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160没有的情,哪来的恋

  全本言情小说,陆门:七年顾初如北

  实验室。

  两张尸检台,一张上面躺着一副完整的尸体,另一张,躺着身穿白大褂的陆北辰。

  罗池戴着医用手套,小心翼翼地捧起被精致粘好的人头骨,不由得暗赞陆北辰的耐性。想起昨天,他风尘仆仆地从南山而归,将一箱子或被泥土包裹或已经快看不出形状来的碎骨放在陆北辰面前时,心里那叫一个愧疚。

  经过数日不眠不休的折腾和追踪,在对南山进行地毯式搜索后,也终究找到了萧雪遗失的头颅和连着头颅的那截颈骨,只不过下场惨点儿,南山的猴子极具破坏力,将头骨和颈骨摔得七零八碎的,大大增加了警方的搜索难度,他们如同拾荒者,一块一块搜寻,骨头碎片就成了堆,如同一个个拼图块,这些人骨碎片交给陆北辰,意味着他的工作量极大。

  陆北辰接到箱子打开开了一眼后什么都没说,直接在交接文件上签了字,虽说罗池也明白这是陆北辰的工作,但还是不放心今天特地跑来看看,谁知道头骨竟已经粘好了。

  只是,陆北辰看上去是累坏了,他就和衣而睡,规整地平躺在旁边,连罗池进来他都未察觉。罗池抱着头骨,瞅了瞅左手边的尸体,又瞧了瞧右手边的陆北辰,想着要不要将他叫醒,一个正常人躺在尸检台上,乍一看挺瘆人的。

  “你最好把头骨给我放下,我可不想重复性工作。”尸检台上,阖着眼的陆北辰慢悠悠地飘出了句警告。

  原本是静得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的环境,冷不丁冒出一道声音着实会吓人一跳,罗池没料到他是醒着的,手冷不丁一抖,头骨就从指尖滑落,就在快要回归碎片时,一只大手利落地将其接住。

  罗池这才反应过来,开口说话时嗓音都变尖细了,“老兄,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已经从尸检台上起身的陆北辰给了他个不悦的眼神,然后十分谨慎地将头骨接到了颈骨之上。罗池见他面色略微憔悴,眼圈还有点黑,问,“你花一晚上的时间拼好的?”

  “你们警方的行动力有待提高。”陆北辰拿了几块医用纱布,走到水池旁简单地洗了把脸,用纱布替代了毛巾,“还多亏了你们,让我重拾了儿时拼拼图的乐趣。”

  陆北辰这人说话向来反着说,罗池倒也习惯他的这种冷嘲热讽了,凑上前陪着笑脸道,“骨头没有缺斤少两吧?”

  “你们也总算给警局挽回了面子。”

  罗池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就舒坦了,萧雪的尸体完整,不论对案情还是对死者家属来说,都有个交代了。

  “发现了什么吗?”

  陆北辰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脸色苍白的自己,下巴新生了胡茬,青嘘嘘的一片,一时间有点恍惚。罗池问了话后半天听不到他回复,见陆北辰盯着镜子不知道在瞅什么,脊梁骨就有点泛冷了,上前拍了下他的肩膀,虚声问,“你……看什么呢?”

  警局里总有些新人蛋子讲些什么解剖室实验室闹鬼的事儿,又说什么这个警局原来是座坟场之类的话,罗池从警这么多年倒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但也不是说听了那些茶余饭后就不多想。见陆北辰像是中邪似的杵在镜子前,白大褂惨白着脸色的,在旁边还有一具枯骨,便又想起那些玩笑话来了,总觉得这里阴风阵阵。

  陆北辰转过身,对上罗池的双眼,盯了半天。这下子罗池心里更是发毛了,咽了下口水,刚想警告陆北辰别吓唬自己,就听陆北辰极其认真地说,“我在想,应该在实验室备把剃须刀。”

  罗池一愣,等脑筋转过来后气得差点抽过去。

  陆北辰则没心没肺地脱了白大褂,将车钥匙手机装了公事包。罗池见状后马上道,“你是有发现了对吧?”他是了解陆北辰的,如果没有发现,他才不会离开实验室。

  “明早你会收到我的报告附件。”

  “事先透露点儿呗。”

  陆北辰眉头一扬,“罗大警官,我需要吃饭。”

  “我请我请,只要你能开尊口。”罗池“鞍前马后”地伺候着。

  ——来捣乱的分割线——来捣乱的分割线——

  今天顾初午饭吃得有点晚,在忙完了一大波的患者后,她又被主任叫到了办公室,捏着她的简历语重心长地跟她说,小顾啊,你看你的学历问题要不要解决一下啊?咱们医院每年都要进行人员考核的,你连本科的证儿都没拿下来,实在是拖咱医院的后腿啊。虽然说你只是在药房工作,可药剂师也是医院的门面不是?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

  择了花园的静处,顾初打开了从家里带的便当,想着主任的话,不由得叹了口气。还差一年,就只差一年她就可以大学毕业,以她全优的成绩,再继续考研是十拿九稳的事儿。顾初已经不再去想那些遗憾的过往,但不得不去承认的现实就是,她需要继续充电来保证自己的前途,关键的问题是,她有时间吗?

