慢慢的撫摸著我的大腿,讚歎著說「哇!真是太美了!」

  我吃吃笑道「喲,看你那色迷迷的樣子!」

  「何太太,你的陰毛很細哦!」他摸到了我的禁地,輕輕的撥弄我的穴毛。

  「嗯…」我閉上了眼睛,享受著他的撫弄。

  「何太太,張開你的腿,讓我看看好嗎?」

  我猶豫了一下,終於慢慢打開雙腿…好羞!

  我不敢睜開眼睛,我知道,自己這樣把雙腿叉開大大的,讓男人這麼仔細的觀賞自己的肉穴,那是多麼淫穢的情景呀!

  噢!他伸手摸我的穴兒了!

  噢!他!他捻住我兩片小唇兒,向兩邊掰開了!啊!…我…我心裡清楚,這樣掰開我那兩扇肉門,將會看到什嘛!

  啊!我那最隱秘的xiāo穴口,那還淌著淫液的肉縫,那淫穢的蠕動著的嫩肉,都讓他看的一清二楚了!

  我又流水了!汩汩的從我的穴口流出來了!

  咦?是什麼?軟軟的像蛇一樣的,伸進我穴縫裡了!

  噢!他的舌頭!他舔著我的穴兒!噢…進去了!他竟然把舌頭伸進我的小淫洞裡去了!

  啊啊!別逗我的小肉粒!噢…小肉粒顫抖了!它興奮的勃起,一跳一跳的向男人獻媚哪!

  我忍無可忍了,雙腿用力的夾緊立明的頭,伸手去拉他的褲子,手忙腳亂的解開他的皮帶,扯下他的褲子。

  「我要!我要!…」我語無倫次了!

  「好!我來了!」立明抽出讓我夾緊的腦袋。

  一會兒,我感覺到他赤裸的身體壓了上來,一條硬梆梆的肉棍頂住了我的陰戶,把我柔軟的肉團頂開,磨擦著我的肉唇,頂住我脹硬的陰蒂兒。

  我伸手把自己的肉瓣捏住,盡量的向兩邊掰開…天啊!那穴孔一定很小!不然怎麼會有「噗」的響聲呢?

  他也很衝動,ròu棒順著我張開的穴門向裡插進!

  噢!進去了!好大喲!「喔…」我不禁輕呼一聲。

  他粗壯的陽具就著我的淫液,完全的插進我體內,塞得我穴兒好脹喲!

  我緊緊的抱住立明壯實的軀體,他的胸膛壓在我胸口,把我肥脹飽滿的乳房壓得扁扁的。

  我的雙腳,也用力的勾緊立明的腰,下體向上挺起,緊緊的貼著他身體。立明沒有急著抽動,輕輕的吻我的耳朵,還把舌頭伸進我耳孔裡攪動。

  過了一會兒,我讓他弄的渾身都趐麻了,他還是插進我體內一動也不動的。

  我小聲在他耳邊說︰「立明,你怎麼不動啊?」

  「我捨不得動啊!你的身子這麼好,我要慢慢享受呀!」

  「可是…我好癢,好難受啊…」

  「哦?哪裡難受呀?」

  「那裡…,下面…嘛…」

  「想做了嗎?不想再培養情趣了嗎?」

  「嘻嘻…」我嬌羞的笑了笑,帶點嗲氣的說「人家的情趣,早就讓你挑逗起來了,你自己知道的嘛!」

  「是嘛!我怎麼不知道呢!」

  「你!你真是壞死了!」我扭捏的作勢掙扎著,吃吃笑道︰「要是我沒有情趣做,會不顧羞恥的讓你觀賞下面,還拉著你插進自己的…那裡嘛!」

  「你說什麼?插進你哪裡啊?」

  「是…是插進…那裡…嘛!」我終究還是說不出那麼淫穢的稱呼,嬌羞的道︰「不說了!便宜都讓你佔盡了,還要取笑人家!」

  「噢!原來這樣!那我就要盡情的享受你的身體咯!」

  「快點嘛!我讓你玩個夠,行了吧?」我忍不住又催他動一動那該死的硬家伙了!

  立明終於開始抽插了,開始慢慢的,挺溫柔的,我也挺動自己的下體,迎合他的動作。

  我忍了很久的呻吟聲,逐漸高昂了!

  「呵…啊…」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叫什嘛!只知道下體傳來的快感,已經快要把我吞噬了!

  立明果然厲害,插得我高潮迭起,我喘著氣道︰「立明!你好勁呀!我好爽喲!」

  「何太太,我也快了!我可以射進去嗎?

  「可以的!你射吧!射進我裡面!」我也瘋狂的拋動下體,忘情的叫喊著「啊!我又要飛了!呵…」

  立明的肉棍在我穴兒裡一跳一跳的,shè精了!

  我們身體僵直著,一動也不動。

  好一會兒,立明在我耳邊小聲說︰「何太太,和你做愛真爽!」

  「是嗎?」我嬌羞著說「你也很厲害嘛!」

  「你配合得好而已!」

  「去!你挑逗人家的嘛!」我佯作推開他,哎呀,他的ròu棒從我那裡拔出來時,還「噗」的響了一聲哪!

  「哈哈!意猶未盡啊!」

  「你作死!」我嬌羞的捶打著立明的胸膛︰「佔了便宜還賣乖!」

  「哎,何太太,你那裡很緊喲,一點也不像生過小孩的人!」

  「嗯!」我小聲應道︰「你弄得我有點痛呢!」

  「那爽不爽呢?想再來嗎?」

  「呀!你這麼快又想…了嗎?」我驚訝的問。

  「你看…」

  我順著他所指看去…

  哇!那東西又翹起來了!搖頭晃腦的,好神氣喲!

  「立明!你真是好厲害呀!」我埋首在他頸邊,小聲說「它…好大啊…"

  「那你喜歡大的嗎?」

  「嘻嘻…」我吃吃地笑著說「不告訴你!」

  「你不告訴我,但是你的小妹妹已經告訴我了!」

  「誰說的?」

  「你看,你的小妹妹又流口水了!」

  「嗯!我不幹!」我撒嬌的說「那是你自己…剛才弄進去的嘛!不是我的…」

  「是嗎?我看看…」他伸手打開我的雙腿。

  「別!別…這樣嘛!」我嬌羞的加緊雙腿。

  「讓我看看嗎?」立明央求著。

  「不…人家會…難為情的…」我吞吞吐吐的說。

  「唉!」立明好像很失望的歎了口氣。

  看他失望的樣子,我有點不忍心了,躊躇了一會,嬌羞的在他耳邊說︰「別那麼小氣嘛!人家都讓你…了!你真要看,就…」

  「真的?」他如獲至寶︰「你真好!」

  「那裡…好羞的喲!你不許笑的哦!」

  「我怎麼會笑你呢,我只是想慢慢的欣賞你呀!」

  他分開我的雙腿,仔細的觀賞著。

  我又閉上眼睛,讓他玩弄著。

  「呀!何太太,你的這顆小豆豆很大耶!」

  「嗯!」我小聲的應著,我當然知道,我的小豆豆真的挺大粒的。

  「哦,它還會一跳一跳的呢!」立明俏皮的逗弄著。

  「你…弄的嘛!」

  「我覺得你的寶貝很好看耶!」立明用手指在我的肉縫上下滑動著。

  「嗯…那裡…怎麼會好看呢!醜死了!」我羞澀的說。

  「不!你的小妹妹很漂亮的!」他輕輕的掰開我的陰肉,說「你看!多嫩的肉!好像雞蛋白一樣!多細的毛,又密又軟,黑乎乎的,好誘人喲!」

  「是真的嗎?」我嬌羞的說︰「真的好看嗎?」

  「唔!真是嬌艷欲滴,美得冒泡了!」

  「哪裡冒泡呀?」我促狹的問。

  「這裡呀!」立明指著我的ròu洞說︰「看,還在冒著呢!」

  「嘻嘻!你的大牙刷插進去,刷了這麼久,我的小嘴兒當然要冒泡泡了呀!」

  我浪兮兮的說。

  「哈哈!那你喜歡我的大牙刷嗎?」

  「唔…人家就算喜歡,也…也不能說…的嘛!」我半嬌半嗲的說「人家已經讓你盡情的玩弄了,總不能太放肆嘛!」

  「何太太,你試試放肆一些,可能會更爽呢!?」

  「人家都已經讓你又玩又看的,連那裡都讓你掰開來看了,還不夠放肆嗎?」

  我嬌笑著說︰「難道還要…要我說髒話你才過癮嘛!」

  「好啊!你就說來聽聽!」

  「我不幹!多難為情呀!」我臉紅紅的說︰「我也不會說!」

  「不會說?那我教你!」立明笑嘻嘻的說︰「你看,你們女人這裡…叫什麼?」

  他手指摸著我的秘部。

  「啊!…我…不知道…」我羞得臉都紅透了!天啊!那麼淫穢的字眼,我怎麼說的出口!

  「你知道的!來,告訴我…」立明抱緊我︰「乖乖,說給我聽,好嗎?」

  「你…真…是,」我羞得無地置容了,說「壞透了!人家…怎麼說嘛!?」

  「看!你知道的嘛!來,說出來,很自然的嘛!女人的這裡,叫…」

  「叫…」我讓他逼得沒辦法了,終於小聲說出那難聽的字眼!

  我好羞呵!但那種墮落的快感,卻一剎那間讓我渾身發趐,下面的肉蛤,也跟著流出了yín水。

  我發狠的抱緊了立明的身體,大腿也緊緊的夾著他的手。

  「什麼?我沒聽清楚呢?」

  「不說了!你耍我的!」我吃吃地笑著,說「這麼難聽!」

  「那你是不是覺得說出來之後,很刺激,很興奮呢?」

  「你呀…真會逗人!」我輕輕的吻了立明的臉頰一下,小聲的在他耳邊說︰「說髒話真的很刺激呢!我都出水了!」

  「哦?哪裡出水了呢?」立明促狹的逗我。

  「你還想聽嗎?」我輕輕地咬著他的耳朵,羞澀地說︰「人家的…出水了嘛!」

  說完,自己也莫名的一陣快感。

  「那,出水了想幹什麼呢?」

  「想…想…」我很吃力的說著︰「想…讓你…嘛!」

  天啊!我竟然說出這麼淫蕩的話來!我自己也想不到,平日那文靜嫻淑的我,竟然會說出這麼下流、這麼粗穢的話!

  我跟著說︰「我好想…讓你的…雞巴…我的…小…呀!」

  說完這話,我渾身發燙,一陣趐麻的電流在體內流竄,雙腿緊緊夾著立明的手,渾身僵直…我已經高潮了!

  「哈哈!你看…你好興奮喲!」立明抱緊我,笑著說︰「看!我一手都是水咧!」

  「呵…我…」我回過氣來,羞紅著臉小聲說︰「我…是不是…很淫蕩呢?」

  「不!只不過你平時斯文,現在說些髒話覺得特別刺激而已。」

  「那…你還喜歡聽人家說髒話嗎?」我發嗲的對立明說。

  「好啊!當然喜歡!」立明高興的說︰「來,你看看這裡…」他坐起來,掰開我的雙腿。

  「唔,你又想出什麼花樣來玩我呀?」

  「來,用枕頭把下面墊起來…對了,再叉開腿…」

  「喲!你真壞!」我笑嘻嘻的罵道︰「死鬼!羞死人了!這麼難看!」

  我笑罵著讓他擺弄,我的下體墊高後,雙腿再大張,把女人的騷幽都暴露得一清二楚了,我新鮮的淫液和剛才交歡分泌的穢物,以及立明的jīng液,從我的亂毛之間汩汩流出,好妖冶!

  「嘻嘻…你看看你的寶貝,好漂亮喲!」立明讓我弓著身子,好看得更清楚些︰「噯,你看,這是什麼呀?」

  「吃吃…」我掩嘴而笑,說「你的…精…嘛!」

  「還有呢?」

  「我的嘛!」我發姣了,浪兮兮的說︰「人家讓你弄出來的…水…嘛!」

  「弄?怎麼弄啊?」

  「喲!…這…」我說不下去了,我還真不慣說出那詞兒。

  「說嘛我弄什麼了?」

  「你…干我…」我羞紅著臉,小聲說。

  「干你哪裡呀?」

  「…」我說得好羞!說完,下面馬上又出水了!

  「什麼?我聽不清楚耶!」

  「你…干我的…穴…」我終於勉強說了出來,哇!那感覺好爽!好刺激啊!

  「好!來,我們一起看看你的穴…」

  我聽話的撐大雙腿,難為情地說︰「噯,這姿勢…好…難看…啊!」

  「是嗎?你想不想做得更難看一些呢?」

  「這樣還不夠嗎?你還想…我怎麼樣…」

  「你做嘛!」

  「你想我怎麼做嗎?…我不知道…」

  「我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你!…」我腦子閃過一個念頭,啊!他想…,不行!太淫蕩了!我一想到那,沒來由的一陣羞意,說「不…我不…行…」

  「不行?你知道我要什麼嗎?嗯?」立明笑著問。

  「你好壞!我…不知道!」我撒嬌的說︰「你就會捉弄我!」

  「你瞎猜!你不可能知道的!」立明說。「你說,我想怎麼樣?」

  「你…想…我自己弄開…那裡…讓你看!…是嗎?」

  「哈哈!你好聰明噢!好不好嗎?嗯?」

  「你…你…」我羞澀的說「你很想我…那樣嗎?」

  「乖乖!你不想讓我觀賞你的美麗嗎?好嗎?」

  「我…,那樣子…好羞咧…」我想了一會兒,終於伸手到自己的跨間,輕輕的捻住我濕潤的肉瓣兒,慢慢的向兩邊掰開…「你…你看吧!…」

  「噢!好美!…好嫩、好可愛的寶貝呀!你再分開一點嘛!」

  「你…我…」我的腰再挺起一些,雙手再慢慢地把肉唇向兩邊盡量分開,我感覺到一股熱流從我肉縫流了出來,天!我的那個小洞…肯定露出來了!

  「嗯…呵!我又…出水…了…」我輕輕的呻吟著。

  「何太太,你們女人這小東西真奇妙呀,會說話的咧!」

  「人家…興奮…嘛!」

  「乖乖,告訴我,你這裡叫什麼?」

  「叫……女人的…小…」我已經沉迷在肉慾之中,說出那個字眼,更覺爽快!

  「這裡呢?」立明摸著我的小陰蒂,輕輕揉捏著。

  「呵…那是…那是…陰核…」我嬌笑著說︰「你要我把它翻出來讓你看嗎?

  嘻嘻…

  是不是…很…大粒呢?」

  「嗯!你的小豆豆好調皮喲!」

  「是嗎?你逗得它開心呀,把它勾引得一翹一翹的!」我俏聲說︰「喲!你看!我的小陰唇也會動呢!」我浪語嗲聲說。

  「何太太,這裡呢?」

  「呵呵…那是人家的ròu洞嘛!」我已經發姣得難以自拔了,淫蕩萬分的說︰「讓你的大陰莖…進去的ròu洞呀!啊…我又洩了!我要…」

  「要什麼呀?」

  「我要…要你干我…,干我的…穴!小騷…穴」我幾乎瘋狂的浪叫著,身子僵硬的弓緊,雙腿叉得開開,雙手掰開穴縫,由於性慾高亢,小陰唇也一張一張的特別淫穢。

  立明看我的樣子,知道我已經忍無可忍了,就說︰「何太太,你想玩了嗎?」

  「我…我想…呵!」

  「你試過69式嗎?」

  「什嗎?我不知道…」

  「我幫你吹,你也幫我吹啊!」

  「我…唔…試一試…吧…」我真是讓他玩得服了,吹簫也干!

  「那,太謝謝你了!」

  「你逗得我開心嘛!人家都要變成妓女那麼淫蕩了!」我嬌笑著抓住了立明的大ròu棒,說︰「喲!小弟弟,你好強壯喲,來,阿咻n佪邟A!」

  我騎在立明頭上,握住肉莖,慢慢的親吻立明的龜頭,再含住慢慢的吞吐,還用舌頭繞著他的龜頭打圈圈。

  立明也吻上了我的穴,他真是玩女人的高手,先用舌頭順著我的肉縫上下滑動,又輕輕的用牙齒咬我的陰蒂頭,再掰開我的小陰唇,把舌頭伸進去攪弄著。

  我讓立明弄得渾身都趐了,身子不住的篩糠般顫抖,嘴裡也嗯嗯啊啊的叫著。

  「喲!你看看你老婆,比我還淫蕩呢!」一把又嬌嗲又甜美的女人聲音在我們身後傳來。

  我嚇了一跳,連嘴裡的ròu棒都忘了吐出來,只見我丈夫抱住溫娜,溫娜雙腿勾住我丈夫的腰,兩人都是赤條條的,溫娜笑嘻嘻的看看著我。

  我吐出了立明的肉莖,趕緊掙扎著想站起來,但立明緊緊的抱住我的腰,我根本站不起來。

  「何太太,你老公和我老公說好了的,今天我們交換性伴侶,怎麼樣,我老公好玩吧?」溫娜笑著說,跟著她那碩大的臀部一個挺動︰「噗滋」的套上了我丈夫的肉莖。

  我看了看我老公,他也笑著看我,說︰「怎麼樣,我們大家都玩得很開心嘛,繼續玩嘛!」

  我正在興頭上,也沒想太多,只說︰「你們…看了多久了?」

  「嘻嘻!從你說髒話開始,我們就看見了,你說的髒話好刺激喲!聽得你老公興奮得又要幹我!」溫娜姣姣的說著,繼續套弄著我丈夫的ròu棒。

  立明在我下面笑對溫娜說︰「小娜,何超的雞巴弄得你好爽吧!這麼久才進來!」

  「嘿!還敢說我哩!把人家冰清玉潔的何太太玩得這麼淫蕩了,你肯定也爽歪歪了吧?」

  「嘿嘿!大家彼此彼此而已,阿超,你太太潛質挺好的麼,這麼快就會享受口交的樂趣了!」

  我讓立明說得羞澀萬分,紅著臉說︰「你們…別說我…好嗎?」

  「何太太!怕什麼羞嘛!我還不是讓你老公幹得穴兒都快要破了!」溫娜笑著看看我的下體,說︰「呵!你們看!她的xiāo穴出水了咧!」

  「是嘛!」我老公笑著看了看,說︰「太太!你叉開腿讓我們看看嘛!好淫穢的騷穴喲!」

  「不幹!」我羞得夾緊了雙腿。

  但是,立明和阿超一起,把我翻過來按在沙發上,立明還用力的掰開我的雙腿。

  溫娜吐出了我老公的陰莖,湊到我的下陰之前,笑著說︰「何太太!你的陰戶好美喔!我雖然是女人,也忍不住要玩玩它哩!」

  她捻住了我的穴唇,盡力的向兩邊掰開…

  「嘻嘻!我還是第一次這麼樣看我們女人的寶貝呢!真淫穢喲!毛都濕透了耶!」

  溫娜浪笑著翻開我的xiāo穴,讓我那興奮得一伸一縮的嫩肉綻裂出來!

  「呵!何太太,你的小妹妹好像挺饞嘴的呢!剛才我老公還沒有餵飽它嗎?

  喲!又出水了!」

  溫娜可能覺得光是看還不夠過癮,竟然伸出舌頭舔弄我的穴縫!我本已興奮,讓她再這麼一弄,爽得我下體不住的顫抖,我已經覺察到自己的分泌明顯增多了,溫娜看到我的反應,更加賣力的舔著,還輕輕的咬著我的小陰蒂,又吸又吮。

  我第一次被一個女人舔弄下陰,溫娜也是女人,對於我們女人的弱點和需要太瞭解了!專揀我難受的地方弄,把我玩得渾身趐麻,雪白的大屁股不住的顫抖著,嘴上也忍不住開始呻吟了!

   【百度12看书网加收藏】

   我是一個二十七歲的住家少婦,丈夫開了一間卡拉OK,我們生了小孩之後,我就在家照顧小孩,不去上班了,丈夫何超忙於生意,經常徹夜不歸。

  丈夫的卡拉OK請了一個公關經理,叫溫娜,他們夫婦住在我們隔壁,他丈夫叫周立明,是個股票經紀,這段時間生意不好,呆在家裡閒著,有時也過來我家吃頓午餐。

  這天晚上,立明過來我家,說他們都不回來吃晚飯,叫我一起上街吃晚飯。

  我也有點習慣丈夫不回家吃飯了,就答應了。把小孩交給保姆,我們就上了街。

  「何太太,你丈夫最近也常常不回家嗎?」

  「是呀,經常晚上兩三點才回來,有時第二天早上才回來,真不知道他忙什麼!」

  我沒好氣的說。

  「我老婆也是,我問過卡拉OK的小李,他說一般晚上一點以前就關門了,怎麼搞得那麼夜!」

  「何超說關門之後和同事宵夜。」

  「哦?那我們今晚也去和他們一起吃宵夜。」

  「好啊!」

  吃完晚飯回家,到了十二點半,立明過來叫我,我們一起開車去我丈夫開的那間卡拉OK。

  去到那裡,已經關門了,裡面還有些燈光。

  我也有鑰匙的,就從側門開門進去。

  大廳裡沒人,包房那邊有音樂和燈光。

  我們從走廊走過去,來到門邊,聽見裡面傳出女人的嬌笑聲︰

  「喲,要死咯…輕點嘛…」

  聲音隱約,門從裡面反鎖了。

  我們心裡都嘀咕著,對視一眼,但又不敢肯定。

  「去那邊的窗口看看!」我說。

  我們走進旁邊那個包房,兩間包房的陽台是相連的。

  鋁合金窗門關上了,窗簾遮的密密的,沒辦法看。但聲音比剛才清楚。

  「嘻嘻,你看看,人家都要流水咯…」

  「流水就好麼,來,把腿張開一點…」

  「還不夠麼,我的xiāo穴都張開口了呢!看!我的肉門會動的呀,別咬那麼大力麼,小豆豆嫩喲,…噢,死鬼何超,…別拔我的穴毛呀…」

  「你的毛這麼密,不分開怎麼找的到你的ròu洞呢?」

  「喲!怪我多毛耶!喏,我掰開我的穴兒,讓你舔舔我的肉縫吧!讒嘴貓!」

  這下我們都知道了,我丈夫和立明老婆,正在裡面偷情!

  我氣的都忘記喊叫了,立明卻看著我,像是早已知道一樣,說︰「何太太,其實我早就猜到了,只不過沒有親眼證實而已,他們已經搞了一個多月了,我自己在外面也不是一個女人,所以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已,你就…」

  「別說了!他做初一,我做十五,看看誰吃虧!」我也氣了,聲音不大,但卻很堅決。

  這時候,裡面又傳來他們的聲音…

  「喔…你的ròu棒好硬喔…」

  「快,快插進來…噢…進去了!啊!插到我肚子裡去了!好脹哦!」

  「淫婦!」立明罵道。「一天不挨插就叫春!」

  「你老婆挺浪的喲!」我小聲說。

  「她在我面前,哪裡敢這樣!」

  「為什麼?」

  「每次她都讓我幹得喊救命,就是因為她受不了我那麼大,才出去偷食的!」

  我聽了,有點好笑,男人都愛逞能,老婆偷食還要說是因為自己太強壯了。

  立明看我好像不信,就說︰「真的,我老婆那裡比較窄,我又要個把小時,她經常要用口幫我解決才行,她就是不喜歡口交,所以我們才鬧翻的。」

  「你這麼厲害?我老公一般半個鐘就行了。」我笑了笑,老實說,我生了小孩子之後,老公就很少和我性交了,聽了他們在裡面的淫蕩話語,心裡也癢癢的。

  「不過,我們快半年沒有做愛了…」

  立明何等聰明,馬上聽出苗苗了,他伸手拉住我的手,笑著說︰「你聽聽,他們說什麼呢?」

  我讓他握住我的手,側耳聽…

  「噢!好棒喲,要插穿我的ròu洞了,啊…」

  「喔,爽死了,肉穴要爽爛了,哦…我洩了…浪女人要洩了…」

  「不聽了!再聽我就忍不住了!」我笑著對立明說︰「要聽你自己聽吧!」

  「嘿嘿,你的定力也不怎麼樣嘛!」

  「你就行…」我一邊說,一邊裝作不在意的用臀部挨上他下體,嘿,他那東西早已直挺挺的了!「嘻嘻,還說我呢,你自己…」

  「我怎麼了?」立明促狹的說。

  「你自己心知肚明!都一柱擎天了,還裝蒜!」我伸手打了他胯間的凸起…

  哇,好硬喲!

  「嘿嘿,正常反應嘛,你沒有感覺嗎?」

  「我才沒有你們男人那麼心邪呢!」

  「是嗎?那你為什麼鼻子尖冒汗,還要夾緊雙腿呢?」

  「死鬼!自己知道的嘛!又不是處男了!」

  「哈,我只知道自己的反應,誰知道你夾緊雙腿做什嗎?」

  「怪不得你老婆偷人,你連女人的正常反應都不知道!」

  「哦?這是你們女人的正常反應嗎?好像有點不同啊?」

  「怎麼不同?」

  「你沒聽我老婆說嗎,應該是下面出水才對呀!」

  「要死了!」我嬌羞的甩開他的手,說「你又知道我下面沒出水?」說完,我自己也覺得臉頰發燒了。

  「噢!我明白了,你下面出水了,就夾緊雙腿,防止那水流下來!是嗎?」

  他笑的好邪門!

  「去!不跟你說了!就會佔人家的便宜!」

  「別生氣嘛,說說笑而已,」立明打了個哈哈︰「哎,何太太,你怎麼喘氣啊?」

  「你自己聽嘛,真肉麻!」

  原來裡面的男女又弄出聲音了…

  「超哥,你好棒喲,我快頂不住了…」

  「我也要來了,喔…」

  「啊!shè精了!射到我臉上!射到我臉上!快!噢!射出來了!好多呀,噢!

  …」

  我聽著,呼吸也急促起來。

  立明肯定看到我的反應了,伸手從背後抱住我,輕輕的在我耳邊說︰「何太太,你是不是也頂不住了呢?」

  「嗯…」我聲音也有點顫動,無力的挨著立明的身體。

  立明的雙手從我肋下把我抱得更緊,他的雙臂,在我胸前的雙峰之下,微微的托住我豐滿的乳房。

  我整個背都緊貼著立明,我感覺到自己的臀溝之內,有一根硬挺挺的東西頂著…還會動哩!

  立明抱住我,半拖半摟的把我挪進隔壁的包房,我們一起坐在那寬大的長沙發上。

  包房很暗,讓我感覺沒有那麼難堪…他真清楚女人的心理!

  立明抱著我,沒有什麼行動,只是他那要命的小弟弟,緊緊的頂在我臀溝那兒,一動一動的。

  我的敏感部位,距離他那東西只有幾寸之遙,呵,好難受啊!

  終於,還是我忍不住了,小聲說︰「你呀,…」

  「怎麼了?」

  「…」我沒出聲,但呼吸急促了一些,胸脯起伏著。

  「不舒服嗎?」

  「嗯…」

  「哦!哪裡不舒服呢?」他的話語裡帶著笑意。

  「嗯…心裡…不舒服…」

  「哦,我幫你…」他一邊說,一邊伸手到我胸部,雙掌從下往上,握住我挺拔的雙乳,一手兜住一個,輕輕摩挲著,有時還微微用力的撫弄幾下。

  「嗯…」我感覺很舒服,也輕輕的從鼻子裡露出了聲音。

  立明開始更進一步的動作了,他的手從我上衣下面伸進去,慢慢的撫摸我的肚子,然後又向上,從我的胸罩鑽進去,緊緊的握住我的乳房。

  他的另一支手,撩起了我的裙子,撫摸我的大腿,輕輕的,慢慢的,摸到我兩腿中間的禁地。

  我知道自己的內褲已經濕了很多,本能的夾緊雙腿。

  立明並不著急,抽出讓我夾緊的手,摸到我的背上的胸罩帶子,想解開它。

  他摸索了一會兒,還是解不開。

  「傻瓜,扣子在前面呢!」我忍不住笑著說。

  「哦!」他恍然道︰「怪不得找不到呢!」

  他終於解開我雙乳的束縛,一手捏住我一粒乳頭,輕輕的揉捻著,把我那兩顆乳頭揉得慢慢硬了起來。

  「何太太,你的胸很結實,很有彈性啊,嘻嘻,你的乳頭真硬啊!」

  「讓你這麼捏,怎麼會不硬吶!」我也笑道。

  立明放開我的乳房,伸手再撩起我的裙子,很快的從我的膝蓋摸上我的大腿,又探進我雙腿中間,輕輕的按在我賁起的小肉山上。

  我的內褲更濕了,他的手指輕輕撫摸我柔軟的肉丘,上下遊走。

  「噢!…」我一聲輕呼。

  原來,他的手指在我內褲上下撫摸了一會兒,又微微用力按壓,把我那凸起的肉丘按得裂開了兩半!