  正想着,一个身影挡住了头顶的光线,落下的是轻哼,“呦,顾大医生,现在才吃饭呢?你们当医生的不是最讲究健康的用

<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顾初抬头,愕然,没料到会是凌双。

  凌双倒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她旁边的木椅上,开口说,“怎么?我来找你你觉得很奇怪吗?”

  “的确奇怪。”顾初也直截了当。

  凌双嗤笑,瞟了她的便当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摆着大小姐的架子,真叫人不舒服。”

  顾初没说话,将便当盖好,起身要走。凌双见状后马上起身拦住了她,“你干嘛呀?”

  “我让你眼睛舒服会儿。”

  凌双无奈,“行了,我不就发两句牢骚吗?你坐下,我有事儿跟你说。”

  顾初也没打算真离开,坐回原来的位置,打开便当,自顾自地吃了起来。便当里一定是极佳的美食,这倒不在乎食材是否珍贵,主要是料理的人有一套,这点,凌双深信不疑。

  “哎。”凌双的表情看上去有点拧巴,“那个……我需要跟他见个面。”

  顾初头也没抬,“谁?”

  “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吧?”凌双不悦,“那位陆大法医,陆北辰。”

  顾初差点噎着,抬头,“啊?”

  “啊什么啊呀。”凌双皱眉,“我想约他做一期专访。”

  顾初有点糊涂了,“你那边可是时尚杂志。”

  “时尚杂志怎么就不能做法医专题了?成功人士可不单单指的是商界。光靠陆北辰那张脸,我就能保证那期杂志大销。”

  “哦。”反正凌双的世界顾初也不懂。

  凌双见她态度漠然,心里自然是气的,但还是压了下来,“时尚圈你又不是不懂,我相信论当今这些奢侈品,随便拎出一个你顾初都能清楚到根儿上,所有时尚杂志都在做奢侈,但我不能光做产品吧?陆北辰现在炙手可热,大家对他的好奇胜过那些明星,所以我觉得,他是最适合人选。”

  顾初点头,还在闷头吃东西。

  凌双无奈,“老天,你有没有在听我说?”

  顾初含糊不清,“听着呢。”

  “那你有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顾初点头。

  凌双这才放心,“现在,你可以帮我预约陆北辰了吧?”

  顾初筷子一顿,看着凌双像是看着外星人,“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毕竟同学一场你不至于吧?现在跟我记仇?”凌双看了眼手表,有点不耐烦,“我是真的想约他做一期采访。”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凌双盯着她,“顾初,你要跟我装糊涂我能忍,但你要是耽误我的工作我可不饶你。你是什么时候搭上陆北辰这条大船的可以不跟我说,但我现在是正事儿,你是不是怕我抢了他啊?”

  顾初一头雾水,“凌双,你有什么话就开门见山地说。”

  “我约过陆北辰,但连面都没见着直接被他拒绝。他的意思是,没有预约他不接受任何的采访,而他的对外预约人就是你,顾初。”

  顾初正巧一粒西红柿入口,凌双说这话时她刚好咬下,这颗西红柿没有熟透,酸涩的汁就填满了口腔,她强忍着咽下,却也遮不住内心的惊涛骇浪,半晌后才“啊”了声。

  “别装着那么惊讶,这话可是陆北辰亲口说的,所有找他的人,先要跟你预约好时间,他才有可能去见。”凌双咬牙切齿。

  顾初这下子哪还有心思吃饭?嘴巴张了张,许久也没说出话来。

  “你还挺厉害的,之前还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转眼就成了陆北辰的助理了。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都不知道?你不是在医院工作吗?怎么?不想在这儿干了?”

  凌双连珠炮似的盘问,令顾初有点招架不住,稳了稳情绪后说,“这件事……其实陆教授现在不适合做专访,现在萧雪的案子在身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觉得你可以再等等。”

  “真官方的口吻啊。”凌双冷笑,“这么说就是不行呗?”

  “不是不行,只是你想采访也得看时机吧。”

  “行了我明白了。”凌双起身,高傲地看着他,“我就知道这件事经过你手的话肯定不靠谱,好不容易钓上的金龟婿怎么能轻易放手呢?顾初,我今天来找你是看得起你,以为你是个分得清工作和生活的人,谁知道你不是!别以为我没有办法了,跟你明说吧,他的专访我肯定是要做的。倒是你,今天你不念旧情想搅乱我的工作,你也别想着好过!”