  我再也忍不住了,時高時低的呻吟聲,斷斷續續的從我的鼻孔傳出來。

  「何太太,你這裡很柔軟哦,我想看看,行嗎?」

  「…」我沒出聲,我還是有點害羞。

  立明見我沒出聲,就繼續撫弄我的禁地,隔著內褲順著我裂開的肉縫,上下滑動。

  過了一會兒,我見他沒有什麼行動,就小聲說「你要看…就…」說完,嬌羞的把頭埋在胸前。

  他一聽,高興的說︰「嗨,我還以為你不肯呢!」

  「死鬼!不肯會讓你這樣摸來摸去的嘛!」我嬌笑著說「傻瓜!…等會兒都讓你爬到身上了,還不肯什嗎?」

  「那一會兒我讓你爬在我上面,好嗎?」他笑嘻嘻的說。

  「好你個死鬼頭!」

  立明起身把房門鎖上,又打開房燈。

  「不要那麼亮嘛!」我羞澀的說。

  「你這麼美,我想看清楚一點啊!」

  「咄!白天沒見過嗎?」我白了他一眼。

  「白天只能看見你的外貌嘛!」

  「死鬼!」我吃吃的笑道︰「你就是心邪!除了外貌,你還想看什麼呀?」

  「那當然是你的秘密咯!」立明笑嘻嘻的坐過來,解開我上衣的扣子。

  我的胸罩已經讓他解開了,順勢就掉了下來。

  「哇!好美!」他讚歎的看著我高聳的雙乳,說︰「你的胸真漂亮!」

  我嬌羞的讓他觀賞著。

  他又解下我的裙子,我只剩下一條窄窄的三角褲,包住我最後的秘密。

  立明再把我那僅剩的遮羞布,也毫不猶豫的脫了下來。

  我光潔的肌膚,平坦的小腹,以及下面那一團已經有點亂的密草,都讓他一覽無遺了!

  他蹲在我前面,慢慢的撫摸著我的大腿,讚歎著說「哇!真是太美了!」

  我吃吃笑道「喲,看你那色迷迷的樣子!」

  「何太太,你的陰毛很細哦!」他摸到了我的禁地,輕輕的撥弄我的穴毛。

  「嗯…」我閉上了眼睛,享受著他的撫弄。

  「何太太,張開你的腿,讓我看看好嗎?」

  我猶豫了一下,終於慢慢打開雙腿…好羞!

  我不敢睜開眼睛,我知道,自己這樣把雙腿叉開大大的,讓男人這麼仔細的觀賞自己的肉穴,那是多麼淫穢的情景呀!

  噢!他伸手摸我的穴兒了!

  噢!他!他捻住我兩片小唇兒,向兩邊掰開了!啊!…我…我心裡清楚,這樣掰開我那兩扇肉門,將會看到什嘛!

  啊!我那最隱秘的xiāo穴口,那還淌著淫液的肉縫,那淫穢的蠕動著的嫩肉,都讓他看的一清二楚了!

  我又流水了!汩汩的從我的穴口流出來了!

  咦?是什麼?軟軟的像蛇一樣的,伸進我穴縫裡了!

  噢!他的舌頭!他舔著我的穴兒!噢…進去了!他竟然把舌頭伸進我的小淫洞裡去了!

  啊啊!別逗我的小肉粒!噢…小肉粒顫抖了!它興奮的勃起,一跳一跳的向男人獻媚哪!

  我忍無可忍了,雙腿用力的夾緊立明的頭,伸手去拉他的褲子,手忙腳亂的解開他的皮帶,扯下他的褲子。

  「我要!我要!…」我語無倫次了!

  「好!我來了!」立明抽出讓我夾緊的腦袋。

  一會兒,我感覺到他赤裸的身體壓了上來,一條硬梆梆的肉棍頂住了我的陰戶,把我柔軟的肉團頂開,磨擦著我的肉唇,頂住我脹硬的陰蒂兒。

  我伸手把自己的肉瓣捏住,盡量的向兩邊掰開…天啊!那穴孔一定很小!不然怎麼會有「噗」的響聲呢?

  他也很衝動,ròu棒順著我張開的穴門向裡插進!

  噢!進去了!好大喲!「喔…」我不禁輕呼一聲。

  他粗壯的陽具就著我的淫液,完全的插進我體內,塞得我穴兒好脹喲!

  我緊緊的抱住立明壯實的軀體,他的胸膛壓在我胸口,把我肥脹飽滿的乳房壓得扁扁的。

  我的雙腳,也用力的勾緊立明的腰,下體向上挺起,緊緊的貼著他身體。立明沒有急著抽動,輕輕的吻我的耳朵,還把舌頭伸進我耳孔裡攪動。

  過了一會兒,我讓他弄的渾身都趐麻了,他還是插進我體內一動也不動的。

  我小聲在他耳邊說︰「立明,你怎麼不動啊?」

  「我捨不得動啊!你的身子這麼好,我要慢慢享受呀!」

  「可是…我好癢,好難受啊…」

  「哦?哪裡難受呀?」

  「那裡…,下面…嘛…」

  「想做了嗎?不想再培養情趣了嗎?」

  「嘻嘻…」我嬌羞的笑了笑,帶點嗲氣的說「人家的情趣,早就讓你挑逗起來了,你自己知道的嘛!」

  「是嘛!我怎麼不知道呢!」

  「你!你真是壞死了!」我扭捏的作勢掙扎著,吃吃笑道︰「要是我沒有情趣做,會不顧羞恥的讓你觀賞下面,還拉著你插進自己的…那裡嘛!」

  「你說什麼?插進你哪裡啊?」

  「是…是插進…那裡…嘛!」我終究還是說不出那麼淫穢的稱呼,嬌羞的道︰「不說了!便宜都讓你佔盡了,還要取笑人家!」

  「噢!原來這樣!那我就要盡情的享受你的身體咯!」

  「快點嘛!我讓你玩個夠,行了吧?」我忍不住又催他動一動那該死的硬家伙了!

  立明終於開始抽插了,開始慢慢的,挺溫柔的,我也挺動自己的下體,迎合他的動作。

  我忍了很久的呻吟聲,逐漸高昂了!

  「呵…啊…」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叫什嘛!只知道下體傳來的快感,已經快要把我吞噬了!

  立明果然厲害,插得我高潮迭起,我喘著氣道︰「立明!你好勁呀!我好爽喲!」

  「何太太,我也快了!我可以射進去嗎?

  「可以的!你射吧!射進我裡面!」我也瘋狂的拋動下體,忘情的叫喊著「啊!我又要飛了!呵…」

  立明的肉棍在我穴兒裡一跳一跳的,shè精了!

  我們身體僵直著,一動也不動。

  好一會兒,立明在我耳邊小聲說︰「何太太,和你做愛真爽!」

  「是嗎?」我嬌羞著說「你也很厲害嘛!」

  「你配合得好而已!」

  「去!你挑逗人家的嘛!」我佯作推開他,哎呀,他的ròu棒從我那裡拔出來時,還「噗」的響了一聲哪!

  「哈哈!意猶未盡啊!」

  「你作死!」我嬌羞的捶打著立明的胸膛︰「佔了便宜還賣乖!」

  「哎,何太太,你那裡很緊喲,一點也不像生過小孩的人!」

  「嗯!」我小聲應道︰「你弄得我有點痛呢!」

  「那爽不爽呢?想再來嗎?」

  「呀!你這麼快又想…了嗎?」我驚訝的問。

  「你看…」

  我順著他所指看去…

  哇!那東西又翹起來了!搖頭晃腦的,好神氣喲!

  「立明!你真是好厲害呀!」我埋首在他頸邊,小聲說「它…好大啊…"

  「那你喜歡大的嗎?」

  「嘻嘻…」我吃吃地笑著說「不告訴你!」

  「你不告訴我,但是你的小妹妹已經告訴我了!」

  「誰說的?」

  「你看,你的小妹妹又流口水了!」

  「嗯!我不幹!」我撒嬌的說「那是你自己…剛才弄進去的嘛!不是我的…」

  「是嗎?我看看…」他伸手打開我的雙腿。

  「別!別…這樣嘛!」我嬌羞的加緊雙腿。

  「讓我看看嗎?」立明央求著。

  「不…人家會…難為情的…」我吞吞吐吐的說。

  「唉!」立明好像很失望的歎了口氣。

  看他失望的樣子,我有點不忍心了,躊躇了一會,嬌羞的在他耳邊說︰「別那麼小氣嘛!人家都讓你…了!你真要看,就…」

  「真的?」他如獲至寶︰「你真好!」

  「那裡…好羞的喲!你不許笑的哦!」

  「我怎麼會笑你呢,我只是想慢慢的欣賞你呀!」

  他分開我的雙腿,仔細的觀賞著。

  我又閉上眼睛,讓他玩弄著。

  「呀!何太太,你的這顆小豆豆很大耶!」

  「嗯!」我小聲的應著,我當然知道,我的小豆豆真的挺大粒的。

  「哦,它還會一跳一跳的呢!」立明俏皮的逗弄著。

  「你…弄的嘛!」

  「我覺得你的寶貝很好看耶!」立明用手指在我的肉縫上下滑動著。

  「嗯…那裡…怎麼會好看呢!醜死了!」我羞澀的說。

  「不!你的小妹妹很漂亮的!」他輕輕的掰開我的陰肉,說「你看!多嫩的肉!好像雞蛋白一樣!多細的毛,又密又軟,黑乎乎的,好誘人喲!」

  「是真的嗎?」我嬌羞的說︰「真的好看嗎?」

  「唔!真是嬌艷欲滴,美得冒泡了!」

  「哪裡冒泡呀?」我促狹的問。

  「這裡呀!」立明指著我的ròu洞說︰「看,還在冒著呢!」

  「嘻嘻!你的大牙刷插進去,刷了這麼久,我的小嘴兒當然要冒泡泡了呀!」

  我浪兮兮的說。

  「哈哈!那你喜歡我的大牙刷嗎?」

  「唔…人家就算喜歡,也…也不能說…的嘛!」我半嬌半嗲的說「人家已經讓你盡情的玩弄了,總不能太放肆嘛!」

  「何太太,你試試放肆一些,可能會更爽呢!?」

  「人家都已經讓你又玩又看的,連那裡都讓你掰開來看了,還不夠放肆嗎?」

  我嬌笑著說︰「難道還要…要我說髒話你才過癮嘛!」

  「好啊!你就說來聽聽!」

  「我不幹!多難為情呀!」我臉紅紅的說︰「我也不會說!」

  「不會說?那我教你!」立明笑嘻嘻的說︰「你看,你們女人這裡…叫什麼?」

  他手指摸著我的秘部。

  「啊!…我…不知道…」我羞得臉都紅透了!天啊!那麼淫穢的字眼,我怎麼說的出口!

  「你知道的!來,告訴我…」立明抱緊我︰「乖乖,說給我聽,好嗎?」

  「你…真…是,」我羞得無地置容了,說「壞透了!人家…怎麼說嘛!?」

  「看!你知道的嘛!來,說出來,很自然的嘛!女人的這裡,叫…」

  「叫…」我讓他逼得沒辦法了,終於小聲說出那難聽的字眼!

  我好羞呵!但那種墮落的快感,卻一剎那間讓我渾身發趐,下面的肉蛤,也跟著流出了yín水。

  我發狠的抱緊了立明的身體,大腿也緊緊的夾著他的手。

  「什麼?我沒聽清楚呢?」

  「不說了!你耍我的!」我吃吃地笑著,說「這麼難聽!」

  「那你是不是覺得說出來之後,很刺激,很興奮呢?」

  「你呀…真會逗人!」我輕輕的吻了立明的臉頰一下,小聲的在他耳邊說︰「說髒話真的很刺激呢!我都出水了!」

  「哦?哪裡出水了呢?」立明促狹的逗我。

  「你還想聽嗎?」我輕輕地咬著他的耳朵,羞澀地說︰「人家的…出水了嘛!」

  說完,自己也莫名的一陣快感。

  「那,出水了想幹什麼呢?」

  「想…想…」我很吃力的說著︰「想…讓你…嘛!」

  天啊!我竟然說出這麼淫蕩的話來!我自己也想不到,平日那文靜嫻淑的我,竟然會說出這麼下流、這麼粗穢的話!

  我跟著說︰「我好想…讓你的…雞巴…我的…小…呀!」

  說完這話,我渾身發燙,一陣趐麻的電流在體內流竄,雙腿緊緊夾著立明的手,渾身僵直…我已經高潮了!

  「哈哈!你看…你好興奮喲!」立明抱緊我,笑著說︰「看!我一手都是水咧!」

  「呵…我…」我回過氣來,羞紅著臉小聲說︰「我…是不是…很淫蕩呢?」

  「不!只不過你平時斯文,現在說些髒話覺得特別刺激而已。」

  「那…你還喜歡聽人家說髒話嗎?」我發嗲的對立明說。

  「好啊!當然喜歡!」立明高興的說︰「來,你看看這裡…」他坐起來,掰開我的雙腿。

  「唔,你又想出什麼花樣來玩我呀?」

  「來,用枕頭把下面墊起來…對了,再叉開腿…」

  「喲!你真壞!」我笑嘻嘻的罵道︰「死鬼!羞死人了!這麼難看!」

  我笑罵著讓他擺弄,我的下體墊高後,雙腿再大張,把女人的騷幽都暴露得一清二楚了,我新鮮的淫液和剛才交歡分泌的穢物,以及立明的jīng液,從我的亂毛之間汩汩流出,好妖冶!

  「嘻嘻…你看看你的寶貝,好漂亮喲!」立明讓我弓著身子,好看得更清楚些︰「噯,你看,這是什麼呀?」

  「吃吃…」我掩嘴而笑,說「你的…精…嘛!」

  「還有呢?」

  「我的嘛!」我發姣了,浪兮兮的說︰「人家讓你弄出來的…水…嘛!」

  「弄?怎麼弄啊?」

  「喲!…這…」我說不下去了,我還真不慣說出那詞兒。

  「說嘛我弄什麼了?」

  「你…干我…」我羞紅著臉,小聲說。

  「干你哪裡呀?」

  「…」我說得好羞!說完,下面馬上又出水了!

  「什麼?我聽不清楚耶!」

  「你…干我的…穴…」我終於勉強說了出來,哇!那感覺好爽!好刺激啊!

  「好!來,我們一起看看你的穴…」

  我聽話的撐大雙腿,難為情地說︰「噯,這姿勢…好…難看…啊!」

  「是嗎?你想不想做得更難看一些呢?」

  「這樣還不夠嗎?你還想…我怎麼樣…」

  「你做嘛!」

  「你想我怎麼做嗎?…我不知道…」

  「我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你!…」我腦子閃過一個念頭,啊!他想…,不行!太淫蕩了!我一想到那,沒來由的一陣羞意,說「不…我不…行…」

  「不行?你知道我要什麼嗎?嗯?」立明笑著問。

  「你好壞!我…不知道!」我撒嬌的說︰「你就會捉弄我!」

  「你瞎猜!你不可能知道的!」立明說。「你說,我想怎麼樣?」

  「你…想…我自己弄開…那裡…讓你看!…是嗎?」

  「哈哈!你好聰明噢!好不好嗎?嗯?」

  「你…你…」我羞澀的說「你很想我…那樣嗎?」

  「乖乖!你不想讓我觀賞你的美麗嗎?好嗎?」

  「我…,那樣子…好羞咧…」我想了一會兒,終於伸手到自己的跨間,輕輕的捻住我濕潤的肉瓣兒,慢慢的向兩邊掰開…「你…你看吧!…」

  「噢!好美!…好嫩、好可愛的寶貝呀!你再分開一點嘛!」

  「你…我…」我的腰再挺起一些,雙手再慢慢地把肉唇向兩邊盡量分開,我感覺到一股熱流從我肉縫流了出來,天!我的那個小洞…肯定露出來了!

  「嗯…呵!我又…出水…了…」我輕輕的呻吟著。

  「何太太,你們女人這小東西真奇妙呀,會說話的咧!」

  「人家…興奮…嘛!」

  「乖乖,告訴我,你這裡叫什麼?」

  「叫……女人的…小…」我已經沉迷在肉慾之中,說出那個字眼,更覺爽快!

  「這裡呢?」立明摸著我的小陰蒂,輕輕揉捏著。

  「呵…那是…那是…陰核…」我嬌笑著說︰「你要我把它翻出來讓你看嗎?

  嘻嘻…

  是不是…很…大粒呢?」

  「嗯!你的小豆豆好調皮喲!」

  「是嗎?你逗得它開心呀,把它勾引得一翹一翹的!」我俏聲說︰「喲!你看!我的小陰唇也會動呢!」我浪語嗲聲說。

  「何太太,這裡呢?」

  「呵呵…那是人家的ròu洞嘛!」我已經發姣得難以自拔了,淫蕩萬分的說︰「讓你的大陰莖…進去的ròu洞呀!啊…我又洩了!我要…」

  「要什麼呀?」

  「我要…要你干我…,干我的…穴!小騷…穴」我幾乎瘋狂的浪叫著,身子僵硬的弓緊,雙腿叉得開開,雙手掰開穴縫,由於性慾高亢,小陰唇也一張一張的特別淫穢。

  立明看我的樣子,知道我已經忍無可忍了,就說︰「何太太,你想玩了嗎?」

  「我…我想…呵!」

  「你試過69式嗎?」

  「什嗎?我不知道…」

  「我幫你吹,你也幫我吹啊!」

  「我…唔…試一試…吧…」我真是讓他玩得服了,吹簫也干!

  「那,太謝謝你了!」

  「你逗得我開心嘛!人家都要變成妓女那麼淫蕩了!」我嬌笑著抓住了立明的大ròu棒,說︰「喲!小弟弟,你好強壯喲,來,阿咻n佪邟A!」

  我騎在立明頭上,握住肉莖,慢慢的親吻立明的龜頭,再含住慢慢的吞吐,還用舌頭繞著他的龜頭打圈圈。

  立明也吻上了我的穴,他真是玩女人的高手,先用舌頭順著我的肉縫上下滑動,又輕輕的用牙齒咬我的陰蒂頭,再掰開我的小陰唇,把舌頭伸進去攪弄著。

  我讓立明弄得渾身都趐了,身子不住的篩糠般顫抖,嘴裡也嗯嗯啊啊的叫著。

  「喲!你看看你老婆,比我還淫蕩呢!」一把又嬌嗲又甜美的女人聲音在我們身後傳來。

  我嚇了一跳,連嘴裡的ròu棒都忘了吐出來,只見我丈夫抱住溫娜,溫娜雙腿勾住我丈夫的腰,兩人都是赤條條的,溫娜笑嘻嘻的看看著我。

  我吐出了立明的肉莖,趕緊掙扎著想站起來,但立明緊緊的抱住我的腰,我根本站不起來。

  「何太太,你老公和我老公說好了的,今天我們交換性伴侶,怎麼樣,我老公好玩吧?」溫娜笑著說,跟著她那碩大的臀部一個挺動︰「噗滋」的套上了我丈夫的肉莖。

  我看了看我老公,他也笑著看我,說︰「怎麼樣,我們大家都玩得很開心嘛,繼續玩嘛!」

  我正在興頭上,也沒想太多,只說︰「你們…看了多久了?」

  「嘻嘻!從你說髒話開始,我們就看見了,你說的髒話好刺激喲!聽得你老公興奮得又要幹我!」溫娜姣姣的說著,繼續套弄著我丈夫的ròu棒。

  立明在我下面笑對溫娜說︰「小娜,何超的雞巴弄得你好爽吧!這麼久才進來!」

  「嘿!還敢說我哩!把人家冰清玉潔的何太太玩得這麼淫蕩了,你肯定也爽歪歪了吧?」

  「嘿嘿!大家彼此彼此而已,阿超,你太太潛質挺好的麼,這麼快就會享受口交的樂趣了!」

  我讓立明說得羞澀萬分,紅著臉說︰「你們…別說我…好嗎?」

  「何太太!怕什麼羞嘛!我還不是讓你老公幹得穴兒都快要破了!」溫娜笑著看看我的下體,說︰「呵!你們看!她的xiāo穴出水了咧!」

  「是嘛!」我老公笑著看了看,說︰「太太!你叉開腿讓我們看看嘛!好淫穢的騷穴喲!」

  「不幹!」我羞得夾緊了雙腿。

  但是,立明和阿超一起,把我翻過來按在沙發上,立明還用力的掰開我的雙腿。

  溫娜吐出了我老公的陰莖,湊到我的下陰之前,笑著說︰「何太太!你的陰戶好美喔!我雖然是女人,也忍不住要玩玩它哩!」

  她捻住了我的穴唇,盡力的向兩邊掰開…

  「嘻嘻!我還是第一次這麼樣看我們女人的寶貝呢!真淫穢喲!毛都濕透了耶!」

  溫娜浪笑著翻開我的xiāo穴,讓我那興奮得一伸一縮的嫩肉綻裂出來!

  「呵!何太太,你的小妹妹好像挺饞嘴的呢!剛才我老公還沒有餵飽它嗎?

  喲!又出水了!」

  溫娜可能覺得光是看還不夠過癮,竟然伸出舌頭舔弄我的穴縫!我本已興奮,讓她再這麼一弄,爽得我下體不住的顫抖,我已經覺察到自己的分泌明顯增多了,溫娜看到我的反應,更加賣力的舔著,還輕輕的咬著我的小陰蒂,又吸又吮。

  我第一次被一個女人舔弄下陰,溫娜也是女人,對於我們女人的弱點和需要太瞭解了!專揀我難受的地方弄,把我玩得渾身趐麻,雪白的大屁股不住的顫抖著,嘴上也忍不住開始呻吟了!

   【百度12看书网加收藏】

   我是一個二十七歲的住家少婦,丈夫開了一間卡拉OK,我們生了小孩之後,我就在家照顧小孩,不去上班了,丈夫何超忙於生意,經常徹夜不歸。

  丈夫的卡拉OK請了一個公關經理,叫溫娜,他們夫婦住在我們隔壁,他丈夫叫周立明,是個股票經紀,這段時間生意不好,呆在家裡閒著,有時也過來我家吃頓午餐。

  這天晚上,立明過來我家,說他們都不回來吃晚飯,叫我一起上街吃晚飯。

  我也有點習慣丈夫不回家吃飯了,就答應了。把小孩交給保姆,我們就上了街。

  「何太太,你丈夫最近也常常不回家嗎?」

  「是呀,經常晚上兩三點才回來,有時第二天早上才回來,真不知道他忙什麼!」

  我沒好氣的說。

  「我老婆也是,我問過卡拉OK的小李,他說一般晚上一點以前就關門了,怎麼搞得那麼夜!」

  「何超說關門之後和同事宵夜。」

  「哦?那我們今晚也去和他們一起吃宵夜。」

  「好啊!」

  吃完晚飯回家,到了十二點半,立明過來叫我,我們一起開車去我丈夫開的那間卡拉OK。

  去到那裡,已經關門了,裡面還有些燈光。

  我也有鑰匙的,就從側門開門進去。

  大廳裡沒人,包房那邊有音樂和燈光。

  我們從走廊走過去,來到門邊,聽見裡面傳出女人的嬌笑聲︰

  「喲,要死咯…輕點嘛…」

  聲音隱約,門從裡面反鎖了。

  我們心裡都嘀咕著,對視一眼,但又不敢肯定。

  「去那邊的窗口看看!」我說。

  我們走進旁邊那個包房,兩間包房的陽台是相連的。

  鋁合金窗門關上了,窗簾遮的密密的,沒辦法看。但聲音比剛才清楚。

  「嘻嘻,你看看,人家都要流水咯…」

  「流水就好麼,來,把腿張開一點…」

  「還不夠麼,我的xiāo穴都張開口了呢!看!我的肉門會動的呀,別咬那麼大力麼,小豆豆嫩喲,…噢,死鬼何超,…別拔我的穴毛呀…」

  「你的毛這麼密,不分開怎麼找的到你的ròu洞呢?」

  「喲!怪我多毛耶!喏,我掰開我的穴兒,讓你舔舔我的肉縫吧!讒嘴貓!」

  這下我們都知道了,我丈夫和立明老婆,正在裡面偷情!

  我氣的都忘記喊叫了,立明卻看著我,像是早已知道一樣,說︰「何太太,其實我早就猜到了,只不過沒有親眼證實而已,他們已經搞了一個多月了,我自己在外面也不是一個女人,所以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已,你就…」

  「別說了!他做初一,我做十五,看看誰吃虧!」我也氣了,聲音不大,但卻很堅決。

  這時候,裡面又傳來他們的聲音…

  「喔…你的ròu棒好硬喔…」

  「快,快插進來…噢…進去了!啊!插到我肚子裡去了!好脹哦!」

  「淫婦!」立明罵道。「一天不挨插就叫春!」

  「你老婆挺浪的喲!」我小聲說。

  「她在我面前,哪裡敢這樣!」

  「為什麼?」

  「每次她都讓我幹得喊救命,就是因為她受不了我那麼大,才出去偷食的!」

  我聽了,有點好笑,男人都愛逞能,老婆偷食還要說是因為自己太強壯了。

  立明看我好像不信,就說︰「真的,我老婆那裡比較窄,我又要個把小時,她經常要用口幫我解決才行,她就是不喜歡口交,所以我們才鬧翻的。」

  「你這麼厲害?我老公一般半個鐘就行了。」我笑了笑,老實說,我生了小孩子之後,老公就很少和我性交了,聽了他們在裡面的淫蕩話語,心裡也癢癢的。

  「不過,我們快半年沒有做愛了…」

  立明何等聰明,馬上聽出苗苗了,他伸手拉住我的手,笑著說︰「你聽聽,他們說什麼呢?」

  我讓他握住我的手,側耳聽…

  「噢!好棒喲,要插穿我的ròu洞了,啊…」

  「喔,爽死了,肉穴要爽爛了,哦…我洩了…浪女人要洩了…」

  「不聽了!再聽我就忍不住了!」我笑著對立明說︰「要聽你自己聽吧!」

  「嘿嘿,你的定力也不怎麼樣嘛!」

  「你就行…」我一邊說,一邊裝作不在意的用臀部挨上他下體,嘿,他那東西早已直挺挺的了!「嘻嘻,還說我呢,你自己…」

  「我怎麼了?」立明促狹的說。

  「你自己心知肚明!都一柱擎天了,還裝蒜!」我伸手打了他胯間的凸起…

  哇,好硬喲!

  「嘿嘿,正常反應嘛,你沒有感覺嗎?」

  「我才沒有你們男人那麼心邪呢!」

  「是嗎?那你為什麼鼻子尖冒汗,還要夾緊雙腿呢?」

  「死鬼!自己知道的嘛!又不是處男了!」

  「哈,我只知道自己的反應,誰知道你夾緊雙腿做什嗎?」

  「怪不得你老婆偷人,你連女人的正常反應都不知道!」

  「哦?這是你們女人的正常反應嗎?好像有點不同啊?」

  「怎麼不同?」

  「你沒聽我老婆說嗎,應該是下面出水才對呀!」

  「要死了!」我嬌羞的甩開他的手,說「你又知道我下面沒出水?」說完,我自己也覺得臉頰發燒了。

  「噢!我明白了,你下面出水了,就夾緊雙腿,防止那水流下來!是嗎?」

  他笑的好邪門!