  “哎——”

  凌双压根不听顾初多解释,气愤离开。

  顾初百口莫辩,但也没打算追上她说个清楚了。最开始的震惊也渐渐释怀,这件事她纯粹是替陆北辰背了黑锅,但她也情愿了,这也是她刚刚拒绝凌双的原因。陆北辰这招来得挺狠,本身就不愿意接受采访,然后压着她当了炮灰。她是最冤的,因为陆北辰唯一给她留的就是快递上的手机号,而那个手机号,是罗池的。

  她要不要打电话给罗池?然后“婉转”地向罗池传达一下自己做了炮灰后的悲催心情?她相信罗池一定会告诉陆北辰。

<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来捣乱的分割线——来捣乱的分割线——

  罗池屁颠屁颠地跟着陆北辰进了家不错的餐厅,想着怎么敞开肚皮吃一顿,没料到林嘉悦也在。她似乎早就到了,点了杯柠檬水安静地坐在那看风景,见陆北辰来了后,十分高兴地起身,只是在见到陆北辰身后的罗池后,笑容有极短暂的滞留。

  “我现在是多少瓦的电灯泡?”罗池有点别扭。

  陆北辰却不以为然地说了句,“你更适合去做编剧。”

  “我更想着怎么不着痕迹地开溜。”

  “除非你食言。”

  “什么意思?”

  “你说了,你请客。”

  罗池被他的一句话给堵住了,只好硬着头皮跟着陆北辰走上前。林嘉悦大大方方地跟罗池打了个招呼,罗池坐下来后笑呵呵,“不好意思啊,我真不知道你们在约会。”

  林嘉悦脸一红,悄悄看了一眼陆北辰,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担心北辰只顾着工作忘了吃东西,一起嘛,人多热闹。”

  罗池干笑了两声,碰了碰陆北辰,故意道,“你跟女孩子吃饭都很闷吗?要不然人家林小姐怎么觉得人多热闹?”

  “人都是喜欢凑热闹的,例如有耍猴的地方围观者就很多。”陆北辰说着将电子菜单递给了林嘉悦,说了句,“你点就行,罗池是来埋单的,他的意见不用考虑。”

  罗池的脑筋转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大手猛地在陆北辰肩膀上拍了一下,“你骂我是猴子?”

  这边,林嘉悦“扑哧”笑出声。

  菜很快上齐,林嘉悦知道陆北辰在吃中餐的时候有个习惯,就是一定要等着菜上齐才动筷子,见齐了之后,她便想要替陆北辰夹菜,陆北辰则自己动了筷子,跟她说,“你多吃点,不用管我。”

  林嘉悦多少有点失望。

  罗池在旁摇头,嘟囔了句,“真是不解风情。”

  陆北辰没说话,自顾自地用餐,动作优雅而有序。林嘉悦的心思全都在陆北辰身上,吃了一口鱼后转头看着他,“你是昨晚上没回酒店吗?连胡子都没刮。”

  陆北辰“嗯”了一声。

  罗池在旁圆话,“你别误会啊,他是在实验室里忙工作,从晚上忙到白天,他可没去其他什么地方。”

  林嘉悦其实也担心他没回酒店的原因,听了罗池解释后就释怀了,心疼地说,“这样怎么行啊?你身体吃不消的。”

  陆北辰抬眼看着罗池,“你的话还真多。”

  罗池瞪了陆北辰,好心还没好报了。

  “我已经习惯了。”陆北辰对着林嘉悦说。

  林嘉悦想了想,“吃完饭你回酒店好好休息吧,晚上我送汤给你。”

  “不用,我手头还有工作。”

  罗池一听,“对了,你到底在萧雪的尸体上发现什么了?”

  陆北辰皱了下眉头。

  “喂,我都从实验室跟你到饭店了,再三缄其口就没劲了啊。”

  陆北辰看了一眼林嘉悦,林嘉悦马上明白了,虽说有点失落,但还是轻轻一笑,“就知道你们在一起一定谈工作了,这样吧,你们聊,我先离开。”

  罗池便明白陆北辰沉默的原因了。

  陆北辰对林嘉悦说,“不急,你先吃东西,我也需要吃东西,案子等吃完饭再聊。”

  林嘉悦轻点头,动了筷子慢慢吃,心里想着的却是包里的两张电影票,她明白今天无论如何都约不到陆北辰了,他向来工作至上,她无法用风花雪月来将他束缚。为了能跟他看场电影,她特意选了一部悬疑推理片,想着他的工作性质必然爱看的,可惜,打水漂了。

  就这样,三人吃完了饭。

  林嘉悦离开后,罗池对陆北辰说,“你至于吗?”

  “怎么你们警方不用学习保密条例吗?”陆北辰故意反问。

  罗池甩了一记白眼给他,“我只是觉得你做得太明显了。”

  “除非你有授予我可以在外人面前大谈特谈案子的能力,否则,闭嘴。”

  “对你来说林嘉悦是外人?”

  “当然。”

  “我看你是故意的吧,她分明是想约你。”

  “我没时间。”

  “你移情别恋了?”

  “原本就没有情,哪来的恋?”

  罗池还要贫嘴,陆北辰下一句堵住了他,“萧雪的情况你不想知道了?”

  一句话奏效,马上平复了罗池的八卦心。

  ****感谢樱桃们对《七年》的喜爱,今天开始正式上架啦。多余的话不多说,就是写大家爱看的故事便好。上架首日,三万字更新,如果大家喜欢这个故事,那么期待大家的打赏、月票、推荐和留言,请大家多多支持《七年》,感谢大家。

<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陆门:七年顾初如北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殷寻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