  「去!不跟你說了!就會佔人家的便宜!」

  「別生氣嘛,說說笑而已,」立明打了個哈哈︰「哎,何太太,你怎麼喘氣啊?」

  「你自己聽嘛,真肉麻!」

  原來裡面的男女又弄出聲音了…

  「超哥,你好棒喲,我快頂不住了…」

  「我也要來了,喔…」

  「啊!shè精了!射到我臉上!射到我臉上!快!噢!射出來了!好多呀,噢!

  …」

  我聽著,呼吸也急促起來。

  立明肯定看到我的反應了,伸手從背後抱住我,輕輕的在我耳邊說︰「何太太,你是不是也頂不住了呢?」

  「嗯…」我聲音也有點顫動,無力的挨著立明的身體。

  立明的雙手從我肋下把我抱得更緊,他的雙臂,在我胸前的雙峰之下,微微的托住我豐滿的乳房。

  我整個背都緊貼著立明,我感覺到自己的臀溝之內,有一根硬挺挺的東西頂著…還會動哩!

  立明抱住我,半拖半摟的把我挪進隔壁的包房,我們一起坐在那寬大的長沙發上。

  包房很暗,讓我感覺沒有那麼難堪…他真清楚女人的心理!

  立明抱著我,沒有什麼行動,只是他那要命的小弟弟,緊緊的頂在我臀溝那兒,一動一動的。

  我的敏感部位,距離他那東西只有幾寸之遙,呵,好難受啊!

  終於,還是我忍不住了,小聲說︰「你呀,…」

  「怎麼了?」

  「…」我沒出聲,但呼吸急促了一些,胸脯起伏著。

  「不舒服嗎?」

  「嗯…」

  「哦!哪裡不舒服呢?」他的話語裡帶著笑意。

  「嗯…心裡…不舒服…」

  「哦,我幫你…」他一邊說,一邊伸手到我胸部,雙掌從下往上,握住我挺拔的雙乳,一手兜住一個,輕輕摩挲著,有時還微微用力的撫弄幾下。

  「嗯…」我感覺很舒服,也輕輕的從鼻子裡露出了聲音。

  立明開始更進一步的動作了,他的手從我上衣下面伸進去,慢慢的撫摸我的肚子,然後又向上,從我的胸罩鑽進去,緊緊的握住我的乳房。

  他的另一支手,撩起了我的裙子,撫摸我的大腿,輕輕的,慢慢的,摸到我兩腿中間的禁地。

  我知道自己的內褲已經濕了很多,本能的夾緊雙腿。

  立明並不著急,抽出讓我夾緊的手,摸到我的背上的胸罩帶子,想解開它。

  他摸索了一會兒,還是解不開。

  「傻瓜,扣子在前面呢!」我忍不住笑著說。

  「哦!」他恍然道︰「怪不得找不到呢!」

  他終於解開我雙乳的束縛,一手捏住我一粒乳頭,輕輕的揉捻著,把我那兩顆乳頭揉得慢慢硬了起來。

  「何太太,你的胸很結實,很有彈性啊,嘻嘻,你的乳頭真硬啊!」

  「讓你這麼捏,怎麼會不硬吶!」我也笑道。

  立明放開我的乳房,伸手再撩起我的裙子,很快的從我的膝蓋摸上我的大腿,又探進我雙腿中間,輕輕的按在我賁起的小肉山上。

  我的內褲更濕了,他的手指輕輕撫摸我柔軟的肉丘,上下遊走。

  「噢!…」我一聲輕呼。

  原來,他的手指在我內褲上下撫摸了一會兒,又微微用力按壓,把我那凸起的肉丘按得裂開了兩半!

  我再也忍不住了,時高時低的呻吟聲,斷斷續續的從我的鼻孔傳出來。

  「何太太,你這裡很柔軟哦,我想看看,行嗎?」

  「…」我沒出聲,我還是有點害羞。

  立明見我沒出聲,就繼續撫弄我的禁地,隔著內褲順著我裂開的肉縫,上下滑動。

  過了一會兒,我見他沒有什麼行動,就小聲說「你要看…就…」說完,嬌羞的把頭埋在胸前。

  他一聽,高興的說︰「嗨,我還以為你不肯呢!」

  「死鬼!不肯會讓你這樣摸來摸去的嘛!」我嬌笑著說「傻瓜!…等會兒都讓你爬到身上了,還不肯什嗎?」

  「那一會兒我讓你爬在我上面,好嗎?」他笑嘻嘻的說。

  「好你個死鬼頭!」

  立明起身把房門鎖上,又打開房燈。

  「不要那麼亮嘛!」我羞澀的說。

  「你這麼美,我想看清楚一點啊!」

  「咄!白天沒見過嗎?」我白了他一眼。

  「白天只能看見你的外貌嘛!」

  「死鬼!」我吃吃的笑道︰「你就是心邪!除了外貌,你還想看什麼呀?」

  「那當然是你的秘密咯!」立明笑嘻嘻的坐過來,解開我上衣的扣子。

  我的胸罩已經讓他解開了,順勢就掉了下來。

  「哇!好美!」他讚歎的看著我高聳的雙乳,說︰「你的胸真漂亮!」

  我嬌羞的讓他觀賞著。

  他又解下我的裙子,我只剩下一條窄窄的三角褲,包住我最後的秘密。

  立明再把我那僅剩的遮羞布,也毫不猶豫的脫了下來。

  我光潔的肌膚,平坦的小腹,以及下面那一團已經有點亂的密草,都讓他一覽無遺了!

  他蹲在我前面,慢慢的撫摸著我的大腿,讚歎著說「哇!真是太美了!」

  我吃吃笑道「喲,看你那色迷迷的樣子!」

  「何太太,你的陰毛很細哦!」他摸到了我的禁地,輕輕的撥弄我的穴毛。

  「嗯…」我閉上了眼睛,享受著他的撫弄。

  「何太太,張開你的腿,讓我看看好嗎?」

  我猶豫了一下,終於慢慢打開雙腿…好羞!

  我不敢睜開眼睛,我知道,自己這樣把雙腿叉開大大的,讓男人這麼仔細的觀賞自己的肉穴,那是多麼淫穢的情景呀!

  噢!他伸手摸我的穴兒了!

  噢!他!他捻住我兩片小唇兒,向兩邊掰開了!啊!…我…我心裡清楚,這樣掰開我那兩扇肉門,將會看到什嘛!

  啊!我那最隱秘的xiāo穴口,那還淌著淫液的肉縫,那淫穢的蠕動著的嫩肉,都讓他看的一清二楚了!

  我又流水了!汩汩的從我的穴口流出來了!

  咦?是什麼?軟軟的像蛇一樣的,伸進我穴縫裡了!

  噢!他的舌頭!他舔著我的穴兒!噢…進去了!他竟然把舌頭伸進我的小淫洞裡去了!

  啊啊!別逗我的小肉粒!噢…小肉粒顫抖了!它興奮的勃起,一跳一跳的向男人獻媚哪!

  我忍無可忍了,雙腿用力的夾緊立明的頭,伸手去拉他的褲子,手忙腳亂的解開他的皮帶,扯下他的褲子。

  「我要!我要!…」我語無倫次了!

  「好!我來了!」立明抽出讓我夾緊的腦袋。

  一會兒,我感覺到他赤裸的身體壓了上來,一條硬梆梆的肉棍頂住了我的陰戶,把我柔軟的肉團頂開,磨擦著我的肉唇,頂住我脹硬的陰蒂兒。

  我伸手把自己的肉瓣捏住,盡量的向兩邊掰開…天啊!那穴孔一定很小!不然怎麼會有「噗」的響聲呢?

  他也很衝動,ròu棒順著我張開的穴門向裡插進!

  噢!進去了!好大喲!「喔…」我不禁輕呼一聲。

  他粗壯的陽具就著我的淫液,完全的插進我體內,塞得我穴兒好脹喲!

  我緊緊的抱住立明壯實的軀體,他的胸膛壓在我胸口,把我肥脹飽滿的乳房壓得扁扁的。

  我的雙腳,也用力的勾緊立明的腰,下體向上挺起,緊緊的貼著他身體。立明沒有急著抽動,輕輕的吻我的耳朵,還把舌頭伸進我耳孔裡攪動。

  過了一會兒,我讓他弄的渾身都趐麻了,他還是插進我體內一動也不動的。

  我小聲在他耳邊說︰「立明,你怎麼不動啊?」

  「我捨不得動啊!你的身子這麼好,我要慢慢享受呀!」

  「可是…我好癢,好難受啊…」

  「哦?哪裡難受呀?」

  「那裡…,下面…嘛…」

  「想做了嗎?不想再培養情趣了嗎?」

  「嘻嘻…」我嬌羞的笑了笑,帶點嗲氣的說「人家的情趣,早就讓你挑逗起來了,你自己知道的嘛!」

  「是嘛!我怎麼不知道呢!」

  「你!你真是壞死了!」我扭捏的作勢掙扎著,吃吃笑道︰「要是我沒有情趣做,會不顧羞恥的讓你觀賞下面,還拉著你插進自己的…那裡嘛!」

  「你說什麼?插進你哪裡啊?」

  「是…是插進…那裡…嘛!」我終究還是說不出那麼淫穢的稱呼,嬌羞的道︰「不說了!便宜都讓你佔盡了,還要取笑人家!」

  「噢!原來這樣!那我就要盡情的享受你的身體咯!」

  「快點嘛!我讓你玩個夠,行了吧?」我忍不住又催他動一動那該死的硬家伙了!

  立明終於開始抽插了,開始慢慢的,挺溫柔的,我也挺動自己的下體,迎合他的動作。

  我忍了很久的呻吟聲,逐漸高昂了!

  「呵…啊…」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叫什嘛!只知道下體傳來的快感,已經快要把我吞噬了!

  立明果然厲害,插得我高潮迭起,我喘著氣道︰「立明!你好勁呀!我好爽喲!」

  「何太太,我也快了!我可以射進去嗎?

  「可以的!你射吧!射進我裡面!」我也瘋狂的拋動下體,忘情的叫喊著「啊!我又要飛了!呵…」

  立明的肉棍在我穴兒裡一跳一跳的,shè精了!

  我們身體僵直著,一動也不動。

  好一會兒,立明在我耳邊小聲說︰「何太太,和你做愛真爽!」

  「是嗎?」我嬌羞著說「你也很厲害嘛!」

  「你配合得好而已!」

  「去!你挑逗人家的嘛!」我佯作推開他,哎呀,他的ròu棒從我那裡拔出來時,還「噗」的響了一聲哪!

  「哈哈!意猶未盡啊!」

  「你作死!」我嬌羞的捶打著立明的胸膛︰「佔了便宜還賣乖!」

  「哎,何太太,你那裡很緊喲,一點也不像生過小孩的人!」

  「嗯!」我小聲應道︰「你弄得我有點痛呢!」

  「那爽不爽呢?想再來嗎?」

  「呀!你這麼快又想…了嗎?」我驚訝的問。

  「你看…」

  我順著他所指看去…

  哇!那東西又翹起來了!搖頭晃腦的,好神氣喲!

  「立明!你真是好厲害呀!」我埋首在他頸邊,小聲說「它…好大啊…"

  「那你喜歡大的嗎?」

  「嘻嘻…」我吃吃地笑著說「不告訴你!」

  「你不告訴我,但是你的小妹妹已經告訴我了!」

  「誰說的?」

  「你看,你的小妹妹又流口水了!」

  「嗯!我不幹!」我撒嬌的說「那是你自己…剛才弄進去的嘛!不是我的…」

  「是嗎?我看看…」他伸手打開我的雙腿。

  「別!別…這樣嘛!」我嬌羞的加緊雙腿。

  「讓我看看嗎?」立明央求著。

  「不…人家會…難為情的…」我吞吞吐吐的說。

  「唉!」立明好像很失望的歎了口氣。

  看他失望的樣子,我有點不忍心了,躊躇了一會,嬌羞的在他耳邊說︰「別那麼小氣嘛!人家都讓你…了!你真要看,就…」

  「真的?」他如獲至寶︰「你真好!」

  「那裡…好羞的喲!你不許笑的哦!」

  「我怎麼會笑你呢,我只是想慢慢的欣賞你呀!」

  他分開我的雙腿,仔細的觀賞著。

  我又閉上眼睛,讓他玩弄著。

  「呀!何太太,你的這顆小豆豆很大耶!」

  「嗯!」我小聲的應著,我當然知道,我的小豆豆真的挺大粒的。

  「哦,它還會一跳一跳的呢!」立明俏皮的逗弄著。

  「你…弄的嘛!」

  「我覺得你的寶貝很好看耶!」立明用手指在我的肉縫上下滑動著。

  「嗯…那裡…怎麼會好看呢!醜死了!」我羞澀的說。

  「不!你的小妹妹很漂亮的!」他輕輕的掰開我的陰肉,說「你看!多嫩的肉!好像雞蛋白一樣!多細的毛,又密又軟,黑乎乎的,好誘人喲!」

  「是真的嗎?」我嬌羞的說︰「真的好看嗎?」

  「唔!真是嬌艷欲滴,美得冒泡了!」

  「哪裡冒泡呀?」我促狹的問。

  「這裡呀!」立明指著我的ròu洞說︰「看,還在冒著呢!」

  「嘻嘻!你的大牙刷插進去,刷了這麼久,我的小嘴兒當然要冒泡泡了呀!」

  我浪兮兮的說。

  「哈哈!那你喜歡我的大牙刷嗎?」

  「唔…人家就算喜歡,也…也不能說…的嘛!」我半嬌半嗲的說「人家已經讓你盡情的玩弄了,總不能太放肆嘛!」

  「何太太,你試試放肆一些,可能會更爽呢!?」

  「人家都已經讓你又玩又看的,連那裡都讓你掰開來看了,還不夠放肆嗎?」

  我嬌笑著說︰「難道還要…要我說髒話你才過癮嘛!」

  「好啊!你就說來聽聽!」

  「我不幹!多難為情呀!」我臉紅紅的說︰「我也不會說!」

  「不會說?那我教你!」立明笑嘻嘻的說︰「你看,你們女人這裡…叫什麼?」

  他手指摸著我的秘部。

  「啊!…我…不知道…」我羞得臉都紅透了!天啊!那麼淫穢的字眼,我怎麼說的出口!

  「你知道的!來,告訴我…」立明抱緊我︰「乖乖,說給我聽,好嗎?」

  「你…真…是,」我羞得無地置容了,說「壞透了!人家…怎麼說嘛!?」

  「看!你知道的嘛!來,說出來,很自然的嘛!女人的這裡,叫…」

  「叫…」我讓他逼得沒辦法了,終於小聲說出那難聽的字眼!

  我好羞呵!但那種墮落的快感,卻一剎那間讓我渾身發趐,下面的肉蛤,也跟著流出了yín水。

  我發狠的抱緊了立明的身體,大腿也緊緊的夾著他的手。

  「什麼?我沒聽清楚呢?」

  「不說了!你耍我的!」我吃吃地笑著,說「這麼難聽!」

  「那你是不是覺得說出來之後,很刺激,很興奮呢?」

  「你呀…真會逗人!」我輕輕的吻了立明的臉頰一下,小聲的在他耳邊說︰「說髒話真的很刺激呢!我都出水了!」

  「哦?哪裡出水了呢?」立明促狹的逗我。

  「你還想聽嗎?」我輕輕地咬著他的耳朵,羞澀地說︰「人家的…出水了嘛!」

  說完,自己也莫名的一陣快感。

  「那,出水了想幹什麼呢?」

  「想…想…」我很吃力的說著︰「想…讓你…嘛!」

  天啊!我竟然說出這麼淫蕩的話來!我自己也想不到,平日那文靜嫻淑的我,竟然會說出這麼下流、這麼粗穢的話!

  我跟著說︰「我好想…讓你的…雞巴…我的…小…呀!」

  說完這話,我渾身發燙,一陣趐麻的電流在體內流竄,雙腿緊緊夾著立明的手,渾身僵直…我已經高潮了!

  「哈哈!你看…你好興奮喲!」立明抱緊我,笑著說︰「看!我一手都是水咧!」

  「呵…我…」我回過氣來,羞紅著臉小聲說︰「我…是不是…很淫蕩呢?」

  「不!只不過你平時斯文,現在說些髒話覺得特別刺激而已。」

  「那…你還喜歡聽人家說髒話嗎?」我發嗲的對立明說。

  「好啊!當然喜歡!」立明高興的說︰「來,你看看這裡…」他坐起來,掰開我的雙腿。

  「唔,你又想出什麼花樣來玩我呀?」

  「來,用枕頭把下面墊起來…對了,再叉開腿…」

  「喲!你真壞!」我笑嘻嘻的罵道︰「死鬼!羞死人了!這麼難看!」

  我笑罵著讓他擺弄,我的下體墊高後,雙腿再大張,把女人的騷幽都暴露得一清二楚了,我新鮮的淫液和剛才交歡分泌的穢物,以及立明的jīng液,從我的亂毛之間汩汩流出,好妖冶!

  「嘻嘻…你看看你的寶貝,好漂亮喲!」立明讓我弓著身子,好看得更清楚些︰「噯,你看,這是什麼呀?」

  「吃吃…」我掩嘴而笑,說「你的…精…嘛!」

  「還有呢?」

  「我的嘛!」我發姣了,浪兮兮的說︰「人家讓你弄出來的…水…嘛!」

  「弄?怎麼弄啊?」

  「喲!…這…」我說不下去了,我還真不慣說出那詞兒。

  「說嘛我弄什麼了?」

  「你…干我…」我羞紅著臉,小聲說。

  「干你哪裡呀?」

  「…」我說得好羞!說完,下面馬上又出水了!

  「什麼?我聽不清楚耶!」

  「你…干我的…穴…」我終於勉強說了出來,哇!那感覺好爽!好刺激啊!

  「好!來,我們一起看看你的穴…」

  我聽話的撐大雙腿,難為情地說︰「噯,這姿勢…好…難看…啊!」

  「是嗎?你想不想做得更難看一些呢?」

  「這樣還不夠嗎?你還想…我怎麼樣…」

  「你做嘛!」

  「你想我怎麼做嗎?…我不知道…」

  「我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你!…」我腦子閃過一個念頭,啊!他想…,不行!太淫蕩了!我一想到那,沒來由的一陣羞意,說「不…我不…行…」

  「不行?你知道我要什麼嗎?嗯?」立明笑著問。

  「你好壞!我…不知道!」我撒嬌的說︰「你就會捉弄我!」

  「你瞎猜!你不可能知道的!」立明說。「你說,我想怎麼樣?」

  「你…想…我自己弄開…那裡…讓你看!…是嗎?」

  「哈哈!你好聰明噢!好不好嗎?嗯?」

  「你…你…」我羞澀的說「你很想我…那樣嗎?」

  「乖乖!你不想讓我觀賞你的美麗嗎?好嗎?」

  「我…,那樣子…好羞咧…」我想了一會兒,終於伸手到自己的跨間,輕輕的捻住我濕潤的肉瓣兒,慢慢的向兩邊掰開…「你…你看吧!…」

  「噢!好美!…好嫩、好可愛的寶貝呀!你再分開一點嘛!」

  「你…我…」我的腰再挺起一些,雙手再慢慢地把肉唇向兩邊盡量分開,我感覺到一股熱流從我肉縫流了出來,天!我的那個小洞…肯定露出來了!

  「嗯…呵!我又…出水…了…」我輕輕的呻吟著。

  「何太太,你們女人這小東西真奇妙呀,會說話的咧!」

  「人家…興奮…嘛!」

  「乖乖,告訴我,你這裡叫什麼?」

  「叫……女人的…小…」我已經沉迷在肉慾之中,說出那個字眼,更覺爽快!

  「這裡呢?」立明摸著我的小陰蒂,輕輕揉捏著。

  「呵…那是…那是…陰核…」我嬌笑著說︰「你要我把它翻出來讓你看嗎?

  嘻嘻…

  是不是…很…大粒呢?」

  「嗯!你的小豆豆好調皮喲!」

  「是嗎?你逗得它開心呀,把它勾引得一翹一翹的!」我俏聲說︰「喲!你看!我的小陰唇也會動呢!」我浪語嗲聲說。

  「何太太,這裡呢?」

  「呵呵…那是人家的ròu洞嘛!」我已經發姣得難以自拔了,淫蕩萬分的說︰「讓你的大陰莖…進去的ròu洞呀!啊…我又洩了!我要…」

  「要什麼呀?」

  「我要…要你干我…,干我的…穴!小騷…穴」我幾乎瘋狂的浪叫著,身子僵硬的弓緊,雙腿叉得開開,雙手掰開穴縫,由於性慾高亢,小陰唇也一張一張的特別淫穢。

  立明看我的樣子,知道我已經忍無可忍了,就說︰「何太太,你想玩了嗎?」

  「我…我想…呵!」

  「你試過69式嗎?」

  「什嗎?我不知道…」

  「我幫你吹,你也幫我吹啊!」

  「我…唔…試一試…吧…」我真是讓他玩得服了,吹簫也干!

  「那,太謝謝你了!」

  「你逗得我開心嘛!人家都要變成妓女那麼淫蕩了!」我嬌笑著抓住了立明的大ròu棒,說︰「喲!小弟弟,你好強壯喲,來,阿咻n佪邟A!」

  我騎在立明頭上,握住肉莖,慢慢的親吻立明的龜頭,再含住慢慢的吞吐,還用舌頭繞著他的龜頭打圈圈。

  立明也吻上了我的穴,他真是玩女人的高手,先用舌頭順著我的肉縫上下滑動,又輕輕的用牙齒咬我的陰蒂頭,再掰開我的小陰唇,把舌頭伸進去攪弄著。

  我讓立明弄得渾身都趐了,身子不住的篩糠般顫抖,嘴裡也嗯嗯啊啊的叫著。

  「喲!你看看你老婆,比我還淫蕩呢!」一把又嬌嗲又甜美的女人聲音在我們身後傳來。

  我嚇了一跳,連嘴裡的ròu棒都忘了吐出來,只見我丈夫抱住溫娜,溫娜雙腿勾住我丈夫的腰,兩人都是赤條條的,溫娜笑嘻嘻的看看著我。

  我吐出了立明的肉莖,趕緊掙扎著想站起來,但立明緊緊的抱住我的腰,我根本站不起來。

  「何太太,你老公和我老公說好了的,今天我們交換性伴侶,怎麼樣,我老公好玩吧?」溫娜笑著說,跟著她那碩大的臀部一個挺動︰「噗滋」的套上了我丈夫的肉莖。

  我看了看我老公,他也笑著看我,說︰「怎麼樣,我們大家都玩得很開心嘛,繼續玩嘛!」

  我正在興頭上,也沒想太多,只說︰「你們…看了多久了?」

  「嘻嘻!從你說髒話開始,我們就看見了,你說的髒話好刺激喲!聽得你老公興奮得又要幹我!」溫娜姣姣的說著,繼續套弄著我丈夫的ròu棒。

  立明在我下面笑對溫娜說︰「小娜,何超的雞巴弄得你好爽吧!這麼久才進來!」

  「嘿!還敢說我哩!把人家冰清玉潔的何太太玩得這麼淫蕩了,你肯定也爽歪歪了吧?」

  「嘿嘿!大家彼此彼此而已,阿超,你太太潛質挺好的麼,這麼快就會享受口交的樂趣了!」

  我讓立明說得羞澀萬分,紅著臉說︰「你們…別說我…好嗎?」

  「何太太!怕什麼羞嘛!我還不是讓你老公幹得穴兒都快要破了!」溫娜笑著看看我的下體,說︰「呵!你們看!她的xiāo穴出水了咧!」

  「是嘛!」我老公笑著看了看,說︰「太太!你叉開腿讓我們看看嘛!好淫穢的騷穴喲!」

  「不幹!」我羞得夾緊了雙腿。

  但是,立明和阿超一起,把我翻過來按在沙發上,立明還用力的掰開我的雙腿。

  溫娜吐出了我老公的陰莖,湊到我的下陰之前,笑著說︰「何太太!你的陰戶好美喔!我雖然是女人,也忍不住要玩玩它哩!」

  她捻住了我的穴唇,盡力的向兩邊掰開…

  「嘻嘻!我還是第一次這麼樣看我們女人的寶貝呢!真淫穢喲!毛都濕透了耶!」

  溫娜浪笑著翻開我的xiāo穴,讓我那興奮得一伸一縮的嫩肉綻裂出來!

  「呵!何太太,你的小妹妹好像挺饞嘴的呢!剛才我老公還沒有餵飽它嗎?

  喲!又出水了!」

  溫娜可能覺得光是看還不夠過癮,竟然伸出舌頭舔弄我的穴縫!我本已興奮,讓她再這麼一弄,爽得我下體不住的顫抖,我已經覺察到自己的分泌明顯增多了,溫娜看到我的反應,更加賣力的舔著,還輕輕的咬著我的小陰蒂,又吸又吮。

  我第一次被一個女人舔弄下陰,溫娜也是女人,對於我們女人的弱點和需要太瞭解了!專揀我難受的地方弄,把我玩得渾身趐麻,雪白的大屁股不住的顫抖著,嘴上也忍不住開始呻吟了!

   【百度12看书网加收藏】

   我是一個二十七歲的住家少婦,丈夫開了一間卡拉OK,我們生了小孩之後,我就在家照顧小孩,不去上班了,丈夫何超忙於生意,經常徹夜不歸。

  丈夫的卡拉OK請了一個公關經理,叫溫娜,他們夫婦住在我們隔壁,他丈夫叫周立明,是個股票經紀,這段時間生意不好,呆在家裡閒著,有時也過來我家吃頓午餐。

  這天晚上,立明過來我家,說他們都不回來吃晚飯,叫我一起上街吃晚飯。

  我也有點習慣丈夫不回家吃飯了,就答應了。把小孩交給保姆,我們就上了街。

  「何太太,你丈夫最近也常常不回家嗎?」

  「是呀,經常晚上兩三點才回來,有時第二天早上才回來,真不知道他忙什麼!」

  我沒好氣的說。

  「我老婆也是,我問過卡拉OK的小李,他說一般晚上一點以前就關門了,怎麼搞得那麼夜!」

  「何超說關門之後和同事宵夜。」

  「哦?那我們今晚也去和他們一起吃宵夜。」

  「好啊!」

  吃完晚飯回家,到了十二點半,立明過來叫我,我們一起開車去我丈夫開的那間卡拉OK。

  去到那裡,已經關門了,裡面還有些燈光。

  我也有鑰匙的,就從側門開門進去。

  大廳裡沒人,包房那邊有音樂和燈光。

  我們從走廊走過去,來到門邊,聽見裡面傳出女人的嬌笑聲︰

  「喲,要死咯…輕點嘛…」

  聲音隱約,門從裡面反鎖了。

  我們心裡都嘀咕著,對視一眼,但又不敢肯定。

  「去那邊的窗口看看!」我說。

  我們走進旁邊那個包房,兩間包房的陽台是相連的。

  鋁合金窗門關上了,窗簾遮的密密的,沒辦法看。但聲音比剛才清楚。

  「嘻嘻,你看看,人家都要流水咯…」

  「流水就好麼,來,把腿張開一點…」

  「還不夠麼,我的xiāo穴都張開口了呢!看!我的肉門會動的呀,別咬那麼大力麼,小豆豆嫩喲,…噢,死鬼何超,…別拔我的穴毛呀…」

  「你的毛這麼密,不分開怎麼找的到你的ròu洞呢?」

  「喲!怪我多毛耶!喏,我掰開我的穴兒,讓你舔舔我的肉縫吧!讒嘴貓!」

  這下我們都知道了,我丈夫和立明老婆,正在裡面偷情!

  我氣的都忘記喊叫了,立明卻看著我,像是早已知道一樣,說︰「何太太,其實我早就猜到了,只不過沒有親眼證實而已,他們已經搞了一個多月了,我自己在外面也不是一個女人,所以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已,你就…」

  「別說了!他做初一,我做十五,看看誰吃虧!」我也氣了,聲音不大,但卻很堅決。

  這時候,裡面又傳來他們的聲音…

  「喔…你的ròu棒好硬喔…」

  「快,快插進來…噢…進去了!啊!插到我肚子裡去了!好脹哦!」

  「淫婦!」立明罵道。「一天不挨插就叫春!」

  「你老婆挺浪的喲!」我小聲說。

  「她在我面前,哪裡敢這樣!」

  「為什麼?」

  「每次她都讓我幹得喊救命,就是因為她受不了我那麼大,才出去偷食的!」

  我聽了,有點好笑,男人都愛逞能,老婆偷食還要說是因為自己太強壯了。

  立明看我好像不信,就說︰「真的,我老婆那裡比較窄,我又要個把小時,她經常要用口幫我解決才行,她就是不喜歡口交,所以我們才鬧翻的。」

  「你這麼厲害?我老公一般半個鐘就行了。」我笑了笑,老實說,我生了小孩子之後,老公就很少和我性交了,聽了他們在裡面的淫蕩話語,心裡也癢癢的。

  「不過,我們快半年沒有做愛了…」

  立明何等聰明,馬上聽出苗苗了,他伸手拉住我的手,笑著說︰「你聽聽,他們說什麼呢?」

  我讓他握住我的手,側耳聽…

  「噢!好棒喲,要插穿我的ròu洞了,啊…」

  「喔,爽死了,肉穴要爽爛了,哦…我洩了…浪女人要洩了…」

  「不聽了!再聽我就忍不住了!」我笑著對立明說︰「要聽你自己聽吧!」

  「嘿嘿,你的定力也不怎麼樣嘛!」

  「你就行…」我一邊說,一邊裝作不在意的用臀部挨上他下體,嘿,他那東西早已直挺挺的了!「嘻嘻,還說我呢,你自己…」

  「我怎麼了?」立明促狹的說。

  「你自己心知肚明!都一柱擎天了,還裝蒜!」我伸手打了他胯間的凸起…

  哇,好硬喲!

  「嘿嘿,正常反應嘛,你沒有感覺嗎?」

  「我才沒有你們男人那麼心邪呢!」

  「是嗎?那你為什麼鼻子尖冒汗,還要夾緊雙腿呢?」

  「死鬼!自己知道的嘛!又不是處男了!」

  「哈,我只知道自己的反應,誰知道你夾緊雙腿做什嗎?」

  「怪不得你老婆偷人,你連女人的正常反應都不知道!」

  「哦?這是你們女人的正常反應嗎?好像有點不同啊?」

  「怎麼不同?」

  「你沒聽我老婆說嗎,應該是下面出水才對呀!」

  「要死了!」我嬌羞的甩開他的手,說「你又知道我下面沒出水?」說完,我自己也覺得臉頰發燒了。

  「噢!我明白了,你下面出水了,就夾緊雙腿,防止那水流下來!是嗎?」

  他笑的好邪門!

  「去!不跟你說了!就會佔人家的便宜!」

  「別生氣嘛,說說笑而已,」立明打了個哈哈︰「哎,何太太,你怎麼喘氣啊?」

  「你自己聽嘛,真肉麻!」

  原來裡面的男女又弄出聲音了…

  「超哥,你好棒喲,我快頂不住了…」

  「我也要來了,喔…」

  「啊!shè精了!射到我臉上!射到我臉上!快!噢!射出來了!好多呀,噢!

  …」

  我聽著,呼吸也急促起來。

  立明肯定看到我的反應了,伸手從背後抱住我,輕輕的在我耳邊說︰「何太太,你是不是也頂不住了呢?」

  「嗯…」我聲音也有點顫動,無力的挨著立明的身體。

  立明的雙手從我肋下把我抱得更緊,他的雙臂,在我胸前的雙峰之下,微微的托住我豐滿的乳房。

  我整個背都緊貼著立明,我感覺到自己的臀溝之內,有一根硬挺挺的東西頂著…還會動哩!

  立明抱住我,半拖半摟的把我挪進隔壁的包房,我們一起坐在那寬大的長沙發上。

  包房很暗,讓我感覺沒有那麼難堪…他真清楚女人的心理!

  立明抱著我,沒有什麼行動,只是他那要命的小弟弟,緊緊的頂在我臀溝那兒,一動一動的。

  我的敏感部位,距離他那東西只有幾寸之遙,呵,好難受啊!

  終於,還是我忍不住了,小聲說︰「你呀,…」

  「怎麼了?」

  「…」我沒出聲,但呼吸急促了一些,胸脯起伏著。

  「不舒服嗎?」

  「嗯…」

  「哦!哪裡不舒服呢?」他的話語裡帶著笑意。

  「嗯…心裡…不舒服…」

  「哦,我幫你…」他一邊說,一邊伸手到我胸部,雙掌從下往上,握住我挺拔的雙乳,一手兜住一個,輕輕摩挲著,有時還微微用力的撫弄幾下。

  「嗯…」我感覺很舒服,也輕輕的從鼻子裡露出了聲音。

  立明開始更進一步的動作了,他的手從我上衣下面伸進去,慢慢的撫摸我的肚子,然後又向上,從我的胸罩鑽進去,緊緊的握住我的乳房。

  他的另一支手,撩起了我的裙子,撫摸我的大腿,輕輕的,慢慢的,摸到我兩腿中間的禁地。

  我知道自己的內褲已經濕了很多,本能的夾緊雙腿。

  立明並不著急,抽出讓我夾緊的手,摸到我的背上的胸罩帶子,想解開它。

  他摸索了一會兒,還是解不開。

  「傻瓜,扣子在前面呢!」我忍不住笑著說。

  「哦!」他恍然道︰「怪不得找不到呢!」

  他終於解開我雙乳的束縛,一手捏住我一粒乳頭,輕輕的揉捻著,把我那兩顆乳頭揉得慢慢硬了起來。

  「何太太,你的胸很結實,很有彈性啊,嘻嘻,你的乳頭真硬啊!」

  「讓你這麼捏,怎麼會不硬吶!」我也笑道。

  立明放開我的乳房,伸手再撩起我的裙子,很快的從我的膝蓋摸上我的大腿,又探進我雙腿中間,輕輕的按在我賁起的小肉山上。

  我的內褲更濕了,他的手指輕輕撫摸我柔軟的肉丘,上下遊走。

  「噢!…」我一聲輕呼。

  原來,他的手指在我內褲上下撫摸了一會兒,又微微用力按壓,把我那凸起的肉丘按得裂開了兩半!

  我再也忍不住了,時高時低的呻吟聲,斷斷續續的從我的鼻孔傳出來。

  「何太太,你這裡很柔軟哦,我想看看,行嗎?」

  「…」我沒出聲,我還是有點害羞。

  立明見我沒出聲,就繼續撫弄我的禁地,隔著內褲順著我裂開的肉縫,上下滑動。

  過了一會兒,我見他沒有什麼行動,就小聲說「你要看…就…」說完,嬌羞的把頭埋在胸前。

  他一聽,高興的說︰「嗨,我還以為你不肯呢!」

  「死鬼!不肯會讓你這樣摸來摸去的嘛!」我嬌笑著說「傻瓜!…等會兒都讓你爬到身上了,還不肯什嗎?」

  「那一會兒我讓你爬在我上面,好嗎?」他笑嘻嘻的說。

  「好你個死鬼頭!」

  立明起身把房門鎖上,又打開房燈。

  「不要那麼亮嘛!」我羞澀的說。

  「你這麼美,我想看清楚一點啊!」

  「咄!白天沒見過嗎?」我白了他一眼。

  「白天只能看見你的外貌嘛!」

  「死鬼!」我吃吃的笑道︰「你就是心邪!除了外貌,你還想看什麼呀?」

  「那當然是你的秘密咯!」立明笑嘻嘻的坐過來,解開我上衣的扣子。

  我的胸罩已經讓他解開了,順勢就掉了下來。

  「哇!好美!」他讚歎的看著我高聳的雙乳,說︰「你的胸真漂亮!」

  我嬌羞的讓他觀賞著。

  他又解下我的裙子,我只剩下一條窄窄的三角褲,包住我最後的秘密。

  立明再把我那僅剩的遮羞布,也毫不猶豫的脫了下來。

  我光潔的肌膚,平坦的小腹,以及下面那一團已經有點亂的密草,都讓他一覽無遺了!

  他蹲在我前面,慢慢的撫摸著我的大腿,讚歎著說「哇!真是太美了!」

  我吃吃笑道「喲,看你那色迷迷的樣子!」

  「何太太,你的陰毛很細哦!」他摸到了我的禁地,輕輕的撥弄我的穴毛。

  「嗯…」我閉上了眼睛,享受著他的撫弄。

  「何太太,張開你的腿,讓我看看好嗎?」

  我猶豫了一下,終於慢慢打開雙腿…好羞!

  我不敢睜開眼睛,我知道,自己這樣把雙腿叉開大大的,讓男人這麼仔細的觀賞自己的肉穴,那是多麼淫穢的情景呀!

  噢!他伸手摸我的穴兒了!

  噢!他!他捻住我兩片小唇兒,向兩邊掰開了!啊!…我…我心裡清楚,這樣掰開我那兩扇肉門,將會看到什嘛!

  啊!我那最隱秘的xiāo穴口,那還淌著淫液的肉縫,那淫穢的蠕動著的嫩肉,都讓他看的一清二楚了!

  我又流水了!汩汩的從我的穴口流出來了!

  咦?是什麼?軟軟的像蛇一樣的,伸進我穴縫裡了!

  噢!他的舌頭!他舔著我的穴兒!噢…進去了!他竟然把舌頭伸進我的小淫洞裡去了!

  啊啊!別逗我的小肉粒!噢…小肉粒顫抖了!它興奮的勃起,一跳一跳的向男人獻媚哪!

  我忍無可忍了,雙腿用力的夾緊立明的頭,伸手去拉他的褲子,手忙腳亂的解開他的皮帶,扯下他的褲子。

  「我要!我要!…」我語無倫次了!

  「好!我來了!」立明抽出讓我夾緊的腦袋。

  一會兒,我感覺到他赤裸的身體壓了上來,一條硬梆梆的肉棍頂住了我的陰戶,把我柔軟的肉團頂開,磨擦著我的肉唇,頂住我脹硬的陰蒂兒。

  我伸手把自己的肉瓣捏住,盡量的向兩邊掰開…天啊!那穴孔一定很小!不然怎麼會有「噗」的響聲呢?

  他也很衝動,ròu棒順著我張開的穴門向裡插進!

  噢!進去了!好大喲!「喔…」我不禁輕呼一聲。

  他粗壯的陽具就著我的淫液,完全的插進我體內,塞得我穴兒好脹喲!

  我緊緊的抱住立明壯實的軀體,他的胸膛壓在我胸口,把我肥脹飽滿的乳房壓得扁扁的。

  我的雙腳,也用力的勾緊立明的腰,下體向上挺起,緊緊的貼著他身體。立明沒有急著抽動,輕輕的吻我的耳朵,還把舌頭伸進我耳孔裡攪動。

  過了一會兒,我讓他弄的渾身都趐麻了,他還是插進我體內一動也不動的。

  我小聲在他耳邊說︰「立明,你怎麼不動啊?」

  「我捨不得動啊!你的身子這麼好,我要慢慢享受呀!」

  「可是…我好癢,好難受啊…」

  「哦?哪裡難受呀?」

  「那裡…,下面…嘛…」

  「想做了嗎?不想再培養情趣了嗎?」

  「嘻嘻…」我嬌羞的笑了笑,帶點嗲氣的說「人家的情趣,早就讓你挑逗起來了,你自己知道的嘛!」

  「是嘛!我怎麼不知道呢!」

  「你!你真是壞死了!」我扭捏的作勢掙扎著,吃吃笑道︰「要是我沒有情趣做,會不顧羞恥的讓你觀賞下面,還拉著你插進自己的…那裡嘛!」

  「你說什麼?插進你哪裡啊?」

  「是…是插進…那裡…嘛!」我終究還是說不出那麼淫穢的稱呼,嬌羞的道︰「不說了!便宜都讓你佔盡了,還要取笑人家!」

  「噢!原來這樣!那我就要盡情的享受你的身體咯!」

  「快點嘛!我讓你玩個夠,行了吧?」我忍不住又催他動一動那該死的硬家伙了!

  立明終於開始抽插了,開始慢慢的,挺溫柔的,我也挺動自己的下體,迎合他的動作。

  我忍了很久的呻吟聲,逐漸高昂了!

  「呵…啊…」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叫什嘛!只知道下體傳來的快感,已經快要把我吞噬了!

  立明果然厲害,插得我高潮迭起,我喘著氣道︰「立明!你好勁呀!我好爽喲!」

  「何太太,我也快了!我可以射進去嗎?

  「可以的!你射吧!射進我裡面!」我也瘋狂的拋動下體,忘情的叫喊著「啊!我又要飛了!呵…」

  立明的肉棍在我穴兒裡一跳一跳的,shè精了!

  我們身體僵直著,一動也不動。

  好一會兒,立明在我耳邊小聲說︰「何太太,和你做愛真爽!」

  「是嗎?」我嬌羞著說「你也很厲害嘛!」

  「你配合得好而已!」

  「去!你挑逗人家的嘛!」我佯作推開他,哎呀,他的ròu棒從我那裡拔出來時,還「噗」的響了一聲哪!

  「哈哈!意猶未盡啊!」

  「你作死!」我嬌羞的捶打著立明的胸膛︰「佔了便宜還賣乖!」

  「哎,何太太,你那裡很緊喲,一點也不像生過小孩的人!」

  「嗯!」我小聲應道︰「你弄得我有點痛呢!」

  「那爽不爽呢?想再來嗎?」

  「呀!你這麼快又想…了嗎?」我驚訝的問。

  「你看…」

  我順著他所指看去…

  哇!那東西又翹起來了!搖頭晃腦的,好神氣喲!

  「立明!你真是好厲害呀!」我埋首在他頸邊,小聲說「它…好大啊…"

  「那你喜歡大的嗎?」

  「嘻嘻…」我吃吃地笑著說「不告訴你!」

  「你不告訴我,但是你的小妹妹已經告訴我了!」

  「誰說的?」

  「你看,你的小妹妹又流口水了!」

  「嗯!我不幹!」我撒嬌的說「那是你自己…剛才弄進去的嘛!不是我的…」

  「是嗎?我看看…」他伸手打開我的雙腿。

  「別!別…這樣嘛!」我嬌羞的加緊雙腿。

  「讓我看看嗎?」立明央求著。

  「不…人家會…難為情的…」我吞吞吐吐的說。

  「唉!」立明好像很失望的歎了口氣。

  看他失望的樣子,我有點不忍心了,躊躇了一會,嬌羞的在他耳邊說︰「別那麼小氣嘛!人家都讓你…了!你真要看,就…」

  「真的?」他如獲至寶︰「你真好!」

  「那裡…好羞的喲!你不許笑的哦!」

  「我怎麼會笑你呢,我只是想慢慢的欣賞你呀!」

  他分開我的雙腿,仔細的觀賞著。

  我又閉上眼睛,讓他玩弄著。

  「呀!何太太,你的這顆小豆豆很大耶!」

  「嗯!」我小聲的應著,我當然知道,我的小豆豆真的挺大粒的。

  「哦,它還會一跳一跳的呢!」立明俏皮的逗弄著。

  「你…弄的嘛!」

  「我覺得你的寶貝很好看耶!」立明用手指在我的肉縫上下滑動著。

  「嗯…那裡…怎麼會好看呢!醜死了!」我羞澀的說。

  「不!你的小妹妹很漂亮的!」他輕輕的掰開我的陰肉,說「你看!多嫩的肉!好像雞蛋白一樣!多細的毛,又密又軟,黑乎乎的,好誘人喲!」

  「是真的嗎?」我嬌羞的說︰「真的好看嗎?」

  「唔!真是嬌艷欲滴,美得冒泡了!」

  「哪裡冒泡呀?」我促狹的問。

  「這裡呀!」立明指著我的ròu洞說︰「看,還在冒著呢!」

  「嘻嘻!你的大牙刷插進去,刷了這麼久,我的小嘴兒當然要冒泡泡了呀!」

  我浪兮兮的說。

  「哈哈!那你喜歡我的大牙刷嗎?」

  「唔…人家就算喜歡,也…也不能說…的嘛!」我半嬌半嗲的說「人家已經讓你盡情的玩弄了,總不能太放肆嘛!」

  「何太太,你試試放肆一些,可能會更爽呢!?」

  「人家都已經讓你又玩又看的,連那裡都讓你掰開來看了,還不夠放肆嗎?」

  我嬌笑著說︰「難道還要…要我說髒話你才過癮嘛!」

  「好啊!你就說來聽聽!」

  「我不幹!多難為情呀!」我臉紅紅的說︰「我也不會說!」

  「不會說?那我教你!」立明笑嘻嘻的說︰「你看,你們女人這裡…叫什麼?」

  他手指摸著我的秘部。

  「啊!…我…不知道…」我羞得臉都紅透了!天啊!那麼淫穢的字眼,我怎麼說的出口!

  「你知道的!來,告訴我…」立明抱緊我︰「乖乖,說給我聽,好嗎?」

  「你…真…是,」我羞得無地置容了,說「壞透了!人家…怎麼說嘛!?」

  「看!你知道的嘛!來,說出來,很自然的嘛!女人的這裡,叫…」

  「叫…」我讓他逼得沒辦法了,終於小聲說出那難聽的字眼!

  我好羞呵!但那種墮落的快感,卻一剎那間讓我渾身發趐,下面的肉蛤,也跟著流出了yín水。

  我發狠的抱緊了立明的身體,大腿也緊緊的夾著他的手。

  「什麼?我沒聽清楚呢?」

  「不說了!你耍我的!」我吃吃地笑著,說「這麼難聽!」

  「那你是不是覺得說出來之後,很刺激,很興奮呢?」

  「你呀…真會逗人!」我輕輕的吻了立明的臉頰一下,小聲的在他耳邊說︰「說髒話真的很刺激呢!我都出水了!」

  「哦?哪裡出水了呢?」立明促狹的逗我。

  「你還想聽嗎?」我輕輕地咬著他的耳朵,羞澀地說︰「人家的…出水了嘛!」

  說完,自己也莫名的一陣快感。

  「那,出水了想幹什麼呢?」

  「想…想…」我很吃力的說著︰「想…讓你…嘛!」

  天啊!我竟然說出這麼淫蕩的話來!我自己也想不到,平日那文靜嫻淑的我,竟然會說出這麼下流、這麼粗穢的話!

  我跟著說︰「我好想…讓你的…雞巴…我的…小…呀!」

  說完這話,我渾身發燙,一陣趐麻的電流在體內流竄,雙腿緊緊夾著立明的手,渾身僵直…我已經高潮了!

  「哈哈!你看…你好興奮喲!」立明抱緊我,笑著說︰「看!我一手都是水咧!」

  「呵…我…」我回過氣來,羞紅著臉小聲說︰「我…是不是…很淫蕩呢?」

  「不!只不過你平時斯文,現在說些髒話覺得特別刺激而已。」

  「那…你還喜歡聽人家說髒話嗎?」我發嗲的對立明說。

  「好啊!當然喜歡!」立明高興的說︰「來,你看看這裡…」他坐起來,掰開我的雙腿。

  「唔,你又想出什麼花樣來玩我呀?」

  「來,用枕頭把下面墊起來…對了,再叉開腿…」

  「喲!你真壞!」我笑嘻嘻的罵道︰「死鬼!羞死人了!這麼難看!」

  我笑罵著讓他擺弄,我的下體墊高後,雙腿再大張,把女人的騷幽都暴露得一清二楚了,我新鮮的淫液和剛才交歡分泌的穢物,以及立明的jīng液,從我的亂毛之間汩汩流出,好妖冶!

  「嘻嘻…你看看你的寶貝,好漂亮喲!」立明讓我弓著身子,好看得更清楚些︰「噯,你看,這是什麼呀?」

  「吃吃…」我掩嘴而笑,說「你的…精…嘛!」

  「還有呢?」

  「我的嘛!」我發姣了,浪兮兮的說︰「人家讓你弄出來的…水…嘛!」

  「弄?怎麼弄啊?」

  「喲!…這…」我說不下去了,我還真不慣說出那詞兒。

  「說嘛我弄什麼了?」

  「你…干我…」我羞紅著臉,小聲說。

  「干你哪裡呀?」

  「…」我說得好羞!說完,下面馬上又出水了!

  「什麼?我聽不清楚耶!」

  「你…干我的…穴…」我終於勉強說了出來,哇!那感覺好爽!好刺激啊!

  「好!來,我們一起看看你的穴…」

  我聽話的撐大雙腿,難為情地說︰「噯,這姿勢…好…難看…啊!」

  「是嗎?你想不想做得更難看一些呢?」

  「這樣還不夠嗎?你還想…我怎麼樣…」

  「你做嘛!」

  「你想我怎麼做嗎?…我不知道…」

  「我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你!…」我腦子閃過一個念頭,啊!他想…,不行!太淫蕩了!我一想到那,沒來由的一陣羞意,說「不…我不…行…」

  「不行?你知道我要什麼嗎?嗯?」立明笑著問。

  「你好壞!我…不知道!」我撒嬌的說︰「你就會捉弄我!」

  「你瞎猜!你不可能知道的!」立明說。「你說,我想怎麼樣?」

  「你…想…我自己弄開…那裡…讓你看!…是嗎?」

  「哈哈!你好聰明噢!好不好嗎?嗯?」

  「你…你…」我羞澀的說「你很想我…那樣嗎?」

  「乖乖!你不想讓我觀賞你的美麗嗎?好嗎?」

  「我…,那樣子…好羞咧…」我想了一會兒,終於伸手到自己的跨間,輕輕的捻住我濕潤的肉瓣兒,慢慢的向兩邊掰開…「你…你看吧!…」

  「噢!好美!…好嫩、好可愛的寶貝呀!你再分開一點嘛!」

  「你…我…」我的腰再挺起一些,雙手再慢慢地把肉唇向兩邊盡量分開,我感覺到一股熱流從我肉縫流了出來,天!我的那個小洞…肯定露出來了!

  「嗯…呵!我又…出水…了…」我輕輕的呻吟著。

  「何太太,你們女人這小東西真奇妙呀,會說話的咧!」

  「人家…興奮…嘛!」

  「乖乖,告訴我,你這裡叫什麼?」

  「叫……女人的…小…」我已經沉迷在肉慾之中,說出那個字眼,更覺爽快!

  「這裡呢?」立明摸著我的小陰蒂,輕輕揉捏著。

  「呵…那是…那是…陰核…」我嬌笑著說︰「你要我把它翻出來讓你看嗎?

  嘻嘻…

  是不是…很…大粒呢?」

  「嗯!你的小豆豆好調皮喲!」

  「是嗎?你逗得它開心呀,把它勾引得一翹一翹的!」我俏聲說︰「喲!你看!我的小陰唇也會動呢!」我浪語嗲聲說。

  「何太太,這裡呢?」

  「呵呵…那是人家的ròu洞嘛!」我已經發姣得難以自拔了,淫蕩萬分的說︰「讓你的大陰莖…進去的ròu洞呀!啊…我又洩了!我要…」

  「要什麼呀?」

  「我要…要你干我…,干我的…穴!小騷…穴」我幾乎瘋狂的浪叫著,身子僵硬的弓緊,雙腿叉得開開,雙手掰開穴縫,由於性慾高亢,小陰唇也一張一張的特別淫穢。

  立明看我的樣子,知道我已經忍無可忍了,就說︰「何太太,你想玩了嗎?」

  「我…我想…呵!」

  「你試過69式嗎?」

  「什嗎?我不知道…」

  「我幫你吹,你也幫我吹啊!」

  「我…唔…試一試…吧…」我真是讓他玩得服了,吹簫也干!

  「那,太謝謝你了!」

  「你逗得我開心嘛!人家都要變成妓女那麼淫蕩了!」我嬌笑著抓住了立明的大ròu棒,說︰「喲!小弟弟,你好強壯喲,來,阿咻n佪邟A!」

  我騎在立明頭上,握住肉莖,慢慢的親吻立明的龜頭,再含住慢慢的吞吐,還用舌頭繞著他的龜頭打圈圈。

  立明也吻上了我的穴,他真是玩女人的高手,先用舌頭順著我的肉縫上下滑動,又輕輕的用牙齒咬我的陰蒂頭,再掰開我的小陰唇,把舌頭伸進去攪弄著。

  我讓立明弄得渾身都趐了,身子不住的篩糠般顫抖,嘴裡也嗯嗯啊啊的叫著。

  「喲!你看看你老婆,比我還淫蕩呢!」一把又嬌嗲又甜美的女人聲音在我們身後傳來。

  我嚇了一跳,連嘴裡的ròu棒都忘了吐出來,只見我丈夫抱住溫娜,溫娜雙腿勾住我丈夫的腰,兩人都是赤條條的,溫娜笑嘻嘻的看看著我。

  我吐出了立明的肉莖,趕緊掙扎著想站起來,但立明緊緊的抱住我的腰,我根本站不起來。

  「何太太,你老公和我老公說好了的,今天我們交換性伴侶,怎麼樣,我老公好玩吧?」溫娜笑著說,跟著她那碩大的臀部一個挺動︰「噗滋」的套上了我丈夫的肉莖。

  我看了看我老公,他也笑著看我,說︰「怎麼樣,我們大家都玩得很開心嘛,繼續玩嘛!」

  我正在興頭上,也沒想太多,只說︰「你們…看了多久了?」

  「嘻嘻!從你說髒話開始,我們就看見了,你說的髒話好刺激喲!聽得你老公興奮得又要幹我!」溫娜姣姣的說著,繼續套弄著我丈夫的ròu棒。

  立明在我下面笑對溫娜說︰「小娜,何超的雞巴弄得你好爽吧!這麼久才進來!」

  「嘿!還敢說我哩!把人家冰清玉潔的何太太玩得這麼淫蕩了,你肯定也爽歪歪了吧?」

  「嘿嘿!大家彼此彼此而已,阿超,你太太潛質挺好的麼,這麼快就會享受口交的樂趣了!」

  我讓立明說得羞澀萬分,紅著臉說︰「你們…別說我…好嗎?」

  「何太太!怕什麼羞嘛!我還不是讓你老公幹得穴兒都快要破了!」溫娜笑著看看我的下體,說︰「呵!你們看!她的xiāo穴出水了咧!」

  「是嘛!」我老公笑著看了看,說︰「太太!你叉開腿讓我們看看嘛!好淫穢的騷穴喲!」

  「不幹!」我羞得夾緊了雙腿。

  但是,立明和阿超一起,把我翻過來按在沙發上,立明還用力的掰開我的雙腿。

  溫娜吐出了我老公的陰莖,湊到我的下陰之前,笑著說︰「何太太!你的陰戶好美喔!我雖然是女人,也忍不住要玩玩它哩!」

  她捻住了我的穴唇,盡力的向兩邊掰開…

  「嘻嘻!我還是第一次這麼樣看我們女人的寶貝呢!真淫穢喲!毛都濕透了耶!」

  溫娜浪笑著翻開我的xiāo穴,讓我那興奮得一伸一縮的嫩肉綻裂出來!

  「呵!何太太,你的小妹妹好像挺饞嘴的呢!剛才我老公還沒有餵飽它嗎?

  喲!又出水了!」

  溫娜可能覺得光是看還不夠過癮,竟然伸出舌頭舔弄我的穴縫!我本已興奮,讓她再這麼一弄,爽得我下體不住的顫抖,我已經覺察到自己的分泌明顯增多了,溫娜看到我的反應,更加賣力的舔著,還輕輕的咬著我的小陰蒂,又吸又吮。

  我第一次被一個女人舔弄下陰,溫娜也是女人,對於我們女人的弱點和需要太瞭解了!專揀我難受的地方弄,把我玩得渾身趐麻,雪白的大屁股不住的顫抖著,嘴上也忍不住開始呻吟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可爱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到碗里来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